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二十三章

    方靖远三人顺着绳子下来之后,一起抬头,都饶有兴致地看着皇甫云昭。

    但见十几丈高的洞口处,白衣少年皇甫云昭潇洒而立,他先是将手中的绳索抛下,然后左手握戟,右手掐诀。不多时,众人惊奇地发现,皇甫云昭竟缓缓腾空而起,再定睛一看,他周身被淡淡光晕所笼罩,那光晕仿佛一枚卵般将他包裹其中。皇甫云昭紧闭双目,右手不断变换手势,从半空降落了下来。

    "果然是仙侠啊,"方靖远好像佩服得五体投地,赶忙瞥了一眼无面邪鬼,"比鬼族的那些奇技淫巧强多了,哼。"

    皇甫云昭淡淡一笑,知道方靖远在揶揄无面邪鬼,所以也不答话,带着众人往前探路。大家都抽出了兵刃,四下警戒,虽然无面邪鬼说过这里没有别人,但面对漆黑的洞穴,始终无法做到完全放心——毕竟,没有人不代表没有怪物。

    走了几步,大家才发现洞穴里的光源,竟然是墙壁上的某种植物发出来的,这种植物发出青绿色的磷光,形状有如一柄长剑。就连皇甫云昭都无法认出它是何物,大家只得暗自庆幸有这样一种东西能照亮,否则漆黑中如何探索?

    走了许久,众人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加上疲累,只得坐下休息,小石头照例生起了一个小火堆。方靖远十分诧异地问大家:"你们说,这里到底是不是邪教或者灵虚教的秘密祭坛啊?咱们走了一路,怎么丝毫不见人工痕迹呢?就算是很久以前被遗弃了,也该有些痕迹留下才对,比如什么祭坛啊、废弃之物啊一类的。"

    无面邪鬼也点头附和:"以我多年的追踪经验,这里甚至从来都没有人来过。"皇甫云昭捏住手诀摇了摇头:"不过,我确实感应到了强大的灵力,不管怎样,困住乌勒陀的妖气就是从这个洞穴深处散发出去的,这不会错,如果没有人来过的话,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

    "你是想说这是某种妖怪的巢穴吧?"无面邪鬼说,"也不大可能,妖怪巢穴的话,怎么也得有巨大的脚印一类的,你看着这里哪有?"

    众人正在不解,忽然小石头伸手一指:"你们快看,那边好像有人!"

    众人大惊,连忙回头。

    只见漆黑的洞穴深处,晃过一丝红色的火光,要知道,洞穴墙壁上的那种不知名植物发出的是青绿色的磷光,这红色火光在洞中格外显眼,并且从左至右一晃而过,分明是有人举着火把。

    大家一跃而起,都看着皇甫云昭,仿佛在等待他的命令。皇甫云昭点了点头道:"我们悄悄跟过去,不要打草惊蛇。"

    说起追踪本领,无面邪鬼说自己是天下第一,还真少有人敢说第二。众人高抬脚轻落足跟在他后面,脚下发出的声音还是比他要大。

    洞穴里十分空旷,几乎没什么石笋石柱,好在青绿色的磷光照得不均匀,在地上留下了足够的阴影让大家躲避。不多时,那火光便越来越近了。

    众人屏住呼吸,定睛仔细观瞧,发现竟是一个少女。只见她约莫十七八岁,身上只着一层薄薄的纱衣,手里举着一个快要熄灭的火把,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方靖远连忙一路小跑过去,无面邪鬼想要阻拦已然不及,只能眼巴巴看着他暴露了自己。更让无面邪鬼哭笑不得的,是方靖远不但自己跑了过去,还回头冲他们招手喊道:"快过来啊,这有个姑娘!"

    皇甫云昭等人只得从阴影中走出来,跟着大呼小叫的方靖远凑了过去。无面邪鬼又从怀中掏出一物,乃是一闪闪发光的金蟾蜍,正欲炫耀,却发现大家都盯着那姑娘,对他手中的东西毫不关心,只得尴尬地哼了一声,将金蟾蜍凑过去。

    明晃晃的光芒照耀下,是姑娘一张惊恐的脸,只见她眉目清秀,一双杏眼饱含晶莹泪光。她被突然出现在黑暗中的众人惊吓,径直昏厥了过去,倒在了离她最近的方靖远怀中。

    方靖远三十出头,血气方刚,常年军旅生涯导致尚未娶亲,甚至就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姑娘突如其来地"投怀送抱"让他羞了个大红脸,差点像扔一块滚烫石头一样把人家姑娘扔出去。

    小石头差点笑出声来,他久在方靖远身边,深知他虽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但就是有一个毛病:见着女人就红脸。

    方靖远无助地看着大家,仿佛是在求援,而众人则坚定地、不假思索地都后退了一步,那意思好像是在说:谁叫你贸然冲上去的,现在自己收拾烂摊子吧。

    方靖远瞪了几人一眼,只得抱住那姑娘,轻声呼唤起来。不多时,姑娘娇喘一声,轻声问道:"你们……是谁……"

