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二十二章

    皇甫云昭心事重重,他看着眼前高大的神像,脑海中浮现出种种可能。方靖远也有些发愁,于是问他:"少侠,你说这神像下有密道,可这神像高好几丈,我们怎么搬开它呢?"

    皇甫云昭道:"搬开它不难,我正在想搬开之后该当如何。""搬开之后?"方靖远说,"那自然是下密道抓混沌教徒啊。"皇甫云昭笑了笑:"如果我们推断的不错,这下面有灵虚教的秘密祭坛,你知道他们有多少机关和邪术法咒等着咱们么?"

    无面邪鬼揶揄着说:"有你花里胡哨的符咒,还有这位方大人的有勇无谋,我们怕什么?实在不行还有小石头的瞎猫碰死耗子呢……"方靖远瞪了他一眼,正欲发作,皇甫云昭却转过身来,坚定地对大家说:"就这么定了,我们下地道!"

    方靖远等人退后了几步,饶有兴致地看着皇甫云昭,想看看他如何搬开巨大的神像。小石头最为兴奋:"皇甫大哥,你要怎么搬开神像啊?""我要请阴兵。"皇甫云昭平淡的几个字,却让大家颇为惊骇。其中当属无面邪鬼的反应最为出乎意料,他过去就拉住了皇甫云昭:"不可!"

    方靖远一头雾水:"什么叫请阴兵?怎么不可?"无面邪鬼面沉似水地回答:"你们中原术士的请阴兵,就是把阴间的魂魄召唤回到阳间,让它们组成军队帮自己做事,这是邪术,违反天纲五常!"

    "请阴间……魂魄?"方靖远也被吓到了,他看着皇甫云昭,面露犹豫。皇甫云昭冷笑了一声:"什么邪术?你一个幽桓人竟然还怕魂魄?这只是一种法术,是正是邪要看我们拿来做什么。"

    说着,皇甫云昭开始施术,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一把小刀,割破了自己左手的掌心,鲜血顿时流了出来。小石头看得直揪心,不禁问道:"这个什么请阴兵,怎么还得割手心呢?"皇甫云昭捧着手说:"血液会加强法咒的力量,说白了,你请人家来帮你忙,总要拿出点诚意吧。"

    但见皇甫云昭围着神像绕起圈来,右手蘸血在空中划出符咒,口中默念着咒语。不多时,方靖远等人忽然觉得大殿开始震动起来,仿佛轻微的地动一般。定睛再看,神像周围竟然出现了蒙蒙的血色,仿佛一层红色薄雾。皇甫云昭越走越快,念咒之声也愈发响亮。无面邪鬼对此似乎颇为忌惮,不由得后退了好几步。方靖远则饶有兴致的观看,只见那层红色薄雾竟然开始显现出人形,并且数量越来越多,空气中弥漫着诡异的味道,仿佛有人打开了墓穴一般。

    皇甫云昭猛然停步,双手一挥,方靖远这才发现,红色薄雾构成的人形竟然围在神像周围,成了一个圈。那神像开始缓缓晃动起来,仿佛无形中有无数之手在抬着它一样。"这就是请阴兵啊……"方靖远佩服得五体投地,随后便眼见着神像被红色人形们抬到了空中,然后砰的一声重重放在了一边。

    神像基座上,赫然露出了一个漆黑的洞口。

    "果然如少侠所料,"方靖远看着漆黑的洞口,忧心忡忡地说,"我们确定要下去?苍茫保佑,谁知道下面有什么妖怪等着我们……" 话音未落,无面邪鬼竟抽剑跳了下去,方靖远感叹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啊。"于是也跟着跳了下去。

    众人跳下后,才发现此密道四壁十分光滑,竟然一点石头的痕迹都没有。

    小石头走在最后面,边走边问:"方大人,我有个问题不大明白,既然这个神庙是灵虚教修建的,那说明本地官府也是他们的人了,那为什么还要挖地道呢?"方靖远想了想答道:"问得好,这不是个好兆头,这说明他们在这密道里干的事极其可怕,是一件即便是被自己重金收买的官府,也不容的恶事。"

    众人在黑暗中摸索前行着,到了最后连呜咽的妖风声都听不到了,周围一片静谧。终于,在不知道走了多久之后,远处终于出现了一丝火光。

    走在最前面的皇甫云昭压低声音说道:"我们快到出口了……"

