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二十四章

    "什么怪事?"众人异口同声地问道。幽兰抬头看了看大家,犹豫了一下说道:"那妖气竟然,竟然避着我走……"

    众人一听无比诧异,纷纷看向皇甫云昭,仿佛这次只有他才知道缘由了。皇甫云昭想了想,问姑娘说:"你说妖气避着你走,是指妖气不近你的身?"幽兰点了点头。

    皇甫云昭又问:"是从一开始就避着你,还是?"幽兰想了想回答:"刚开始时似乎不是,好几次妖气都要追上我了,幸亏我跑得快,这才没追上。现在想起来,好像是在我回家拿了东西之后,妖气才躲着我走的……"

    皇甫云昭似乎明白了些什么,问道:"姑娘从家里拿了什么东西?这些东西能否给我看看?"幽兰叹了口气:"拿了些祖传之物,有家谱、一些玉器和一把刀。"皇甫云昭说:"玉器?难道其中有可以驱妖的法器不成?能否给小生一看?"幽兰摇了摇头:"唉,我拿了东西出门,发现妖气避着我走,便胆子大了一些,想要进这神庙看个究竟。结果一进门,发现神庙内有些不对劲,一般来说,庙里的神像都在大殿正中,可是这里的神像却在一边。我正纳闷,却发现那神像基座之上,有一黑洞洞的密道口,这才明白,他们这群紫袍人原来一直在神像下挖隧道。我刚想过去看看,却发现几个紫袍人在后面的石柱上摆弄一个火把,我想那也许就是移动神像的机关了吧,却不料被他们抓住。他们正想逃走,抓到我之后,似乎是为了灭口,一把将我推进密道,然后开动机关,把神像挪回原位,封死了洞口。我只好往前走,发现地上有火把,便捡了起来往洞穴深处走,直到被你们发现……至于我的东西,紫袍人抓住我的时候,就已经被他们抢走了……"

    "唉,可惜,"皇甫云昭摇了摇头,"东西要是在就好了,要真是有驱妖的玉器,正好可以加强我的天罡五行法咒。东西虽不在了,但能否请姑娘具体说说都是些什么?"

    幽兰想了想回道:"嗯,除了家谱和刀,其余都是一些祖传宝物。我记得有一颗南海的夜明珠,一对儿青阳玉镯,一尊白玉神像。"皇甫云昭又问:"青阳玉与灵力绝缘,很难附着法力。夜明珠性寒,即便有灵力也不能用来驱妖。看来那尊白玉神像最有可能,敢问姑娘,是哪位神祇的神像?"

    幽兰回答:"小女子也不大清楚,似乎是我们罗纥人崇拜的蓝狼伽勒古斯……"无面邪鬼此时却哼了一声,冷笑道:"那肯定就不是它了,罗纥人的伽勒古斯就是个笑话,说它能驱妖,我才不信!"

    方靖远狠狠瞪了他一眼:"姑娘别理他,鬼族就这个德行,除了他们的降仙,什么神都是假的。"

    皇甫云昭摇了摇头:"无面邪鬼虽然言语逼人,但说的倒是不错,蓝狼伽勒古斯是罗纥人崇拜的灵体,最早是一个统御百鬼的邪神,后来被罗纥人奉为守护神,这才慢慢变成了善神。即便如此,伽勒古斯仍旧被认为是百鬼之王,所到之处百鬼上前朝拜,蓝狼则驱使鬼怪,帮助世人。所以这尊神像若是有灵,按理说不但不会驱散妖气,反而会吸引妖气才对……"

    幽兰点了点头:"看来是这样,那如此一来,到底是什么让妖气避我而行呢?"皇甫云昭仔细想了想,突然灵机一动:"对了,是你的那把刀!"

    大家如梦初醒,尤其是幽兰:"对啊,我家祖传的宝刀,也算是一件宝物啊。那把刀叫做'青鸾',乃是库罗邪家族辈辈相传下来的。"皇甫云昭听后扼腕叹息:"可惜可惜,能驱魔的宝刀,竟然落入灵虚教手里……"

    众人正欲再问,突然从洞穴深处传来一声怒吼,大地又开始颤动起来,半空中同时落下大量的碎石。方靖远一下子蹦起来,不由分说抓起幽兰的手,其他人刚想笑,却发现大地震动得越来越厉害了,几乎站不稳。

    无面邪鬼在轰鸣声中大喊道:"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个洞穴不是灵虚教徒挖的,而是……"他的声音瞬间被淹没在巨大的怒吼声中,黑暗的洞穴深处似乎有一只巨兽在向他们迫近!

