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十七章

    就在无面邪鬼和方靖远二人打算出发寻找小石头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凭空响起:"不用找了,我就在这里。"声音不大,却如平地惊雷,使二人大为惊骇。

    二人同时拔刀,默契地后背相抵,脚下快速移动着——这皆是因为在屋内狭小的空间里,敌人偷袭的危险性大为增加。那苍老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二位不必害怕,我无意加害你们,相反,还要求你们帮助。"

    "你在哪儿?还不现身!?"方靖远大喊道,同时偷眼向房梁上观瞧,无人。"那就请二位移驾屋外吧,我在外面等你们。"那声音又说道。

    无面邪鬼和方靖远手持武器,跳到屋外,却发现那老者就静静地站在外面等待,身后跟着小石头。

    方靖远长出一口气,正要发问,小石头却先说话了:"方大人,帮帮小翎姐姐吧……"

    "小翎……姐姐?"方靖远满脑袋雾水,"哪儿来的姐姐?"小石头指了指那老者:"小翎姐姐,把你刚才对我说的话和他们说说吧,也许他们可以帮你。"

    那老者叹了口气:"说来惭愧,小石头嘴里的小翎姐姐正是我。下面,就让我把来龙去脉和你们说清楚吧。"

    老者带着三人来到了一处石桌前,石桌被四个石凳环绕,他示意大家坐下,无面邪鬼仍是心存戒备:"不必了,有话快说。"小石头倒是一屁股坐了下来,大大咧咧地拽着方靖远也坐下。

    "说来话长,"老者深吸了一口气,开始说道,"千百年前,我本是这瀛海的一只小小焚煌鸟,每日无忧无虑地嬉戏着。一日,海平面上突然升起一块巨石,我好奇,前去一探究竟,却发现一倾国倾城之美女正在施展法术。后来我才知道,她就是玄霓。"

    听到玄霓的名字,无面邪鬼嘴角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那"老者"继续说道:"玄霓施法将那巨石化作宫殿,见我环绕久久不去,便赐予了我千年灵力,助我修成人形,给了我一个名字唤作小翎。我虽有了人形,却……却无法长大,只能是个少女模样,玄霓尊主因此总觉愧疚,于是格外疼爱我。我们主仆二人就这样在瀛海快乐的生活着,谁想有一天,一片黑云笼罩了海面,我们的噩梦开始了……"

    "黑云?"无面邪鬼突然想起来,迎鳌村那二十三人的供词中也提到了黑云黑气。

    "是的,黑云,其实后来我们知道那不是黑云,而是一团没有形体的黑气,或者说邪灵。他占领了翡翠宫,也就是我们居住的宫殿,玄霓姐姐打不过他,我们便都成了他的……奴隶。一开始,这邪灵让我们四处找人,供他吸食精元,再到后来,再到后来他就变本加厉了,他想要一个身体……"

    "一个身体?"方靖远问道,"他想要附身?"

    "正是,这邪灵好像是受了什么重伤,时而清醒时而昏迷,虽然法力高强但却动弹不得,因此他想要一个躯壳。其实对于他来说,想要附身的话,最好的选择应该是玄霓姐姐,毕竟她是上古神兽,但玄霓姐姐乃是神明遣来镇守东海的,不能离开瀛海,所以对于邪灵来说只是换了个牢笼而已。我呢,原本就是焚煌鸟所化,也不符合他的要求,毕竟一只小鸟承受不了那邪灵的元神,弄不好玉石俱焚。当然,那邪灵其实失算了,因为玄霓姐姐是可以离开东海的……"

    "你刚才不是说她是什么神明所遣镇海神兽么?"无面邪鬼冷笑着,"怎么又可以离开了?"

