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十二章

    世人皆知,在无垠的瀛海中,有着一个仙音环绕、雾气朦胧之地,唤作翡翠宫。

    有人曾冒险驾船接近于它,发现昏黄的晚霞被岛上的七彩之光映红,天上无雨却有彩虹横跨岛上,仿佛天桥一般,更有仙女立于那彩虹之上,眨眼间展翅高飞。

    此景虽诱人,却从没人敢真正踏足于翡翠宫之上,皆因一个古老的传说,一个被钦天监官准认可的传说。

    传说万千年前,上古神亘古、苍茫与邪神混沌在光华神山上鏖战,期间宇宙颤动、天地将倾。苍茫为稳固寰宇,造四大神兽玄霓、赤鹏、白凰、青魄,命其镇守东海、南山、西漠、北寒。神兽玄霓奉命来到极东之瀛海之上,见一巨大的海翡翠石仙气缭绕,有上古之风,便施展天地伟力将其建为居所,便是翡翠宫。

    万年间,关于玄霓的传说便随着海风飘散开来。

    玄霓张开翅膀,掠过云端,身下银色的海面连绵不绝。

    这么多年,她都无法离开翡翠宫,苍茫神的敕令有如一张无形的大网,将她困于瀛海。直到不久之前,玄霓突然感觉天地之间像是打了一道冷颤般,巨大的声响从光华山方向传来。很快,那张束缚她的网变得越来越薄,很快便失去了法力。难道是神战结束了?到底谁胜了?若是混沌,那么想必这世界早已化作一团黑气,但若是亘古苍茫胜了,那为何我感应不到御天剑?

    玄霓摇了摇头,总之她自由了,随着神战的结束,天地再也不用四大神兽支撑,她终于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可什么才是自己想做的事情呢?玄霓的心中有如这一望无垠的海面,无比空洞。她除了翡翠宫,万年来从不知世界其他地方是什么样的,更不知自己到底是谁,。

    人来自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去向何方。

    玄霓收起翅膀,缓缓降落在翡翠宫门前。

    在她的面前,高耸入云的是紫红色的珊瑚树,赤红色的焚煌鸟则在树顶尖啸盘旋着。海翡翠建成的宫殿散发出淡淡的幽光,在等待着女主人的归来。

    玄霓停在了宫殿大门前,面对着青绿色的海翡翠大门,她迟疑着,心头笼罩起一阵莫名的恐惧——那曾无比熟悉的,被她唤作家的宫殿,此时却像一个张着血盆大口的怪物,即将吞噬自己。

    此时,翡翠宫里忽然传出一阵窸窣之声,随后一只红色的小焚煌鸟从宫门中窜入云霄,欢快地在空中翻着跟头。玄霓长出了一口气,萦绕在心头的恐惧渐渐散去,她带着一弯浅笑欣赏着那只小焚煌鸟在她头顶撒欢。

    "好啦,小翎。"玄霓招了招手,"快下来吧。"

    那只小小的焚煌鸟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像一支利剑般扎了下来,落在一片炫目的金黄色光芒中,渐渐化作了人形。玄霓则径直走了过去,她丝毫不惧怕这光芒,反而将自己的纤纤玉手伸入其中,随后,便从光芒中牵出了一名少女。

    那少女只有十几岁的样子,身着火红色的短裙和小衫,一头短发下是白皙的鹅蛋脸庞,亮晶晶的双眸闪烁着聪慧的光芒。她蹦蹦跳跳着,甜甜地冲着玄霓笑:"尊主,小翎下来啦!"

    "小翎,我跟你说过的,"玄霓装作生气的样子,"不要叫我尊主,叫我姐姐就好。"

    "那怎么行?岂不是乱了辈分,"少女调皮地眨着眼,"尊主可是上古神兽,小翎只是一只小小的焚煌鸟啦,要不是姐姐施展法力给了我人形……"

    "你看,还是叫姐姐了吧?"玄霓拉着小翎的手并不松开。小翎吐了吐舌头:"小翎说漏了啦。"

    片刻的欢愉渐渐消散,阴云开始密布在玄霓的脸上,她恐惧地看着漆黑的翡翠宫大门深处,问起小翎:"他……他还在里面?"

    小翎打了一个寒颤,她点了点头,轻声对玄霓说道:"姐姐偷溜出去的事情,他好像发现了,姐姐要小心呀。"

    "我……我知道了,"玄霓也感到一阵寒意逼来,长久以来,这座由海翡翠建成的宫殿都是她的家,几千年来她为了完成苍茫赋予她的镇守东海的使命,孤独地生活在这里。千年之后,玄霓委实寂寞难耐,便将一只萦绕在宫门前久久不愿离去的焚煌鸟化作了一名少女,她便是小翎。玄霓与她本可继续与世无争地在此生活,却不料一日,一团黑气突然从天而降,闯入了翡翠宫,玄霓与小翎不敌它的法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这邪灵将曾经光芒四射的翡翠宫变得一团漆黑。更可怕的,则是它似乎在酝酿着某个大阴谋,不断指示玄霓替他做一些勾当。而一旦玄霓不从,这团黑气便化作一条漆黑长鞭,将她痛打得昏死过去。

