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十八章

    "皇甫……云昭?"方靖远皱起眉头,他根本没听说过这个名字。无面邪鬼却冷笑了一声:"我听说过这个名字,确实有传闻说他是一个法力高强的仙侠。不过,幽桓王一直不以为然,认为这是你们中土人编造出来的,为的是吓唬灵蕃,让他们的法师不敢入侵。"

    "不管怎样,我都希望能尽可能将迎鳌村的'神秘事件'扩散出去,"小翎继续说道,"也许这样一来,皇甫云昭就可以来这里调查,或者最起码也可以引来钦天监的方士,我没想到的是,来的竟然是你们这样完全不会法术的人……唉,也许我和玄霓姐姐真的无缘再见了。"

    "那倒未必,"无面邪鬼站了起来,"我们虽然不会施法,无法还原你的身体,也无法带你离开这里去找玄霓,但我们可以去找皇甫云昭啊,你说对吧,方大人?不过我们的方大人也许没空,他还得忙着在漠北'戍边'呢?"说着,他略带讽刺地看了一眼方靖远。

    方靖远被他这句话激怒了,想也不想就开口说道:"找那个什么皇甫也轮不到你一个鬼族,我去钦天监查查就知道了!少在这里装好人!"不过话一出口,他就有点后悔了,这不是他的职责,他也没兴趣帮着找什么虚无飘渺的仙侠。但话已出口难以收回,他只得狠狠瞪了无面邪鬼一眼,暗气暗憋。

    "好哦!"小石头倒是高兴起来,一蹦三尺高,"我正愁没什么好玩的事儿呢,这下好了,能去见识一下传说中的仙侠,弄不好他还能收我为徒呢!"

    "你别做梦了,"方靖远气鼓鼓地说,"什么仙侠,弄不好就是一个江湖术士,别回来拿你炼了童子丹!"

    老者站起身来,冲着三人深深作揖:"小女子在此拜谢三位义士了,多日来,也不是没有人途经此地,听了我的话都觉得我疯了,只有三位肯出手相助,小女子真不知该如何报答……"

    听着一个白发苍苍老者一口一个"小女子",方靖远觉得有些哭笑不得,刚才这番话是真是假?自己真要和一个幽桓鬼族一起去找什么仙侠?不过方靖远转念一想,反正自己回去复命也会被大司马斥责,还不如去挖挖这条线索,万一有什么大发现也好交差。

    无面邪鬼心中更是早就下定了决心,去找皇甫云昭可谓一箭双雕,一来可以继续寻找玄霓,想办法拯救自己的恋人耶卿凌;二来也可以调查一下到底是不是有那么一个神通广大的仙侠,要是有的话,也要尽早禀报幽桓王,小心提防。

    想到这里,方靖远和无面邪鬼同时决定就此离开迎鳌村,前往钦天监打听皇甫云昭的下落。二人刚走了没几步,方靖远一拍脑袋对着无面邪鬼问道:"我刚想起来,我怎么能带你一个鬼族杀手去钦天监呢?我不管你要救谁,你自己去找那个什么玄霓好了!"

    无面邪鬼叹了口气:"方大人,中土虽然和幽桓互无往来,但你我却势如水火,这一点你知道么?"

    方靖远摇了摇头:"我与你素未平生,怎么会势同水火?"

    无面邪鬼哼了一声:"明人不说暗话,我对你实话说了吧,其实我此行的目的并不是来找玄霓,而是来暗杀你的,这命令直接来自幽桓王。这么多年来,你方靖远一直在幽桓腹地活动,协助罗纥反抗幽桓,早已成了我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可是我却擅自违反命令,一路上未动你分毫,为的就是能够和你一起调查玄霓的下落,你一堂堂男子汉,此时却要撇下我不成?你这样做,可是个光明磊落之举?"

    方靖远一介武夫,生平最怕被人说不是条汉子,此时被问得脸上通红,一阵阵发烫,心中暗想这幽桓杀手确实违抗军令,不曾害我,他救心爱之人也无可口非,我欠他一条命,也确实该还他个人情才对。

    "也……也罢,"方靖远一咬牙,"那我就带你走一遭,我可和你说好了,你若是有什么轻举妄动,小心我的刀!小石头,牵马上路!"

    无面邪鬼微微笑了笑,回头看了看屋中的"老者",又摸了摸胸前耶卿凌赠他的玉坠,与方靖远、小石头二人就此上路,离开了迎鳌村,留下了空荡荡的村落和无尽的希冀。

    一路无话,三人在跋涉几个月后,终于远远望见了帝都那延绵不绝的灰色城墙。云蒸霞蔚中,那城墙有如一条灰色的巨龙,盘踞在空中。

    无面邪鬼看得有些发呆,他虽然常来中土,但迫于自己的相貌,并不敢接近大城市,更不用说帝都了——对于久居沙漠的幽桓一族来说,帝都的城墙有如灵蕃雪山般高大巍峨。

    方靖远冲无面邪鬼抬了抬下巴:"喂喂,你这个鬼模样可不行啊,甭说进城,接近帝都五十里之内都不可能。"

    无面邪鬼也不答话,在怀中百宝囊中摸来摸去,掏出一物,小石头定睛一看,竟然是一个面具,于是笑道:"我当是什么,就这么个皮面具啊,想要骗过我们的守城士兵谈何容易?"方靖远却郑重其事地对小石头说:"可不要小看它,要我说,这应该不是普通的面具,别忘了他含在嘴里的那个什么丹,这家伙浑身都是宝贝啊,弄不好这是个法术面具什么的。"

    无面邪鬼把那面具拿在手里抖了抖,对方靖远说:"说你不识货你还不信,什么法术面具,这就是用陈年牛皮缝的普通面具而已。"

    小石头一捂嘴差点笑出声来,方靖远则气得说不出话来,明知他是故意搞了这么一出来讥讽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诡辩道:"普通面具?那你拿出来做什么?靠这个你怎么混进城?"

