• 半神巫妖

    第十一章

    于是又过了一百年,有如白驹过隙一般,有人说皇甫云昭还活着,甚至容颜都不曾老去,就和他当年离开宁韶镇那天一样。只是从他离开的那天起,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他仍在追寻着真相?又或是浪迹天涯?谁也不清楚,只知道在这百年之间,尘世早已沧海桑田:大晏朝亡国了;灵虚教销声匿迹,传闻是因为教主灵虚子的突然失踪;罗纥人与幽桓鬼族的战争持续了几十年;有人在兽尸山见到巨大的神雕出没……

    不过,迎鳌村的村民们全然不知这些变故,在这个瀛海边上的小渔村里,千百年来人们只知道打渔,并且今后也仍会如此,外面的世界?那只是一段段故事罢了。

    杜坤祖辈都生活在这里,据说几百年前,迎鳌村还是一片荒芜,是他的祖先带着一批人逃难,偶然间发现了这处三面环海、一面环山,只有一条小路通向外面的隐秘之地。

    于是,一行人决定留下来,建立了迎鳌村并世代居住在此,大家靠打渔为生,一年两次派人离开村子,前往最近的城镇买些谷物、工具回来。除此之外这大千世界就与迎鳌村毫无关系了:无论是战乱、邪教甚至饥荒都影响不到这里,大海给了他们所需要的一切。

    这天早上,杜坤和往常一样准备出海,前几天突如其来的风暴影响了收成,他打算今天多打些鱼,把损失补回来。

    就在他拖着小船,拽着渔网来到海边时,一阵咸涩的海风突然刮来,差点将他吹翻在地。作为久在海边的渔民,杜坤还未见过岸边会刮起这样怪异的海风,不过,待他回过头来的时候,却发现眼前站定一女郎。

    这女郎绝非本地人士,她身形婀娜,着一条薄如蝉翼的胭脂色长裙,长长的紫红色束带缠在纤细的腰间,往上看,面庞如凝脂白玉,明眸皓齿,谈笑间风姿绰绰;往下看,颀长圆润一双秀腿半遮半掩,脚登一双秀雅双蝶紫花鞋,步态轻盈,极尽妩媚。

    杜坤看傻了眼,他从未见过如此妖娆魅惑之女子,手中的渔网也落了地。那女郎莞尔一笑,扭动纤腰走了过来,捡起渔网递与杜坤之手。

    "你,你是谁?"杜坤张口结舌,"你是怎么来到迎鳌村的?"

    "我想来便来,"女郎扬起修长的眉梢,"这大海又不是你们村一家的。"

    "大海?你从海上而来?"

    "是啊,你不知道大海里有个翡翠宫吗?"

    "翡翠宫?"杜坤手里的渔网又掉了,"那只是个传说啊,我爹说,任何靠近那个地方的船都被怪风打沉了,岛上的浓雾也终年不散。"

    "吓唬小孩子啦!"女郎不耐烦地哼了一声,"你一个大男人,难道还怕这海里有妖怪不成?"

    "那倒不是,"杜坤今年二十有二,在一女子面前露怯让他有些脸红,"只是你就这么随口一说,我有些不大信而已……"

    "哈哈哈,"女郎笑道,"没想到你还不好意思起来了,好吧,本姑娘就给你个凭据。"

    说着,女郎从怀中掏出一物递与杜坤,杜坤接过一看,乃是一紫色珊瑚,再细看,这珊瑚竟然在自己的手心里动了起来。杜坤惊得险些将珊瑚丢落,却见那珊瑚发出淡淡的光晕,缓缓蠕动着,不久周身便萦绕起五彩光芒来。

    "这是?"杜坤瞠目结舌地问道。

    "这便是翡翠宫的顒婫,又称五色珊瑚,生具灵性可发五彩光芒。"女郎略带骄傲地踱起步来,"它们常于黑夜中聚在一起,发出炫目光芒吸引海上船只,然后将其引到浅滩致其搁浅。待水手下船拖船之际,便可吞噬他们……"

    杜坤顿觉手心刺痛,一把扔掉了珊瑚,定睛一看自己的手心果然被那珊瑚"咬"出了一圈红印,不由得心惊胆战。

    女郎哈哈大笑起来,她向杜坤眨了眨眼:"如何?现在你可相信我来自那翡翠宫了?"杜坤咬了咬牙却道:"那又如何?你是想说你便是那翡翠宫上的仙女吗?"

