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十九章

    由于身处中土与罗纥的边塞,乌勒陀从百年前的一个小村庄,变成了如今有着数千户人家的小城镇,城内城外几乎全是客栈。无尽的沙漠中,灰黄色的乌勒陀与天地融合在了一起,有如仙人掌一般,倔强且孤单。

    一个白衣少年站在城外一座小丘之上,身旁,有一碧绿色的战戟深深地插在地上,等候着主人的召唤。少年手搭凉棚,从远处眺望着乌勒陀镇,他一脸严峻,因为他看到原本宁静的小镇,此时却被灰色的妖气笼罩……

    少年叹了一口气,伸出自己的右手,将体内的灵力聚集起来,不多时,手心中便出现了一团黑气。他猛然挥手,那团黑气化作一条黑色长鞭,在手中噼啪作响。白衣少年看了看远处的乌勒陀,口中默念起咒语来,随后将那黑色长鞭一挥,甩向了半空。

    黑色长鞭在空中如一条巨蛇,窜来窜去,而后直奔乌勒陀,就在它要从半空杀入小镇的时候,突然砰的一声在空中爆裂开来,仿佛撞上了一面无形的墙,同时,空中泛起了阵阵灰色的涟漪。

    白衣少年的眉头紧锁着,他心中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贸然进镇,否则碰上这妖气构成的无形之墙,爆裂的也许就是自己的了。但同时又有些一筹莫展,他的灵力该如何突破这道妖墙呢?少年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战戟,也许该用它试试?但万一损坏了自己的兵刃怎么办?

    他想得心烦意乱,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不远处有三人骑马而来,为首一人乃是一身材魁梧的红脸汉子,他背被长刀,腰板挺直,远远望见站在小丘上的白衣少年,面露喜色,催马快行。他的身后跟着一匹小马,马上有一少年,佝偻着肩膀,一脸倦怠。最后一人头戴黑色帽兜,遮住面庞,但隐隐可以看到帽兜下青黑色的骨骼奇异,不像是中土人士。

    这三人,正是灵胡校尉方靖远,方靖远的家仆小石头以及幽桓鬼族的刺客无面邪鬼。

    马蹄声渐近,白衣少年转过身来,冷峻地注视着三人,左手悄悄背在身后,那战戟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竟微微颤动起来。

    骑在最前面的方靖远却不以为然,大大咧咧地冲那白衣少年招着手喊道:"哎呀,这一路的风沙,灌了我一嘴,总算找到你啦!"

    白衣少年觉得他应该是认错了人,转身打算走掉,却听到风中又传来那汉子的喊声:"皇甫云昭少侠,就不用过来迎接我们了……"

    皇甫云昭心头一动:此人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他回头看了看马上的大汉,见他满面通红,虽然胡子拉碴但却透着一股憨厚,想必不是坏人。

    于是皇甫云昭一把拔出自己的战戟,从小丘上跳了下来,迎了过去。那汉子也从马上下来,过来拱手抱拳:"皇甫少侠,在下灵胡校尉方靖远,这位是我的家仆小石头,这位……呃,是位异域的剑客……"

    皇甫云昭也不答话,冷冷地站在那里,看了看小石头,又看了看后面那个戴着帽兜的人,忽然感到了一种异常亲近的感觉,于是微微低头,想要看清那人帽兜下的面庞。

    方靖远似乎没有察觉出皇甫云昭的异样,嘴里还在不停地说着自己来找他的原委,什么迎鳌村的失踪、上古神兽玄霓、小翎元神被困之类的,叨叨了半天,也不知道对面的白衣少侠听清楚了没有。

    "少侠,还请多多帮忙。"说完缘由,方靖远深深作了一个揖,头上有些冒汗,毕竟对面可是传说中的仙侠啊。

    皇甫云昭仍在死死盯着带帽兜的人,但最终还是一挥手:"也罢,我可以去迎鳌村看看,但你们要先帮我一个忙,不远处的乌勒陀被妖气所困,你们要先帮我打破妖气,救出城中百姓。"

    无面邪鬼刚想说什么,方靖远却抢先拍起了胸口:"没问题,少侠尽管吩咐,我本就是军中校尉,降妖安民本就是我的职责。"

    皇甫云昭淡淡笑了笑,转身带着三人向乌勒陀镇走去。

    夜色将近,一弯绿色的月牙孤悬半空。

    几人在乌勒陀镇前一处小水洼安营扎寨,这方面方靖远最为在行,很快便搭建起了一个建议的营寨。无面邪鬼则早早前去四周打猎,小石头承担起了生火的任务。

    方靖远擦了擦汗,来到了独自一人眺望乌勒陀的皇甫云昭身边,憋了半天问道:"我还是得问一下,你真的是他们所说的仙侠?你当真活了几百岁?"