    玄霓松开了小翎的手,看了看自己胳膊上淡紫色的鞭痕,屏着呼吸走进了翡翠宫。

    这座翡翠宫曾是玄霓骄傲之所在,它原本是海底一块巨大的海翡翠原石,当年玄霓见其饱含天地之精华,便施展法力将其拖上海面。玄霓记得那是一个清晨,朝阳在海面上泼洒了一片金色,玄霓飞翔在海翡翠之上,任凭灵力流淌在体内。海翡翠映衬出的青金色光芒有如一颗明珠,方圆数里之内的飞禽海兽均被吸引了过来。

    玄霓在空中萦绕着,灵力从体内喷涌而出,海风则越刮越大。她闭上双眼,任凭天地伟力在自己与海翡翠石之间共鸣,大海忽然震动开来,滔天巨浪拍打着海翡翠石,飞禽海兽惊骇不已四散奔逃。玄霓则急速翱翔着,她双臂挥舞,仿佛在云端舞蹈着,金色的光芒笼罩了她。不知过了多少个时辰,玄霓感到身心俱疲,险些从空中跌落。她睁开双目,但见微微海风之中,一座巨大的绿色翡翠宫殿沐浴在阳光之下。那宫殿是如此之美轮美奂,发出淡淡之幽光,青绿色亭台楼阁犹如美玉般,静静漂浮在蓝色的海面之上。玄霓的泪水滑落脸庞,她知道自己有家了。

    可是如今,玄霓唏嘘着,这美玉竟被如此玷污了……

    玄霓定了定神,走进了翡翠宫,里面漆黑一团,她只能依靠神兽之眼辨别方位。走了良久,在她面前出现了王座,原本是属于她的王座。

    浓厚的黑气忽然出现在玄霓的四周,空气被挤压,玄霓觉得自己仿佛处在漩涡的中心,随时会被黑暗所吞噬。

    虚无之中,一个嘶哑恐怖的声音响起:"玄霓?"

    玄霓只得跪倒:"是我,主人……主人有何吩咐?"

    那声音再次响起,仿佛有利齿在黑暗中摩擦着:"我交代你的任务可完成否?"

    玄霓战战兢兢地答道:"主人,我认识了一个渔民,想必很快就可以……"

    那团黑气突然聚拢起来,嗖啪一声甩出,仿佛一条黑色长鞭般将玄霓狠狠击倒在地。玄霓大气也不敢出,只得顺从地跪趴在地上,任由那长鞭在身上肆虐。

    抽打了许久,那黑色长鞭消散于无形,忽地又在王座上聚拢:"我困于此地度日如年,你还敢说快?限你三日,务必将那渔民带至我的面前。"

    玄霓只得磕头称是,抽泣着转身离开。

    翡翠宫门外,小翎见玄霓抽泣着走出,赶忙迎了上去:"姐姐,他……他又打你了?"

    玄霓咬着嘴唇:"没事,小翎妹妹,我习惯了。"

    小翎的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我们真的要一辈子做他的奴隶吗?我和姐姐原本在这里有多快乐?自从他来了,我们……"

    "妹妹不要说了,"玄霓抬起头,"他不是让我帮他找个凡人么?也许我替他找到他就离开了。"

    "对了姐姐,"小翎问道,"他为什么要你替他找个凡人呢?"

    玄霓转过头来,紧紧盯着小翎,一字一句地说:"他想要附身。"

    "附身?"小翎张大了嘴巴,"这是为何?"

    玄霓叹了一口气,望向翡翠宫门:"唉,姐姐又何尝了解他的来历,只是他法力高强,莫说是我,就是四大神兽联手想必也不是他的对手。我只知道,他现在没有形体,所以急需一个人来附身。"

    小翎又问道:"姐姐,小翎问句不该问的话……他,他为什么不附在姐姐身上呢?姐姐是上古神兽,附在姐姐身上岂不是法力倍增?"

    玄霓摇了摇头:"傻妹妹你有所不知,正因为姐姐是上古神兽,这团黑气才不会附在我的身上,因为他知道我乃苍茫神所遣,有法力契约在,我是无法离开瀛海的。不管这团黑气有什么阴谋,他肯定是不想受限于瀛海的。"

    "可是……"小翎天真地追问道,"姐姐你不是说神战已经结束,你已经自由了么?"

    "嘘!"玄霓连忙打断她,"这消息妹妹千万不要泄露,否则他真要选择姐姐做宿主了!"

    小翎吓得一吐舌头:"好啦,姐姐我不说就是了。不过,他让你找的凡人,姐姐真的找到了?"

    玄霓又叹了一口气:"唉,找到是找到了,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玄霓默默转过了神,望向大海里迎鳌村的方向,"只是姐姐似乎喜欢上他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