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二十章

    转天清晨,方靖远打着哈欠叫醒了大家,其实说是大家,也仅仅指的是小石头,因为皇甫云昭和无面邪鬼早就自己醒了过来,皇甫云昭静坐沉思,而无面邪鬼则跳上小丘练剑。

    吃罢早饭不多时,大家准备动手破墙了,方靖远好奇地问皇甫云昭:"少侠,昨天你说的那个什么天罡五行法咒是什么?"皇甫云昭看了看他:"是一个强大的法咒,已有亿万年的历史,据传是梵音老祖所创,当时共有两大法咒,其一就是天罡五行法咒,可降妖除魔。另外一个……"方靖远追问:"还有另一个?"皇甫答曰:"是啊,另一个就是地煞五劫法咒,是一个邪恶异常的法咒,可致妖物横行。"方靖远又问:"那少侠也会这个什么五劫法咒?"皇甫笑答:"当然不会,相比天罡五行法咒,地煞五劫法咒早已失传,传说被封印在天地之尽头,由神兽看守。""哦哦,那就好那就好。"方靖远似懂非懂地点着头。

    四人来到了乌勒陀城门前,小石头定睛观看,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妖气组成的墙壁,嘴里念叨着就想往前走,却被皇甫云昭一把拉住:"小心,碰上妖墙便会魂飞魄散,幽桓人,亮你的兵刃吧。"

    无面邪鬼微微点头,从背后抽出红色的赤鸢宝剑,皇甫云昭也将碧凰战戟持于手中。但见金色的阳光下,红色剑刃与碧绿色战戟交相辉映,发出阵阵炫光,看得方靖远直吞口水。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赤鸢宝剑与碧凰战戟刚一靠近,空气中就隐隐有了一种金戈之声,清脆异常。若再仔细观看,那剑刃和战戟竟然都在微微发颤,似乎是两个久未谋面的老朋友。

    方靖远看得称奇,不得不相信这世上果然是千奇百怪。皇甫云昭和无面邪鬼则默契得很,二人将兵刃相交,同时开始运功——只不过皇甫云昭调用的是体内灵力,而无面邪鬼则是真气。时间不长,方靖远见二人身体周围都出现了一层气晕,知道火候差不多了。果然,二人几乎同时大喝一声,将手中兵刃与对方撞击,然后将灵力与真气借着兵刃倾泻了出去……

    小石头刚想上前看个究竟,就听到空中电闪雷鸣一般发出了巨响,灰色的涟漪在空中泛起,不由得大骇。方靖远也倒退了几步,见二人持续不断地对着那面看不见的妖墙攻击,空中灰色的涟漪不断泛起,不久便凭空留下了一道巨大的裂痕,仿佛空气被撕裂了一样。

    皇甫云昭和无面邪鬼累得满头大汗,他们又是几乎同时停了下来,一个几乎用光了灵力,而另一个则精疲力尽、真气耗尽。皇甫云昭看着空气中的裂痕,摇了摇头:"这妖墙太过坚固,看来不大可能一次就打破它,我们还是回营地休息吧。"

    当晚,众人又在老地方住下了,无面邪鬼照旧出去打猎,小石头负责生火,皇甫云昭则仍站在那个小丘上,眉头紧锁着远眺乌勒陀。

    方靖远走了过去,刚想开口说话,皇甫云昭倒先问他:"这个幽桓人,你对他了解多少?""一个幽桓老刺客,据说是幽桓最顶尖的杀手,"方靖远答道,"他自己说是幽桓王派来杀我的。""哦?杀你?这是为何?""说来话长,还不是因为多年来我经常潜入漠北,暗中调查幽桓,想要提醒朝廷提防鬼族的威胁,可惜朝政被奸佞把持,皇帝不以为然,幽桓却盯上了我……"

    皇甫云昭点了点头:"说来奇怪,我每次接近他,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可能是因为你们的兵刃吧?我看它们好像很配的样子,也许都是出自同一位铸剑大师的手?你这战戟从何而来?""说来也是话长了,得到碧凰战戟堪称一次奇遇,"皇甫云昭若有所思道,"好像是上天赐予我的一样……"二人正说着,无面邪鬼回来了,背后照例背着两只沙羊。

    吃着香喷喷的烤肉,方靖远实在忍不住了,他从行囊中掏了半天,拿出了一个羊皮酒囊,独自喝起来。酒喝多了,话也就多了,方靖远醉醺醺地盯着皇甫云昭看了半天,突然问道:"你……你真是个仙……仙侠?"皇甫云昭见他有些醉了,也不搭理他,方靖远却不依不饶:"法力……高强?那你怎么还……还说梦话?"皇甫云昭眉头一皱,瞪了他一眼,小石头却好奇地凑上来:"梦话?除了我还有人说梦话?皇甫大哥说了什么?"方靖远笑道:"女人!是关于女人的!哈哈哈,你也不……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嘛!"小石头催问:"方大人快说,皇甫大哥说了什么梦话?"方靖远又灌了一口酒:"他说……哎呦酸死我了,他说'莺莺,等着我回来'!哈哈,这个莺莺是谁?快和哥几个说说?"

    听到莺莺二字,皇甫云昭倒没什么,反而是无面邪鬼打了个激灵,但依然不动声色地切着肉。

    "你喝多了,闭嘴吧。"皇甫云昭说道。

    而后几天,二人继续合力攻击妖墙,空中的裂隙越来越大了。一晚,众人照旧围着火堆坐在一起,吃着烤沙羊。无面邪鬼突然问道:"皇甫少侠,你的大名在我们幽桓也可谓尽人皆知啊。"皇甫笑了笑,不以为然。无面邪鬼却继续说道:"不过,我还有一事不明白,在我们幽桓《降仙志》的记载中,早在三百多年前,你就曾经与我们的幽桓王秘密会面过了,可我看你的年纪不过二十出头,这是为何?"

    "三百年前?"方靖远摆了摆手,"别开玩笑了,这肯定是你们那个什么《降仙志》写错了呗。"无面邪鬼冷笑一声:"方大人知道《降仙志》?"方靖远只好摇了摇头。

    "在幽桓,我们崇拜的不是什么亘古、苍茫,而是降仙,"无面邪鬼挑了挑篝火,缓缓说道,"我们相信万物皆有灵,而天地万物的所产生的灵气是没有形体的,它们每隔一段时间,便会附身在某个凡人身上,赐予这个凡人长生和强大的法力,这个凡人就成为了降仙。《降仙志》,就是记载古往今来所有降仙的官方典籍。而在这本典籍中,皇甫云昭三百年前就被写进去了……"

    "也许吧,"皇甫云昭头也不抬地说道,"信其有则有,三百年前与幽桓王会面的也许是我,也许是某个重名的人,这不重要。"

    "还不重要?"小石头惊讶地说,"我要是能活几百岁,那得攒下多少银子啊!"皇甫云昭却叹了口气道:"活那么久也许并不是件好事,你问问无面邪鬼,他活了几百岁了,一辈子杀了那么多人,现在还能睡得着觉否?不过,幸好他是个幽桓人,他身边的人也都是幽桓人,也可以活几百岁。但如果是在中土,活了那么久,你所爱的人早就离你而去,留下你一个人孤单地……"皇甫云昭忽觉失言,便不再往下说了,留下几个人静静地沉思着。

    只是大家都没注意到,无面邪鬼的脸上飘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