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十六章

    方靖远猛撞开一扇门,发现屋内空无一人,地上只有一摊绿水。他倒退了几步,脑中急速旋转着几种可能,这村子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村民们都化作绿水了?但就在他退出门外转过身的一瞬,方靖远看见了面前站立着的无面邪鬼。

    "幽桓鬼族!?"方靖远大惊失色,惊的是这里距离北方大漠千里之遥,怎么会有幽桓鬼族,他们已经渗透至中土如此之深了?鬼族与迎鳌村里的怪事又有什么关系?一时间他的心中涌出无数的问题,但长年的军旅生涯给了他一个最合理和最为下意识的反应——方靖远抽刀杀了过去。

    无面邪鬼并不答话,只是用手中红色赤鸢宝剑横着一挡,化解了方靖远的招式,然后冲方靖远摇了摇头。方靖远不明所以,以为他在嘲笑自己的武功,不由得大怒,加紧了攻势。

    无面邪鬼又轻松化解了方靖远的几招,知道他有所误解,于是跳出圈外,冲方靖远摆了摆手。方靖远气得破口大骂:"鬼族竖子!胆敢如此轻视于我!"横刀又要冲过去。无面邪鬼心中纳闷,心想幽桓与中土言语不通也便罢了,怎么手势也不通用?摆手难道不是不要打了的意思?也罢,无面邪鬼心想,那我就反着来个手势吧。想到这里,他试探性地冲方靖远招了招手……

    "我和你拼了!"方靖远大叫着冲了过去。

    无面邪鬼有些哭笑不得,心说这方靖远脾气也太火爆了,有心教训一下他,又怕耽误了正事——如今的形势早已超越了中土与幽桓之间的矛盾了。

    看来非得浪费我一颗洛灵丹不可了,无面邪鬼想着,从怀中掏出一颗紫色的丹药,含在了口中。原来这洛灵丹乃是幽桓灵宝天尊锻造的一种丹药,含在口中便可听懂、说出天下千百种语言,只是这洛灵丹容易融化,因此含在口中时间有限。之所以被称为洛灵丹,据说和幽桓洛灵湖中神秘的降仙有关。

    "住手!"无面邪鬼含着洛灵丹,得以厉声呵斥住了方靖远。

    "你会说中土话?"方靖远一愣,手中的刀也停了下来,"果然是个奸细!"

    无面邪鬼反手将赤鸢宝剑背在身后:"你听我说,我是幽桓人,一路跟踪你而来也是不假,但……但其中确有原委。"

    "鬼族竖子!"方靖远咬碎钢牙,"你们屠杀罗纥人也是有'原委'的吧!?我要杀……"

    "动手啊!"无面邪鬼也发怒了,"如果你不想找回你那个小跟班儿的话!"方靖远停了下来:"小石头?你知道他在哪儿?我凭什么要相信一个鬼族?"

    无面邪鬼答道:"因为我乃是幽桓第一刺客无面邪鬼,我要杀你的话你已经死几十次了,更因为你我现在都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危险!而且时不我待,你别老打断我……"

    "为什么时不我待?"方靖远一脸狐疑。

    "因为他妈的我嘴里的洛灵丹快要化啦!"

    无面邪鬼一口气把这一路上跟踪方靖远而来的原因、过程说完了,方靖远听后默默不语:"这么说你不想杀我?而是想借我之手调查五百年前现世、失踪的玄霓?为的就是救你的女人?为什么?你自己明明也可以调查的。"

    无面邪鬼摇了摇头:"神鬼之说在我们幽桓人看来都是无稽之谈,我们只信降仙。更何况,你们的钦天监天下闻名,你又是校尉,你查会比我快得多。毕竟……毕竟耶卿凌时日不多了。"

    "她到底得了什么病?"方靖远又问,但一想这和自己又没什么关系,"也罢,你刚才说我们现在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危险,指的是什么?"

    "当然是迎鳌村,"无面邪鬼冷冷地说道,"你面前这一摊绿水,你不觉得很危险吗?说实话,你们中土的钦天监确实很了不起,但你方靖远不过是一介武夫,对于迎鳌村的事情你反而不如我了解得深,这么多年来我可是做了不少功课。"

    "哦?"方靖远满脸的不大高兴,"那我倒要请教了,你说这是怎么回事?""说来话长啊,"无面邪鬼踱到了窗前。

    "你还是长话短说吧,"方靖远哼了一声,"要不然你嘴里那个什么丹又化了……"

    无面邪鬼瞪了他一眼,不动声色地开始说了起来:"五百年前,上古神兽玄霓突然现身于迎鳌村,而后彻底失踪。但奇怪的是,此后中土的任何典籍里都找不到关于玄霓的记载,甚至灵虚邪教的灵虚法典上也不曾提到过她——就好像玄霓根本就不曾出现过一样。"

    "钦天监认为这是个传说,"方靖远点了点头,"所以他们才根本没有派出方士前来调查。"

    "但是,"无面邪鬼继续说道,"当时目击玄霓现世的共有二十三人,他们每个人的口供都被秘密保存起来了。根据我的调查,他们的口供毫无破绽,可以说玄霓现世几乎是铁证如山。只不过,大家都忽视了一件事,这件事很有可能就是造成如今迎鳌村村民失踪的主要原因……"

    "什么事?"方靖远眉头紧锁。

    无面邪鬼冷峻地转过身来,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句地对他说:"啊拉,马丹呐呐,噶卡拉噶!"

    "我让你长话短说!你嘴里的那个什么丹化了吧?"

    无面邪鬼赶忙又塞了块洛灵丹进口里,继续说道:"我说到哪儿了?哦对,我是想说,当年现世的,不仅仅是玄霓一人!"

    "什么?"方靖远顿时瞪大了眼睛,这倒是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你是说除了玄霓还有别人?呃,别的神仙?"

    "是不是神仙我不知道,"无面邪鬼又转过头去看着窗外的大海,"但肯定不是凡人。根据那二十三人的供词,当时天气晴朗、海面无风,大家都在村中修补渔网,忽然飞沙走石、地动山摇,天空被黑气笼罩。在无边黑气中,大家看到了有着巨大翅膀的玄霓,以及身旁的一个少女。不过更奇怪的,是除了那少女外,还有一个村民和玄霓在一起……"

    "村民?怎么可能?是谁?"

    "是一个叫杜坤的少年,"无面邪鬼点着头说道,"随后,大家看到玄霓用黑气笼罩了杜坤,消失在了狂风之中,而那少女则不知去向。"

    "哼,这又如何?"方靖远有些不屑一顾,"什么少女,村民,五百年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你还真是一介武夫,心思果然不够细致,"无面邪鬼瞥了他一眼,"如果我告诉你,那少女一直没有离开,而是附身在了这些村民身上,你觉得如何?或者干脆我实话说了吧,刚才那老者,就是那个少女,而他现在抓走了你的跟班,想要附身于他,你又觉得如何?"

    "你他妈的怎么不早说!?"方靖远拍案而起,"快告诉我他们在哪儿!"

    "我怎么知道?"无面邪鬼又瞪了他一眼,"我也只是个推测,不过……你要是愿意,我可以陪你去找他们。"

    就在二人打算出发寻找小石头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凭空响起:"不用找了,我就在这里。"

    声音不大,却如平地惊雷,使二人大为惊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