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十四章

    五百年后,檀州。

    荆云山下的官道从来都是静悄悄的,皆因四周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校尉方靖远骑着高头大马径直前行着,他的身后跟着一匹瘦小的黄马,上面坐着一个更为瘦小的人,唤作小石头,是他的跟班。

    方靖远走得口渴,便召唤小石头:"水。"小石头催马紧跟几步,将装水的皮口袋递了上去,然后咽了一口唾沫。方靖远接过口袋,瞥了他一眼,打开口袋喝了几口便递了回去:"你也喝几口吧。"小石头连忙接过来,大口喝起来。

    "石头啊,"方靖远举目远眺,"快出檀州地界了吧?出来办案已数月,不知何时才能找到那迎鳌村啊。"

    "爷,"小石头收好皮口袋,"快出檀州了,再往前就是离州,往东走几十里就到瀛海边了。"

    方靖远点了点头:"嗯,这次受大司马委任,前往迎鳌村调查村民无故失踪一案,我们还是得加紧赶路才好。"

    "爷,"小石头问道,"小的问句不该问的,这村民失踪本该归当地官府管,即便有鬼神出没的说法,也应该是钦天监派出方士前往调查。您乃是领兵的校尉,大司马为何派您千里迢迢前去调查呢?"

    "石头你有所不知,这是大司马在故意羞辱本官啊。"方靖远苦笑一声,叹了口气道,"朝廷几十年未遇战事,军备懈怠,尤其北方防御最为荒废。几年来我深入漠北,发现了在荒漠深处,生活着一个奇特的种族,唤作幽桓鬼族。这些鬼族的寿命可达千年,行事诡异且无比残忍。他们与罗纥人征战不止,迟早也会侵入我朝领土。可惜皇帝年幼,大司马把持朝政,灵虚邪教又祸乱四方,本官的话根本无人理睬。这次大司马派我到万里之外的瀛海边调查什么村民失踪,一是为了羞辱我,二来也可以把我远远支开……"

    北风萧萧,悲凉的钟声响起,二人渐行渐远。

    荆云山顶,灵蕃寺庙。

    几个灵蕃和尚不停地敲打着巨大的铜钟,那铜钟有几百年的历史,上面斑驳着岁月的痕迹。在他们的身后,站立着一个身着红色袈裟的灵蕃法师,此时夜色昏暗、山风萧瑟,法师宽大的袈裟飘摆着,古铜色的脸庞阴沉似水。他非是旁人,正是本寺的主持摩伽扎玛上师。

    山风愈发凛冽起来,参天巨树发出哗哗的响声,黑暗笼罩着寺庙。摩伽扎玛忽然心头一动,他冷笑了一声,将手中念珠捻动起来:"无量威光,五定虚空,施主遁于黑暗中,却不知黑暗越深、加持越明?"

    话音未落,黑暗中闪出一道人影,摩伽扎玛定睛观瞧,见那人面庞乌青,骨骼奇异,有如厉鬼。敲钟僧人见状大骇,钟锤险些脱手,摩伽扎玛痰嗽一声道:"无色无相,万物皆空!"僧人们这才定下心神,惭愧地低头退下。摩伽扎玛却冷笑一声:"老衲当是谁,原来是无面大师到了。"

    那青面人走出黑暗,步入光明处,但见他一身黑衣,身背一柄红色长剑,也不答话,只是轻轻向摩伽扎玛点了点头:"上师,在下有礼了。"

    "你们幽桓一族也学会中土礼数了?"摩伽扎玛哼了一声,"那老衲便还个礼给你。"那青面人不动声色,开口问道,"上师,方靖远可是到了?"摩伽扎玛指了指山脚方向:"到了,方靖远已经进入荆云山地界,再有几日便会离开檀州。"

    那青面人微微点头:"幽桓王向上师致意,这次派我前来刺杀方靖远,一路上颇得灵蕃僧人相助,这人情有朝一日必当奉还。"

    摩伽扎玛也不答话,只是默默点了点头,青面人双手合十向他行了一礼,转身下山,追赶而去。

    夜空上乌云遮月,摩伽扎玛上师叹了口气:"没想到堂堂幽桓第一刺客,杀气竟被磨灭到如此地步,不知你的剑还能饮血否?无面邪鬼……"

    三天后,檀、离二州交界之处,

    方靖远将马匹的缰绳拴在了路边的一棵大树上,树下尽是些蒿草,那马低头吃将起来。小石头也把自己那匹瘦马牵了过来,嘴里嘟囔着:"马儿有吃的,咱们却没有……"