    那火光越来越大,不多时大家面前就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洞口,皇甫云昭扒住洞口边缘,探头往外看,不看不要紧,一看大为惊骇。原来,这密道通向的,是一个比乌勒陀神庙大殿还要大上几倍的地下洞穴,洞穴怪石嶙峋、高不可测,只能隐约看到灰色的洞穴顶部,远看去竟如乌云翻滚的天空一般。洞穴远处有着点点光源,不知是何物在发光,将整个洞穴照得影影绰绰。

    无面邪鬼走上前来,也探头往洞口外看了看,然后从怀中掏出一物,戴在了脸上。众人好奇观看,发现是一个复杂的黄铜机械,有两个横梁挂在耳上,正面则是两片半透明的水晶镜片,正好正对着双目,右眼镜片旁边又是一些黄铜机械。

    小石头好奇地问:"这又是什么宝贝?"无面邪鬼略带自豪地答道:"这叫做谷歌滤光镜。"

    方靖远捋直了舌头问:"谷歌……滤光镜是什么?"

    无面邪鬼看了看他,答道:"在我们幽桓,有一个奇怪的峡谷被称为蛎垣,这个峡谷有如刀砍斧凿般狭长,而且它没有底。"

    "没有底?"

    "正是,站在峡谷边上往下看,怎么也看不到底,只是一片漆黑。据传说,这个峡谷是幽桓第一位降仙与灵湖怪龙搏斗时留下的,当时这位降仙手持御天神剑,想要斩下怪龙之头,但怪龙却飞上天空,降仙一剑砍空,便在大地上留下了这么个深不见底的蛎垣峡谷。此后,只要有人对着这个深不见底的峡谷歌唱,就会听到峡谷深处传来的回声。"

    "这不是废话吗?"方靖远撇着个嘴,"你对着世上任何一个峡谷唱歌,都会有回音。"

    "不,"无面邪鬼一字一句地说,"这个峡谷返回来的回音,与你唱的不一样——不管你唱的是什么,峡谷深处响起的,永远都会是当年那条灵湖怪龙的嘶叫声,仿佛在千万年后,它还在嘲笑降仙那落空的一剑……我们幽桓人,管这回音,就叫做谷歌,意味峡谷的歌唱。"

    "那滤光镜又是什么?"小石头追问。

    无面邪鬼扶了扶脸上的机械:"滤光镜片由白翼山上特产的水晶制成,配合这些黄铜机械,便可以滤去黑暗,显露出眼前所有事物的本质。也就是说,我可以用它分辨这个洞穴内有没有人……"

    "你们幽桓人还真是可怕……"方靖远吞了吞口水,"我以为我们的钦天监最擅长制造这些奇怪物件,没想到……"

    "你们的钦天监?"无面邪鬼冷笑了一声,"他们早就被灵虚教渗透了,再说你们中土人以为这是奇技淫巧,你们的文化就知道修炼丹药,不值一提。"

    方靖远虽然心中不服,但也只好暗气暗憋,气得直喘粗气,皇甫云昭则不以为然的淡淡笑着。

    看了许久,无面邪鬼收起滤光镜说道:"我们可以下去了,这里面没人。"

    这时众人这才发现,密道出口距离洞穴底部还挺高。

    小石头嘟嘟囔囔着:"谁修的这密道,没脑子,出口这么高,连个梯子都没有。"方靖远在怀里掏了半天,嘴里得意地说着:"这回要看我的法宝了,你以为就你们鬼族有宝贝?你有宝贝你拿啊,看你有什么宝贝能让你下去不会被摔死!"无面邪鬼摇了摇头,他还真没有能让大家平安降落的法宝:"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宝贝。"

    方靖远一抖手:"大家上眼!宝贝在此!"无面邪鬼一看差点没气晕过去,原来方靖远手里拿着的,是一根粗大的长绳。"就这啊,这就是你们中土的宝贝啊?""没错,你用不用,不用自己跳下去啊,看你怀里那一堆零碎儿能救你么。"方靖远坏笑着,想要将绳子的一端固定下来,却发现身边的洞口附近没有任何可以固定之处。

    "交给我吧,你们先下去。"皇甫云昭接过绳子,缠在了自己的大臂上。

    方靖远问:"那最后你怎么下去?"

    皇甫云昭笑道:"你不是说我是仙侠么?我自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