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十五章

    冬日的迎鳌村一片萧瑟。

    大海已封,渔民们家家门前挂着腊鱼腊肉,谁也不出门,躲避着严冬。但今年似乎更加空寂,灰白的石板路上杂草丛生,连一只野狗都见不到。

    一阵马蹄声打破宁静,有二人骑马入了村。前面的正是方靖远,他满脸胡渣,一身倦怠。身后的小石头紧裹着衣服,胯下的那匹马看上去更瘦了。

    "总算到了啊,"小石头差点没哭出来声,"这一路可受了老罪了。"方靖远回头看了看他,自己在小石头三岁的时候收养了他,如今十多年过去了,他就和自己的儿子一样,于是说道:"你可不能再瘦了,再瘦就没什么了……"

    "我觉得我现在就没什么了,"小石头委屈地看着自己干瘪的肚子,"方大人,咱们怎么开始调查呢?这里怎么死气沉沉的?干脆四处看看回去吧,就说人都死绝了……"

    "那怎么行?"方靖远瞪了他一眼,"不管大司马派我来是什么目的,差事还是要好好办的,我看前方有间大屋,想必是村中大户,咱们前去问个究竟吧。"

    方靖远来到大屋前,敲了敲门,屋内无人回应,又敲了几下依旧无人。小石头等得不耐烦,握紧拳头重重砸了几下,里面这才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谁呀?没事快走吧……"

    "我们有事,"方靖远大声答道,"我们是朝廷派来的,前来调查迎鳌村失踪一案。"沉默了许久,老旧的门板吱吱呀呀地打开了,黑暗中浮现出一张苍老的面庞,一张被岁月刻满了沟壑的脸庞。

    "老人家,"方靖远连忙凑过去说道,"我乃是大司马所遣校尉方靖远,听闻……"

    "你们可来啦……"老者突然老泪纵横,"救救迎鳌村吧……"

    无面邪鬼躲在一棵枯树后面,鬼爪般的枝桠勉强挡住了他的脸,但他的眼睛却一刻不放松,死死盯着远处的方靖远。不过没过多久,无面邪鬼的视线开始模糊起来,是啊,他虽然是幽桓鬼族的传奇刺客,但毕竟也是几百岁高龄了——这个年龄相当于中土人的七十多岁,怎么说也该退隐江湖了。

    无面邪鬼也确实沉寂了很多年,但是这次却从箱底翻出赤鸢宝剑,义无反顾地接下了刺杀方靖远的任务。这并不是因为方靖远长年以来都在调查幽桓,也并不是因为幽桓王给了他丰厚的奖赏,主要是因为他得知方靖远将要前往迎鳌村,前往五百年前曾经和玄霓扯上过关系的迎鳌村查案——而玄霓的血,可以拯救他身患绝症的恋人耶卿凌……

    无面邪鬼又开始犹豫起来,这一路上他有不下几十次出手的机会,可以说闭着眼都能杀死方靖远很多很多次。但他却一直在等待,他希望见多识广的方靖远能挖出迎鳌村背后的真相,最好这真相能把他带到上古神兽玄霓的面前。

    如今,他距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方靖远拉住老人的手坐了下来:"老人家你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老者叹了口气道:"唉,大人想必也听说过,我们迎鳌村在五百年前出了一件怪事。"方靖远点了点头:"我有所耳闻,老人家指的是上古神兽玄霓现身那件事吧?"

    "正是……"老者缓缓抬起了头,浑浊的双眼敬畏地看着远方,"我的祖先当时亲眼目睹了玄霓现世,回家后便惊吓过度离世了。据他老人家说,当时地动山摇、天昏地暗,那玄霓的美貌果然非凡人可比,但不知为何浑身黑气,恐怖得很呐。"方靖远若有所思道:"既然如此恐怖,为何村民们都留了下来?"老者苦笑一声:"唉,大人有所不知,我们迎鳌村民本就是避乱来到的这里,离去谈何容易?再者,据说那玄霓现身之时虽然恐怖,但她很快便离开了,村民们随后很多年也没遇到什么异常之事,想必那玄霓确实是走了罢。""那现在又发生了什么?"

    老者突然站了起来,声音扭曲着对方靖远喊道:"现在,玄霓回来了!"