    方靖远笑了笑:"再忍忍吧,过了前面那条大河就是离州了,到时我们找个镇子好好吃一顿,然后住两天歇息一下。"

    小石头还是撅个嘴:"方大人,小石头跟随您那么多年了,从来都是痛快地杀敌,然后大块吃肉、大口喝酒,最后凯旋而归还有赏赐。这次怎么这么窝囊,要兵没兵,就连干粮也不多发一些。还有这案子,您说一个海边孤村,加在一起没有十几号人家,找不到就找不到了呗,一准是看没鱼可打,举家牵走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方靖远笑了笑,"军令如山,本官毕竟还是朝廷的校尉,无论前面是刀山火海还是只有十几号人家的孤村,都要一往无前。再说了,这案子也不一定就那么简答,你可知那迎鳌村的来历?"

    "石头不知,不过,还不都是些打渔的……"

    "这迎鳌村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方靖远从包里取出仅剩的一些干粮递给小石头,"村子建在一个山坳里,一直都与世无争。但据当地传说,五百年前出了一件怪事。"

    一听到怪事,小石头来了精神,他啃着干粮凑了上来。方靖远继续说道:"那村子一直供奉着的一个仙女,叫什么玄……啊对,玄霓,说是什么上古神兽的,突然现身了。村民们一开始还兴高采烈地伏地磕头,却发现有些不对劲。据传说,那仙女浑身被黑气笼罩,浮在半空中发出怪兽般的嘶吼,然后便地动山摇起来。村民们被吓得四散奔逃,躲到了附近的山上,几天后才敢回去,却发现那玄霓早已不见,村子里的房屋却都被震塌,然后就是有几个村民也失了踪迹……"

    小石头听得入迷,干粮也不吃了:"那后来呢?"

    "哪有什么后来,"方靖远摇了摇头,"你也知道本官从不信这些神神鬼鬼的,虽然这事情入了当地县志,但事情都过去五百年了,谁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那迎鳌村民言之凿凿见,大肆渲染当时的可怖,最后不还是留了下来继续打渔?"

    "那怎么现在又有村民失踪了呢?"

    "咳,"方靖远苦笑着,"村民失踪到处都有,强盗、天灾、瘟疫,原因多了,大司马这是哪里远便把我往哪里派罢了……五百年前神兽现世?只是一个借口罢了,毕竟他也知道失踪几个村民就派出我这个校尉有点说不过去……"

    下石头若有所思地点着头,黄昏的斜阳暖暖地晒过来,二人都有点昏昏欲睡了。

    不远处的小丘之上,无面邪鬼如万年巨石般岿然不动。

    他手中紧紧握着一颗闪烁着微光的黄色水晶,水晶里仿佛萦绕着金色祥云一般。无面邪鬼将水晶对准远方,侧耳细听,那水晶竟然传出了二人对话之声——正是方靖远与小石头。

    这水晶唤作癿阤鸣石,传闻幽桓大漠中有一巨蜥,唤作癿阤,它每隔三百三十三年,便会产下三枚卵来。其中两枚可孵化,而剩余一只则化作鸣石,传闻可听千里之音。

    无面邪鬼听罢许久,将鸣石收于怀中,闭目打坐起来,他入了定,思绪万千。作为幽桓第一刺客,几百年来死于无面邪鬼剑下的何止万人,但他毕竟已是九百岁高龄,对幽桓人来说,他的刺客生涯早该了断。刺杀方靖远,这是幽桓王给他的最后一个任务,无面邪鬼本该毫不犹豫地接下,但他却迟疑了。

    一个刺客,生于黑暗,也该死于黑暗,无面邪鬼其实早就想好,在一个月黑风高夜,将背后的赤鸢宝剑埋于剑冢,然后遁入黑暗中远走高飞,不留生前身后名。如今,却要为了一个小小的校尉而跋山涉水,他当时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但幽桓王之令却无法违抗,因此只得只身前来。

    这一路上,无面邪鬼有多次机会出手,但却迟迟没有拔剑,这全是因为方靖远这一路上和那跟班说的一些话。尤其是那些关于上古神兽玄霓的话。

    想到这里,无面邪鬼睁开了眼,轻轻叹了口气,他伸出手来,摸了摸胸口的一块小小玉坠。那是耶卿凌——他那因绝症而奄奄一息着的恋人送给他的。

    而据传说,上古神兽玄霓的血液,有起死回生之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