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二十一章

    第七天,皇甫云昭和无面邪鬼终于合力打破了妖气组成的无形之墙,只听空中爆出一声巨响,灰色的妖气将众人掀翻在地,大家眼前均是一片昏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腥气,久久不散。

    皇甫云昭第一个站了起来,随后是方靖远和无面邪鬼,小石头最为狼狈,被妖气冲出老远,一头扎在一堆仙人掌里,疼得直叫唤。方靖远连忙过去拽他出来,众人齐心协力,准备杀入乌勒陀。

    谁知刚走了没几步,众人就大为惊骇,只见面前高大的乌勒陀城门里,散发出漫天的妖气,这妖气卷起狂风,飞沙走石不说,还伴有呜呜的吼声,仿佛一只巨兽在城里等着大家送上门来。

    皇甫云昭在风中对众人大喊:"大家别怕,掩住口鼻,尽量不要让妖气进入体内!"方靖远回道:"那我们还怎么呼吸!?"无面邪鬼也不答话,从怀中掏出一条方巾,裹住了口鼻,方靖远和小石头连忙也照做起来。

    进入乌勒陀,发现城中的风沙更大了,众人眼前一片灰暗,方向难辨,巨大的妖风撕扯着身体,越走越发现自己寸步难行。无面邪鬼大喊道:"这么走不是办法!我们连往哪边走都不知道,再下去会被妖气吞噬的!"皇甫云昭点了点头,突然发现不远处风沙中隐隐出现了一个神庙的轮廓,便向众人招手,带着大家躲入神庙之中。

    砰的一声关上庙门,妖风声消弭,四人这才长出一口气,方靖远和小石头一屁股坐了下来,大口喘着粗气,脱掉靴子往外倒着沙子。无面邪鬼则抽出宝剑,在昏暗的神庙里检查起来,众人这才发现,这神庙还不小,里外三间大殿不说,房高也有几十丈。大殿的正中,矗立着一座神像,皇甫云昭缓缓走了过去,抬头定睛观瞧。

    方靖远跟了过去,也抬头看着面前这个巨大的神像,只见它年久失修,已经有些轮廓难辨了,但仍能看出神像张牙舞爪,面目可怖。

    "这供奉的是什么神?"方靖远若有所思道,"不像亘古、苍茫啊,也不像我在漠北见过的任何一种神像。"

    皇甫云昭眉头紧皱:"不错,我也认不出来,这好像是……"无面邪鬼凑了过来,看了看高大诡异的神像,突然轻松地说了一句:"这你们都不认识?这不就是混沌邪神吗?"

    一句话犹如平地惊雷一般,方靖远被吓得猛然倒退好几步,险些坐在地上,皇甫云昭也一脸严峻,双手竟微微有些发颤。

    黑暗中,那神像仿佛愈发狰狞了。

    "混……混沌!"被小石头扶了起来的方靖远,声音仍有些扭曲,"这是邪神的神庙,我们不能呆在这里啊!听说这里会有混沌的虚无碑,谁碰上谁就会被邪神诅咒啊。"

    听到虚无碑三个字,皇甫云昭叹了一口气,他转过身来说道:"方大人不必担心,我暂时还没看到虚无碑的踪迹,这座神庙似乎早就被废弃了。""你怎么知道虚无碑的样子?"方靖远还是有些不大放心,"难道说你以前见过?"

    皇甫云昭点了点头:"不错,当年我在宁韶山,见过混沌神庙,也见过虚无碑。"方靖远听到这里才稍微放心下来,呼吸声也平缓了许多。但是,大家谁也没有注意,不远处的无面邪鬼正死死盯着皇甫云昭——就在他听到"宁韶山"三个字之后。与此同时在他的心中,皇甫云昭与他在几百年前的一个暗杀目标渐渐重合在了一起……

    "现在怎么办?"作为一个军士,方靖远对鬼神之事从来都是敬而远之,但对邪神混沌的名号还是知晓的。此时他一步一退,想要离那神像越远越好,仿佛那是一个散发着毒液的怪兽一般。

    皇甫云昭见他仍心存忌惮,也不多说什么,便对无面邪鬼说:"幽桓人,你看如何?乌勒陀被妖气所困,是否与这混沌邪神有关?"