    女郎又大笑了起来:"你知道还真不少,是何人告诉你那岛上有仙女来的?"杜坤答道:"是我们村的老人们,他们说那翡翠宫本是苍茫神所遣神兽的居所,那神兽其实是一名仙女,她几千年来都在守护着这片大海。只是……"

    "只是什么?"

    杜坤看着女郎一字一句说道:"只是,这么多年,她一定很寂寞吧……"

    一阵海风吹过,沙尘迷住了杜坤的双眼,他揉了揉眼抬起头,女郎踪迹不见。

    第二天,杜坤又独自来到了海边,有些昏昏噩噩——昨日和那神秘姑娘的交谈迷住了他的心,他一夜未眠,脑中全是她的身影。他将手中的渔网扬起很高,然后摆弄几下后又扬起来,这让他看上去像是在试图吸引谁的注意。可惜空空的海岸边除了几只海鸟外空空如也。

    杜坤有些失望,他长吁一口气,昨日莫不是白日梦?他转身想走,却发现那姑娘就站在自己身后不远之处,仍是那身胭脂色的长裙。

    "啊……姑娘"杜坤有些结巴,"你不是在梦里……你来了?"女郎只是轻轻点着头:"嗯。"杜坤扔掉了手中的渔网说道:"姑娘你到底是哪里人士?怎么神出鬼没的?"

    那女郎也不答话,只是转身望向大海:"人来自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去向何方。"

    "那姑娘要去向何方?"

    "我,我恐怕是身不由己了……"

    "姑娘何出此言呢?"

    女郎回过身来看着杜坤:"你真的认为翡翠宫里有仙女?"

    "呃……"杜坤有些诧异,"应该是吧,老人们的话总不……"

    "我就是那个仙女,也就是你们口中的上古神兽,我叫玄霓。"女郎轻轻地说道。

    "诶?"杜坤张大了嘴巴,他盯着眼前的女郎,这个昨夜梦中还是千娇百媚的女人怎么可能是传说中血盆大口、头上长角的神兽?

    "哼!不信?"这个叫玄霓的女郎瞪了他一眼,"你们这些凡人,给我上香朝拜的时候天天喊着我快显灵吧,现在却又不信。"

    杜坤这才想起来,村子里还建有一座供奉上古神兽玄霓的寺庙呢,于是他说道:"我记得庙里玄霓的塑像张牙舞爪的?可你……"

    "神仙的事情你不懂啦。"玄霓莞尔一笑,"你只要记得我现在的样子就好。"

    杜坤还是不大相信,其实他本来也就不怎么信神仙,村里那座神庙也从来没进去过,于是继续追问:"那我说这位神仙姐姐,你说你是那个神兽,有什么凭证呢?这次可别再给我什么珊瑚了哈,我的手心到现在还红肿着呢。"

    玄霓也不答话,只见她双手朝天空一挥,杜坤退了两步看了看四周,什么都没发生,正待追问,忽然一阵阴风陡起,再看天空却渐渐密布了乌云。玄霓之手继续挥动着,但见那乌云聚集,隐隐有雷鸣之声。最后,玄霓大喝一声,海面上忽然波涛汹涌起来,猛然间一股巨大的水柱从海中翻腾而出,窜向天空中的乌云,有如一条巨龙。一时间狂风大作,黑色的海水被搅了个天翻地覆。杜坤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睛几近无法睁开。

    玄霓将双手聚拢,法力消散,正想揶揄一下杜坤,低头一看,却发现他早已跑远。玄霓默默地伫立在海边,叹了一口气:"你说得对,我是很寂寞……"

    杜坤连滚带爬地回到了自己的茅草屋,他一头栽倒在床上,大口喘着粗气。刚才那骇人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让他这样一个从小和大海打交道的渔民第一次感受到了大海的怒气。那女郎真的是上古神兽吗?他这样问着自己。如果不是,那么为什么会有如此巨大的力量?如果是,那么为什么要找上自己呢?

    也许她真的很寂寞吧……杜坤这样对自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