    众人连忙往回跑,皇甫云昭也大喊着:"我也知道了,这根本不是灵虚教挖的洞穴!而是某个巨大妖兽的巢!"

    方靖远左手拉着幽兰,右手拉着已经吓得魂飞魄散的小石头拼命向回跑。猛一回头,却发现洞穴深处有灰色的妖气弥漫,似乎要喷涌而出。皇甫云昭也发现了妖气,大喊道:"原来那妖气是妖兽喷出来的,这下我的五行大法也不管用了,咱们还是先离开乌勒陀再作计较!"

    说起来容易,五个人在剧烈的震动中不辨方向,跑来跑去也找不到密道口,空中的碎石不断落下,众人好几次跌倒在地。

    就在大家快要绝望的时候,小石头猛然一指不远处的上方叫道:"快看!密道口!"众人抬头观瞧,果然是来时的密道口,顿时大喜,加快了步伐。不过就在此时,黑暗中突然杀出了三个人。

    在青绿色的磷光闪烁下,此三人手持利刃,从斜刺里杀出,直奔众人。大家定睛一看,见这三人身着紫色长袍,头戴金冠,正是灵虚教教徒,这才知道,这巢穴里还有未来得及逃出的灵虚教徒。

    方靖远将库罗邪幽兰挡在身后,抽出长刀与他们战在一处,皇甫云昭和无面邪鬼也加入战团,一时间洞穴中的轰鸣声、兵刃相撞的铿锵声交织在了一起。虽然众人都是武艺超群,但一时因为黑暗和地震,而是心急如焚,竟然与那三个灵虚教徒不分胜负。方靖远虽然杀得性起,但看到洞穴深处即将喷涌而出的灰色妖气,还是不由得恐惧起来,他叫喊着,让大家不要恋战,且战且退,但无奈那三个紫袍人如冤魂缠腿般,甩也甩不掉。

    洞穴中的轰鸣声越来越近了,皇甫云昭心道不好,难道今天就要命丧于此了么?却发现无面邪鬼横宝剑挡在了众人身前,他以一敌三,力战紫袍人,同时冲着皇甫云昭喊道:"你们快跑,我来断后!"

    碎石落下,大地仿佛要裂开一般,方靖远、皇甫云昭带着幽兰、小石头只好往回跑。方靖远冲着无面邪鬼大喊:"无面老兄!你快跟上来啊,我还没和你吵完呐!"皇甫云昭也边跑边转头冲幽桓人喊道:"我们等你一起走,不要恋战!"

    无面邪鬼边打边回头看了一眼皇甫云昭,那眼神径直穿过了黑暗,直照皇甫云昭的内心。皇甫云昭突然不再叫他了,他感觉到,无面邪鬼不会跟上来了。

    无面邪鬼手持赤鸢宝剑与三个紫袍人厮杀,并用最后的力气冲着正在施法腾空的皇甫云昭喊了一句话:"皇甫云昭!几百年前是我杀了林莺莺!这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今天!我把命还给你啦……"

    众人被皇甫云昭的法术拖上密道,只听身后洞穴中轰隆一声巨响,黑暗中无边的妖气喷涌而出,淹没了无面邪鬼、三个紫袍人以及整个洞穴。

    皇甫云昭呆呆地愣在那里,方靖远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连拉带拽顺着密道跑出了神殿。幽兰一指大殿后面石柱上的火把,示意那就是机关所在,方靖远冲过去拼命拉动机关,将神像挪回原位,终于挡住了汹涌而来的无边妖气……

    惊魂未定的四人在神殿里弯腰喘着粗气,身后神像下仍在不断传来轰鸣的响声,整个神庙也在微微颤抖着。

    方靖远满头是汗,仍在死死拉住幽兰的手,幽兰满脸羞红,却仍由他抓着自己。小石头擦着汗,回头却发现皇甫云昭呆立在那里,问道:"皇甫大哥你怎么了?幽桓人说是他杀了林莺莺是怎么回事?"方靖远也渐渐冷静下来了,也跟着问道:"对啊,林莺莺是谁?"

    只见皇甫云昭缓缓转过头来,一字一句地说道:"林莺莺……是我的妻子……"

    晃动的大殿突然静了下来,天地间一片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