    无面邪鬼有些心不在焉,但很快冷静了下来,答道:"很有可能,以我对中土的了解,混沌的神庙从来都建在深山老林中,毕竟你们的钦天监一直在围剿混沌教徒。即便是灵虚教这样公开的邪教,也都会选择一些隐秘之地活动,不可能像这样在城中明目张胆地修建如此巨大的神庙。"

    方靖远也凑了过来:"有一件事我一直不明白,你们说的那个什么灵虚教,和混沌邪教有什么关系么?这么多年我一直听人讲起灵虚教,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皇甫云昭点了点头:"他们就是很厉害,厉害到我都找不到他们……这么说吧,混沌邪教只是一个泛指,凡是崇拜邪神的团体都被称为混沌邪教,其实他们的组织很松散,也没有什么真正的领导人。所以混沌邪教看似人数很多,并且还到处修建混沌神庙,但其实还算无害——他们只是举行一些秘密仪式而已,很少害人。但灵虚教就不同了,这个宗教并不公开崇拜混沌,但却修炼邪术,甚至还渗透进了朝廷,这也是为什么朝廷容忍灵虚教的缘故。另外,他们的领袖自称灵虚子,据说是个法力高强的方士,邪术强大得很。不过据传说他已失踪很久了,但灵虚教的教徒却与日俱增,成为了一股不可忽视的势力。"

    "那这个神庙到底是混沌邪教修建的,还是灵虚教呢?"小石头过来问道。皇甫云昭赞许地看了他一眼:"问得好,但凡混沌邪教的神庙,一般都有施加了诅咒——或者说他们认为施加了诅咒的虚无碑。咱们所在的这个神庙,建制与一般混沌神庙完全不同,不但没有虚无碑,而且也没有对混沌的赞文,奇怪得很。如果真像小石头所怀疑的,是灵虚教修建的,那么包括乌勒陀的妖气在内的谜团就可以解释了。因为只有灵虚教,才有施展如此强大邪术的能力。"

    "灵虚教啊……"方靖远有些发呆,"就凭我们四个,其中三个不会法术,怎么驱除如此强大的邪术?"

    皇甫云昭坚毅地答道:"一定会有办法,一定会有的……"

    此后几天,四人被妖气困于混沌神庙中无法离开,不过皇甫云昭觉得这里其实正是乌勒陀的中心,困于此地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妖气一定与混沌神像脱不开干系。

    皇甫云昭画了几道符咒在神像四周,口中念念有词,四道符咒分别发出红、黄、蓝、白色之淡淡光芒,不多时,巨大的混沌神像竟微微颤动起来,大殿内本就充满了妖风的呜咽,此时便又多了隐隐的轰鸣。

    突然,四道符咒爆裂开来,顿时大殿内浓烟滚滚,皇甫云昭大惊:"果然!乌勒陀的妖气就是从这神像散发开来的!"方靖远捂着鼻子走过去问道:"皇甫少侠,你说这妖气是从神像散出去的,可是这神像现在很平静,并没有妖气啊。"无面邪鬼也点头附和。

    皇甫云昭摆了摆手;"妖气是从神像散出去的,现在早已经遍布乌勒陀了,这神像自然也就没有妖气环绕。但问题在于,这么一座泥塑的神像,上面也没有符咒或者符文,它是如何散发妖气的呢?"

    方靖远和无面邪鬼想了半天,也是一筹莫展,就在这时,一旁的小石头走了过来,拍着脑袋说道:"皇甫大哥,你还是先把符咒停了再想办法吧,照这么下去,神像非被你震倒了不可。砸到人不说,万一神像镇压着什么厉鬼,被你放出来可不得了。"

    没想到,小石头一句话点醒了梦中人,皇甫云昭恍然大悟:"对啊,小石头真有你的!我明白了,这神像本身没什么问题,但神像下面一定有什么东西,也许是密道!"

    "密道?"无面邪鬼怀疑着问道,"你怎么敢肯定神像下一定有密道?"皇甫云昭笑了笑,迟疑了一下回答道:"那是因为……很久以前,我就在某个神像后面发现了一条密道……我知道,这帮混沌邪教徒就喜欢这么做。"

    "哦?以前发现过神像后的密道?"无面邪鬼紧追不舍地问,"能告诉我在哪儿么?"

    皇甫云昭正在思考,便不加怀疑地顺口答道:"宁韶山南的一座古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