    无面邪鬼躲在窗下,似乎可以清晰地看到方靖远头上冒出的冷汗。

    "玄霓回来了?"他心中泛起一阵狂喜,果然不虚此行,他摸了摸胸口的玉坠心中暗道:"耶卿凌,等着我。"

    方靖远丝毫没有察觉到窗外有人,他追问道:"老人家何出此言?"老者说道:"前几日,村中还和往常一样,谁知……最初是赵老三家的儿子,他出海打渔,回来说天边有绿色的光芒。村里长老以为他看花了眼,打发他休息去了。再后来,张癞子去后山采药,回来就浑身抽搐昏倒,大家以为他是中毒了,正要想办法医治,他却……他却双目放光,吐血而亡。"

    "双目放光?"方靖远惊呆了,"怎么会这样?"

    老人家浑浊的眼珠死死盯着方靖远,一字一句地说道:"是的,双目放光,放的还是绿光。那情形就好像……就好像他被什么东西附身了一样……"

    见方靖远和小石头低头不语,老者继续说道:"再后来,村里一到半夜就狂风大作,门外地动山摇不说,风中似乎还有人啼哭。大家都吓得一到晚上便闭门不出,随后就陆续有人失踪,家中只剩下一摊绿水……大家实在忍不住了,只得派胆子最大的赵老三出村去报官,这不,大人您可算是来了……"

    沉默了许久,方靖远默默地点了点头,站了起来:"老人家,带我去村子里转转吧。"

    无面邪鬼站在村中最高的树上,他的目光紧紧盯着方靖远,从怀中掏出鸣石——他不想错过任何有关玄霓的信息。

    方靖远在老者的带领下,围着村子绕了三圈,他还特意让小石头画下村落的方位草图。只是他什么异样也没有发现,村民大多紧闭大门,这里仿佛乱坟岗一样死寂。

    "奇怪……"方靖远摇了摇头,"想我方靖远,灵魔我都打过交道,虽比不过钦天监术士的驱魔本领,但多少也算见多识广了,怎么什么也察觉不出来?"小石头探头探脑地过来问道:"方大人,灵魔是什么?我怎么没见过?"方靖远轻笑一声:"哼,十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还没收留你呢。灵魔乃是居住在伯州啼桦山的一种妖物,它没有形体,看上去有如一层薄雾,好吞噬人的脑浆,害人时裹住人的脑袋,然后……"小石头听到这里险些吐出来,连忙摆手:"大人别说了,恶心死我了。"方靖远笑了笑,便不再多说。

    "要我说,就是玄霓干的!"那老者跟在他们身后久不说话,这时突然开口:"玄霓回来了!"

    方靖远一努嘴,让小石头过去搀扶住他:"老人家,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我没看到有任何玄霓的迹象啊……"

    "你知道什么!"老人突然满脸凶相,吓得小石头一松手,"就是玄霓回来了!"

    无面邪鬼从树上跳下,转身翻身上房,继续紧跟着三人。

    他的眉头紧锁,不是因为方靖远没有发现玄霓的踪迹,而是因为一件只有他知道,而方靖远不知道的事——毕竟他为了寻找玄霓,委实做了一些功课,因此现在只有他明白,方靖远身陷巨大的危险之中。

    无面邪鬼迅速思考着对策:是借他的手杀死方靖远,替幽桓王了却一桩心事呢?还是自己出手保方靖远一条命,留着他去寻找玄霓的下落?前者虽然一了百了,但此后只能独自寻找玄霓了。后者虽然可以留住方靖远这个与钦天监关系紧密之人一条命,但也同时暴露了自己……

    就在他犹豫之时,事态发生了变化。

    方靖远正一筹莫展时,突然觉得后背一阵发凉,因为那老者已经好久没有说话了。他再转头一看,那老者和小石头竟然都不见了!

    方靖远大惊,他抽出长剑,开始四下寻找着。但不大的村落却怎么也没有二人的身影,他们是什么时候失踪的呢?方靖远头上冒了汗,他想找其他村民帮忙,于是逐一敲起门来,但无论他怎么敲,村里也无一人应答。

    最后,方靖远实在失去了耐性,他猛撞开一扇门,正想破口大骂村民的胆怯,却发现屋内其实原本就空无一人,地上只有一摊绿水。方靖远倒退了几步,他的脑中急速旋转着几种可能,这村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他转过身来的时候,方靖远看见了面前站立着的无面邪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