    "是或不是又当如何?"皇甫云昭轻声说道,"仙侠只是一个称呼,我是皇甫云昭,这就够了。"

    "呃,对。"方靖远有些尴尬,只好摸了摸皇甫云昭的战戟,"这武器好漂亮,少侠是怎么得来的?"皇甫云昭瞥了方靖远一眼:"也是机缘巧合,她叫碧凰,陪伴我……很多年了。"

    方靖远点了点头:"皇甫少侠可谓大名鼎鼎啊,东海那边都听过你的大名,都说你法力高强,敢问少侠师从何处?"

    皇甫云昭突然面沉似水,冷冷地撂了一句:"这世上没人教得了我。"便转身走了,剩下方靖远一个人站在那里发呆,不知自己怎么得罪了他。

    不多时,无面邪鬼背着两只沙羊回来了,小石头一看乐坏了,知道今晚有烤羊肉可以吃了,连忙从行囊中翻出盐巴和一些调料。大家纷纷在火堆旁坐下,无面邪鬼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摘下了帽兜。

    "果然是幽桓人,"皇甫云昭冷笑一声,"你又何必遮遮掩掩。"无面邪鬼也不答话,只是默默地将沙羊架在火堆上烤,同时把身后的赤鸢宝剑摘了下来,放在一边。

    皇甫云昭顿时被吸引了,那股亲近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幽桓人,你的剑很好。"无面邪鬼抬头看了他一眼,回道:"你的戟也不错。"方靖远却搭话道:"酸不酸啊你们两个,大老爷们,哎呦真是的。咱们还是商量商量怎么打破这个什么妖墙吧。"

    皇甫云昭看了看远处黑暗中的乌勒陀,叹了口气:"谈何容易,我的灵力不能动它分毫。这妖气不知从何而来,十几天前突然笼罩了整个城镇,只有几个人逃了出来,剩下的都被困住了。据那几个人说,妖气不断地在吸取着人们的精元,照这个趋势,再过一些时日,恐怕乌勒陀中就只剩下行尸走肉了。"

    "那少侠打算怎么打败这妖气呢?"方靖远撕了一块烤得滋滋冒油的羊肉吃起来。

    "如果我能打破这妖气组成的墙壁,进入城镇中心,我就可以用我的灵力构建一个结界,将妖气引到中心来,再用天罡五行法咒封住它,最终形成一个精元漩涡,将妖气的……"

    "好了好了!"方靖远连忙打断,"我哪儿听得懂这个啊,少侠你还是直接告诉我该怎么办吧!"

    "你会法术?或者你有什么强大的法器么?"皇甫云昭撇了他一眼,"没有的话你帮不了我,我的碧凰战戟虽然强大,但是距离击破妖墙还差一些。不过……不过我对这位幽桓人,还是抱一丝希望的。"

    "多谢你高看我,"无面邪鬼含着洛灵丹,烤肉也吃不了了,正在饿着肚子生闷气,"我也没什么法器,只有一些小玩意儿而已。""你还真是不自知啊,"皇甫云昭笑了笑,"你的那把剑,也许可以帮上忙。"

    无面邪鬼怀疑地拿起自己的剑:"赤鸢确实是一把好剑,但打破妖气,我不知道它能否胜任,我从来都是拿它杀人,降妖的话……"

    "相信我,它应该行的,"皇甫云昭说道,"不过,我见此剑杀气甚重,想必你用它杀了不少人吧。"

    "你才知道啊,"方靖远吃得满脸是油,"他就是一个鬼族杀手,几百年来没干别的,净杀人了。"无面邪鬼瞪了他一眼,也不答话。

    皇甫云昭冷笑了一声:"人间的事早已与我无关,杀手也好,校尉也罢,百年后都是过眼云烟,一抔黄土。今晚大家早点歇息,明早一起打破妖墙。"

    深夜,方靖远自告奋勇守夜,面对着黑暗中呜咽的沙漠,他不禁思绪万千。就在他有些昏昏沉沉时,方靖远突然听到皇甫云昭的帐篷里传来轻声的呢喃。

    这小子还会说梦话?方靖远想着,好奇地附耳过去偷听,那营帐中又传来一阵轻微的声音:

    "莺莺,你等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