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十三章

    "什么?"小翎险些叫出声来,"姐姐,你说你喜欢上了……"

    "嘘!"玄霓又一次打断了她,"妹妹你小点儿声,我原本是想带着你一走了之的,就让这邪恶的东西自己留在翡翠宫好了,反正我看他如此虚弱,这辈子是去不了别处了。可是……可是我去了那迎鳌村,见到了一个叫杜坤的小伙子,他……他让姐姐有些心动呢。"

    看着玄霓渐渐绯红的脸庞,小翎捂嘴笑了起来:"原来姐姐也会动凡心呀,不过这也不难,咱们去找那杜坤,然后远走高飞好啦。"

    "不行啊"玄霓若有所思道,"这邪灵急需一个身体,我们可以带着杜坤走,但他迟早会想办法在迎鳌村里找到另一个人做宿主的。"

    "那怎么办?"

    "姐姐也不知,你容我想想罢。"玄霓叹了口气,随即却又向小翎眨了眨眼,"不过妹妹,你想不想见见杜坤呀。"

    杜坤一个人站在海边发呆,天边有一朵小小的乌云。

    几天前,就在这里,那个曾入他梦中的女郎在他的面前掀起了滔天巨浪,并且宣称自己其实就是村里庙宇所供奉的玄霓——苍茫的神兽。杜坤现在回想起来,几天前的记忆似乎模糊了许多,他有些不大确定,海上的巨浪到底是不是那个女郎施法的结果?亦或是当时恰好起了风?

    甚至,到底有没有过一个女郎在这里与自己相遇?看着平坦如丝绸的沙滩,杜坤忽然想狠狠咬自己胳膊一口,以证明自己并非在梦中。

    但谁想就在这时,天空忽然划过两道阴影,杜坤吓得一低头,待他再抬起头来,却发现玄霓就站在不远处,身边还跟着一个小女孩。杜坤揉了揉胸口,心中暗自幸亏刚才没咬自己的胳膊,他有揉了揉眼睛,发现面前站着的果然是玄霓:"看来我终究不是做梦,你果然是真的。"

    "我当然是真的,"玄霓对杜坤说道,"就好像你对我的思念一样。"

    杜坤羞了个大红脸,他从没遇见过这样直接的女人,但心里却无比庆幸且清醒着:"那又如何?老话说人鬼殊途,更何况人和神……"

    "我不是来找你谈情说爱的,"玄霓走进了几步,"杜坤,你仔细听好,我有要事要与你相商。"

    "姑娘你怎知我的名字?"

    "这并不重要,你且听我说,我要你与我一起离开迎鳌村……"

    杜坤懵住了,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自己虽是孤身一人无所牵挂,却从未想过离开过家乡,更何况……。

    "事态紧急,我且长话短说,前几日,一个强大的邪灵侵入了我的翡翠宫,"玄霓指了指身旁的小翎,"我与这位小翎妹妹远非他的对手,不但让他占了宫殿,而且还要受制于他。"

    杜坤皱紧了眉头,虽然对神鬼之事他从来都是敬而远之,但从玄霓的脸上他仍能看出事态之严重,于是问道:"那你来见我,那邪灵会不会?"

    "这倒无妨,"玄霓摆了摆手,"他虽法力高强,但似乎受过重创,十分虚弱。我那翡翠宫原本乃是一颗天地精华所化,他目前需要灵气休养生息,所以还无法离开翡翠宫。"

    "我明白了,"杜坤点了点头,"所以姑娘才来找我,想要远走高飞?"

    玄霓苦笑了一声:"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这邪灵目前虽然无法离开翡翠宫,但待他吸干了翡翠宫的天地灵气,必然恢复法力。更可怕的,是他一直想让我替他找一具躯壳,以供他附身……"

    "附身?躯壳?"

    "嗯,虽然我不知这邪灵的来历,但他现在只是一团黑气,一个没有身体的灵魂,所以他才需要一个躯壳,这样就可以附在其上,恢复自由身。"

    "那他需要一具什么样的躯壳呢?"

    "一个凡人即可,"玄霓若有所思着,"当然,像我这样有灵力的更好,若不是他还不我已经摆脱了苍茫的敕令,可以离开瀛海,他想必早就附身于我了。"

    "那坏了,"杜坤忽然明白了,"我若与姑娘离开,那这邪灵会不会附身于迎鳌村的村民啊?"

    "你终于知道我家姐姐的顾虑啦!"憋了半天的小翎终于找到了一个开口说话的机会,"我们必须要想个办法,让村民都搬离海边!"

    "搬离海边!?"杜坤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啦!?"小翎满脸的不高兴,"他们不走,迟早会被邪灵吞噬掉的!"

    杜坤只得点了点头:"说的也是,不过……不过迎鳌村的村民们祖辈都住在这里,恐怕不是一句话就能让他们搬家的。"

    "这也不难,"玄霓笑了笑,"杜坤你忘了,我可是神仙哦,这村子里不是还有供奉我的庙宇么?"