    方靖远忽然变得十分温柔,他虽然闹了个大红脸,但仍用他能压到的最低的声音回答:"姑娘别怕,我们是……官府的人,你现在安全了。"

    姑娘眼见他一身正气,于是嘤嘤哭了起来,她一头扎在方靖远的怀里,仿佛那里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一双小手紧紧抓住他的衣袖。

    "看来她确实是惊吓过度了。"小石忽然一脸严肃地点着头,"不然这世上哪会有女人愿意扎在方大人的怀里,他半年都不洗一次澡……"

    小石头又升起了火堆,众人席地而坐。

    那姑娘已经平静很多,她披着方靖远的外衣,虽然还有些瑟瑟发抖,但已经不再害怕,只是眼神仍旧有些迷离,只是死死盯着火堆。

    皇甫云昭想过去问话,看到一旁的方靖远那关切的眼神,笑了一声一努嘴,示意让方靖远开口。

    方靖远则毫不客气,挪挪屁股坐了过去:"姑娘啊,你是这乌勒陀镇的人?"姑娘默默点了点头。他有接着问:"姑娘别怕,我们是官府派来专门对付这妖气的,有我们在,你大可以放心。我乃是灵胡校尉方靖远。这位是我的侍从小石头,这两位……一个是皇甫云昭,那个鬼脸的是无名无姓的一幽桓竖子……"无面邪鬼听到这气得差点没背过气起,正欲发作,方靖远瞪了他一眼,意思是正事要紧,只得作罢,回到一旁暗气暗憋。

    皇甫云昭强忍住笑问道:"姑娘,乌勒陀的妖气是怎么散发出来的,从头和我们说说吧。"

    那姑娘长出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我姓库罗邪,名幽兰,乃是罗纥人,如今孤身一人住在乌勒陀。我的祖先很久以前为避与幽桓的战祸,举家迁到了这里,。原本以为能躲开幽桓人的侵扰,却不想乌勒陀也并不安宁……"

    "不安宁?"方靖远问道,"难道幽桓人跟了过来?"

    "那倒不是,幽桓人从不过龙墙的,"幽兰继续说道,"小女子所说的不安宁,指的是灵虚教。"

    一听到灵虚教的名字,众人皆面色沉重,低头不语,幽兰继续说道:"可能是由于乌勒陀地处偏远边塞吧,强盗、逃犯、邪教都喜欢在这里驻足。乌勒陀的县丞名叫张大宝,原本就是一个昏官,前几年,他的儿子得了怪疾,浑身血液大量凝固,几近死亡。张大宝遍请天下名医,也无法医治这种怪病,就在他一筹莫展之时,灵虚教的一位术士找上门来了。"

    "我猜,他能治好县丞儿子的病?"方靖远问道。

    "不错,"姑娘点了点头,"那术士不知用了什么旁门左道,很快便抑制住了县丞儿子的病,暂时控制住了血液凝固,只是每隔一段时间,就必须做法,否则还是会全身血液凝固而亡。由此一来,县丞张大宝便只能对灵虚教的那个术士言听计从,很快,乌勒陀变成了灵虚教的秘密祭坛所在。"

    皇甫云昭冷笑了一声说:"血液凝固?这分明是灵虚教的太阴邪术,县丞儿子根本不是得病,而是被灵虚教下了咒而已。他们下咒在先,跳出来医治在后,为的就是控制县丞,达到他们占领乌勒陀的目的。至于这背后,肯定有什么大阴谋……"

    "是啊,"幽兰姑娘点头称是"不多久,镇中就修建了巨大的神庙,我们也不清楚他们供奉的是谁,只是觉得和我们以前见过的任何一尊神像都不一样。好在除了修建这座神庙,他们也没做什么别的。开始还有一些穿紫袍的灵虚教徒在镇中走来走去的,可是自从修建了神庙后,这些人就都进入神庙,街上很难见到他们了。

    如此相安无事了很多年,前几日一天正午,天空忽然黑云密布,遮天蔽日,大地开始颤动起来。我们以为是地震,便都跑上了街,发现神庙大门竟然少见的敞开着,那些紫袍人拼命往外跑,嘴里还大喊着什么'找到它了'、'它醒过来了'一类的话。我们不明所以,刚向前去一探究竟,却见神庙大门里一股灰色妖气喷涌而出,瞬间吞噬了那些紫袍人。飞沙走石中,我隐约看到,那些人被妖气吞噬后,极其痛苦地抓挠自己的面部,浑身血肉像被抽干了一般,然后就变成干尸后死掉了。于是我拼命地往城外跑,却发现城门紧闭,县丞张大宝疯了一般站在城墙上,高喊着什么'死也不能让它跑出去'什么的。一时间天昏地暗,我只能往回跑,想去家中躲避。但是很快妖气便笼罩了大部分地方,我把心一横,拿了些应用之物,想要冲出去。但一出门却发现了一件怪事……"

    "什么怪事?"众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幽兰抬头看了看大家,犹豫了一下说道:"那妖气竟然,竟然避着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