    "靠这个破东西当然进不了城,"无面邪鬼不紧不慢地说,"也就是你把它当宝贝,我主要是靠你进城啊,你不是校尉么?"

    想到这个方靖远气得直拍自己的头,心说我怎么把这个忘了,再强悍的守城士兵,有自己作保也不敢去揭他的面皮看看是不是假的啊。

    "行了行了,说那么多废话干吗,赶快进城!"

    有着方靖远作保,一路上没人质疑无面邪鬼这个沉默的"家仆",甚至还有方靖远的熟人主动和他打招呼。

    三人很快到了钦天监所在的城北,这里没有城南、城西热闹,既没有什么集市,也少有衙门,满眼望去尽是高大的城墙和钦天监古怪的黄铜色机器。

    无面邪鬼冒险抬起了头,看着这些高耸入云的机器,嘴里感叹万千,这个一向高傲的幽桓人也不禁对方靖远说道:"你们中土人虽然无比虚伪,但确实不乏能工巧匠。"

    "那是,"方靖远无比自豪地回道,"哪像你们鬼族,就知道大杀四方。"

    两人就这么互相斗着嘴,进入了钦天监,迎上来的正是钦天监鉴德灵官司马良空。方靖远紧走几步,过去拱手抱拳道:"司马大人,我乃是兵部大司马所遣特使方靖远,特为迎鳌村村民失踪一案而来。"

    "方大人不用客气,老朽可是认得你呀,"司马良空捋髯笑道,"几年前,你来我钦天监,说要潜入漠北幽桓腹地,特来求我祝你一臂之力,方大人忘了?"方靖远尴尬地偷瞄了一眼身后的无面邪鬼,呵呵笑道:"不提也罢,不提也罢,卑职想起来了,确有此事,怪我多年未回京,不曾认出司马大人,该打该打,呵呵。"

    司马良空摆了摆手:"无妨无妨,方大人这次来有何见教?"

    "唉,一言难尽,"方靖远叹了口气,"那迎鳌村的案件错综复杂,卑职也很难讲清楚,就不麻烦司马大人了,这次来是为了打听一个人,此人名叫皇甫云昭,不知司马大人听说过否?"

    一听到皇甫云昭的名字,司马良空眉头皱了起来,他背着双手踱起步来:"敢问,方大人可知道你要找的这个皇甫云昭是何人?"

    "卑职不知。"

    "想你也不知,此人做事一向神鬼莫测,莫要说你,就是我钦天监,也少有人知道他的名讳。"司马良空把三人带到了一处僻静之处继续说道,"几年前,湛州发生了著名的孤魂逃逸事件,钦天监百年前镇住的一座坟冢,被盗墓贼发现,他们失手破坏了封印,导致坟冢中的恶灵散逸,方圆百里的所有生灵都被那恶灵吞噬了。

    更可怕的,是那恶灵有着还魂的本领,它将死者的孤魂带回阳间,和他一起四处害人。钦天监得知此事时为时已晚,那恶灵大军吸足了精元,已经可以白天出没了,老朽带着十几个方士前去,不敌恶灵,被困在一座山坳之中,眼见天色渐黑,恶灵法力猛增,我们成为待宰羔羊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白衣少侠从天而降,他手持长戟,以一己之力力战恶灵大军,电光火石间,地裂天崩一般。我老眼昏花,却也分明看见,这白衣少侠法力是如此之高,尤其是他手中似乎可以操控一种黑气,所到之处无论人鬼妖魔,皆被撕得粉粹。

    不知过了多久,面对着满地的恶灵残骸,老朽才敢走出山坳,过去千恩万谢,这才问来了他的名字,他自称是皇甫云昭。老朽问他是哪里人士,他也不作答,只是低头不语,老朽又问他是否愿意加入钦天监,他却只是笑笑,转身离去了。虽然相处时间短暂,但这位皇甫云昭身上还是有一件事让老朽难以忘怀……"

    "是什么事?"方靖远问道。

    司马良空严肃地看着方靖远,静静地说道:"那就是他的眼中,似乎有着千年都抹不去的哀伤……"

    "司马大人果然……果然洞悉人心啊,"方靖远挤出了一些笑容,其实心理却有点嫌他多愁善感,"看来这位皇甫云昭不是个传说喽?那还烦劳司马大人指点一二,我在哪里可以找到他?"

    "当然不是传说,"司马良空若有所思道,"不过方大人要找他也并非易事,此人一向行踪不定,还经常突然消失,而且一消失就是百年……""百年!?"方靖远张大了嘴巴,"我可等不了他那么久,还请司马大人快快指点迷津。"

    "方大人莫急,你的运气不错,上个月皇甫云昭还刚刚来过钦天监,"司马大人不慌不忙,同时略带骄傲地说,"他来这里,是因为老夫有一件事要求他帮忙,而皇甫云昭也答应了老夫的请求。""您求他做什么?"

    "齐州北方靠近罗纥有个小镇,唤作乌勒陀,忽然有一日大地开裂,妖气弥漫,整个小镇被困于妖气之中。老夫就是请皇甫云昭前去调查此事的,你们若是现在出发,应该还可以在乌勒陀找到他。"

    方靖远连忙作揖告别,当晚就带着无面邪鬼和小石头离开了帝都,直奔西北边陲小镇乌勒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