    "对呀对呀!"小翎一拍脑袋,"姐姐只要出面,村民们不敢不听的!"

    玄霓转过身来,温柔地看着杜坤说道:"我们虽只见过几次面,但却一见如故,我虽是神仙,却困于牢笼,心中苦痛似乎只有公子才知。玄霓多么希望自己只是这迎鳌村一普通女子,每日与杜公子一起打渔,平平淡淡却可幸福一生。如今大劫当前,杜公子还是得以大局为重啊。"

    杜坤咬了咬牙:"好,杜坤承蒙姑娘厚爱,一定帮姑娘渡过此劫!"

    "好!我们还是要详细计划一下,"玄霓看了看不远处的迎鳌村,村里此时正是炊烟袅袅,"我绝不会让这些供奉了我多年的人们失望!"

    其实,自玄霓和小翎出现在自己身边开始,杜坤就一直觉得有一件事怪怪的,他也说不上是什么,但就是觉得怪怪的。现在,该说的话说完了,他终于可以静下心来找找看这奇怪之处了。杜坤四下看了看,回忆着玄霓到来前与现在的不同,最后,他将目光停在了天空之上。

    那奇怪之处就在天上!原本远在天边的那朵小小的乌云似乎越来越大,仔细观瞧,它原来是在急速靠近着自己!

    "姑娘,你看那是?"

    杜坤话音未落,大地突然震动起来,海面上阴云密布,巨大的海啸腾空而起。玄霓大叫一声不好,拉起杜坤和小翎就往村子里跑去。

    "姐姐,这是怎么了?"小翎边跑边问,满脸惊骇,"难道是那邪灵?"

    玄霓也被吓得面庞苍白:"我也不知,他应该还没有力量来到海边啊……"

    "大胆玄霓!你太低估我的力量了!"半空中响起了惊雷般的声音,大家抬头一看,一团黑气笼罩半空,正是那邪灵!

    玄霓双腿一软,跌坐在地,杜坤则更是吓昏了过去。

    那团黑气变得无比巨大,似乎吞噬了天地:"我的法力早已恢复,只待你摆脱苍茫敕令,便可附身于你!"

    "姐姐他在说什么!?"小翎在狂风中拼命向玄霓喊着。

    玄霓叹了口气:"唉,妹妹我们都中计了……这邪灵的法力早已恢复,他仍是不甘心附身于凡人,只是想附身于姐姐的。只是他不知我是否摆脱了苍茫敕令,所以迟迟不动手,如今我主动找杜坤想要远走高飞,便是暴露了我已是自由身的事实,他这才现身……妹妹,我想我……"

    那团黑气突然在天空聚拢,犹如一道利箭般直刺下来,击中了玄霓。小翎被震飞到数丈之外,只能眼睁睁看着玄霓被黑气撕扯着,悬在了半空。

    "姐姐!"小翎拼命大叫着,却被飞沙走石挡在面前。

    那黑气无孔不入,从玄霓的眼、口、鼻中插入了她的身体,玄霓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狂风渐止,天地间的黑气踪迹不见。

    杜坤醒了过来,发现小翎正在惊恐地看着不远处,他揉了揉眼睛,发现玄霓静静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玄霓!"、"姐姐!"

    二人大喊着玄霓的名字扑了过去,不料玄霓竟缓缓坐了起来,正要松一口气,却发现有些不对头。

    "杜公子,你看……你看姐姐的眼中……"小翎有些害怕地拉了拉杜坤的衣袖,杜坤定睛观瞧,发现玄霓的眼睛竟然没有了眼白,变成了一团漆黑,十分可怖。

    "姑娘?"

    玄霓眼中黑气逐渐消散,恢复了正常,开口答道:"杜公子,我没事。"

    虽然是一句简单的话语,但小翎与杜坤都发现了玄霓声音中的不同,那是一种嘶哑、空洞、似乎饱含两个灵魂的声音、

    杜坤和小翎绝望地对视了一眼,他们都知道,她被附身了。

    "杜坤,小翎,"玄霓的声音不含任何感情,"你们不必害怕,我仍是你们的玄霓,但又不止是玄霓。是的,我体内有了新的灵魂,但你们可知他是谁么?他正是邪神混沌!"

    小翎吓得倒退了三四步,杜坤也冷汗直流,他们都听说过光华山上的神战。

    "现在,"玄霓冷笑着,"我要赐予你们两人永生,这样,你们就可以与我一同服侍他,直至第五劫的最终完成,主人重掌天下!而我的第一个任务,便是寻找灵虚子。"

    "灵虚子?"小翎仍不敢确定面前的人是谁。

    "不错!"玄霓忽然漂浮到了半空,她双手一挥,"主人的另一部分灵魂创立了灵虚教,但教主灵虚子忽然失踪了,我们的任务就是找到他,合力开启第五劫!"

    玄霓的双手被黑气笼罩,她死死盯着杜坤,眼中空无一物:"现在,让我赐予你永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