    "我也不清楚,其实早在这邪灵到来之前,玄霓姐姐就发现她已经自由了,也许是她的使命已经结束?还是神战终于告一段落?神仙的事情我也不是很了解。总之,玄霓姐姐一直死死保守着这个秘密,因为一旦让那邪灵知道,他必会附身于玄霓姐姐。"

    "既然这个什么玄霓自由了,为何不干脆一走了之?"方靖远问道。

    "唉,原本我们是想趁那邪灵不备逃掉的,但……但玄霓姐姐爱上了迎鳌村的一个叫做杜坤的少年。所以她不敢走,她怕自己走后,万一哪天那邪灵法力恢复,第一个要去吞噬的便是迎鳌村。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一天,玄霓姐姐和我去找杜坤,想让他劝迎鳌村民搬家,或者干脆让我们一起逃走。但是,那邪灵其实一直在怀疑玄霓姐姐,而且他的法力早就恢复了不少……他一直在偷偷跟着……在海边,他就这么当着我的面附身在了玄霓姐姐身上……"

    一阵海风吹过,树叶哗哗作响,大家都不说话,空气中弥漫着哀伤。那"老者"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那时,我和杜坤就站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玄霓姐姐浑身被黑气笼罩,什么也做不了,当时有二十多个村民也看到了这一幕。不过,令我惊讶的是,玄霓姐姐被附身后,似乎还保有自己的意志……她,她还爱着杜坤,于是她赐予了杜坤永生,将他带走了……而我,却被她孤零零地留了下来……

    其实,其实我一直是爱着玄霓姐姐的,她好美,也好疼我,所以我恨。我恨玄霓姐姐为什么要抛下我,我恨那邪灵为什么要带走她,我恨……我恨杜坤,他抢走了我的爱!

    不知怎的,这股说不清是爱还是恨的东西,逐渐变成了一股怨气,它把我困在了迎鳌村,我再也变不成焚煌鸟了,我想要去追赶玄霓姐姐,却发现自己无法离开此地一步。于是我只能躲在村中玄霓神庙后面的山洞里,好在村民们由此开始恐惧玄霓,再也不去神庙一步,我这一躲就是五百年。我心想,离不开也好,万一哪天姐姐回来了呢?

    但是直到最近,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似乎是因为没有了玄霓姐姐在身边的缘故,我的身体突然开始衰败起来。前几日,我的身子终于化成了一滩血水,我的元神便成了一个人们谈之色变的怨灵,开始在迎鳌村里游荡。"

    "看来你变成了中土人所说的鬼了。"无面邪鬼也叹了一口气,"那村民们为什么化作了绿水?"

    "其实在我元神出窍,化作怨灵之后不久,村民们就都跑光了,剩下一些走不掉的老人。其中一个老人名叫穆青山,已经七十多岁了,还生了重病,他年轻时好像学过一些法术,所以他不怕我,反而和我成了朋友。

    再到后来,我的元神因为没有躯壳,面临着魂飞魄散的危险,穆青山他……他自愿把身体给我做宿主,我想,他也希望我能等到玄霓姐姐回来的那一天吧……"

    方靖远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对面的"老者",问道:"这个穆老爷子,就是现在和我们说话的这个'人'吧?"

    "正是。这就是以往的经过,至于那绿水,其实是我施法所制造的幻象,希望可以借迎鳌村村民神秘失踪的怪事,把一个传说中的人物吸引过来。因为现在只有他,才能帮我解脱出来,甚至帮我找到玄霓姐姐。"

    "传说中的人物?"无面邪鬼问道,"你指的是谁?你又是如何得知他的?"

    "别忘了我在这村里躲了五百年,村外的事情也了解不少。近年来,传闻中土出现了一位仙侠,他法力高强,四处行侠仗义,不但能驱鬼,甚至还可以移山填海。我就是希望能把他引到这里来……"

    "仙侠?"方靖远摸了摸头,"我怎么没听说过,难道是钦天监的人?"

    "方大人你这么多年一直在幽……"小石头说着,偷瞄了无面邪鬼一眼,"一直在漠北'戍边'嘛,中土的事情你当然不知道了,更何况你一直不信鬼神之说,这种传闻你又怎么听说过。"

    方靖远瞪了 小石头一眼:"哼!胡说八道,这世上还有我没听过的事情?难道这个什么仙侠你听说过?那你说说看,他叫什么?"

    小石头嘿嘿笑着,大大咧咧地答道:"我当然知道,他叫皇甫云昭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