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二十五章

    说来也奇怪,神庙里地神像一归位,笼罩乌勒陀的灰色妖气竟渐渐散去了。用皇甫云昭的话说,这神像应该也被附上了灵力,只是上次没来得及回复原位,这才让妖气弥漫了整个镇子。

    众人默默不语地站在乌勒陀外的小丘上,前几日生火留下的残柴仍暖,但故人却不在了。小石头在火堆附近搭了一个小小的坟冢,上插一块木板,木板上空空如也。

    方靖远低着头,他原本对幽桓人毫无好感,但不知为何此时心中却有如五味杂陈:"无面老兄啊,你我虽是仇敌,但我怎么也没想到,你竟走得如此壮烈。你不但违抗君令没有杀我,反而还救了我。只是……你的耶卿凌还在等着你啊……"

    小石头偷偷擦了擦眼泪,转身问皇甫云昭:"皇甫大哥,无面邪鬼真的杀了你的妻子林莺莺吗?"

    皇甫云昭叹了口气,缓缓说道:"没有……唉,真是造物弄人啊……"

    天边沉雷滚滚,不多时,大雨倾盆,将无面邪鬼的坟冢浇了个透。

    当天晚上,众人仍在老地方生了一堆火,席地而坐。

    幽兰靠在方靖远身上昏昏欲睡,她的身体还没有恢复,而方靖远则又将自己的外衣披在了她的身上。小石头拨弄着火堆,只是生火容易,却没人从沙漠中打沙羊回来了。

    皇甫云昭看了看大家,知道大家心里还有疑问,便开始讲述起来:"那是很久以前了,有一位青凤山的女术士,名叫林莺莺。她自幼学习幻术,习得一身占卜之法。一日,她预示出了一个可怕的景象——中土大地开裂,妖物横生。她认定此乃幽桓所为,便潜入幽桓,用法术……做了一些恶事。"

    "听起来和我们方大人干的事差不多啊,"小石头点着头说,换来方靖远回瞪了他一眼,皇甫云昭则继续说了下去。

    "于是,幽桓王派遣他们最顶尖的杀手,也就是无面邪鬼一路追杀她,却两次三番被林莺莺用幻术躲了过去。最后,她还是被无面邪鬼打伤,逃到了宁韶山的一座古刹。恰逢我上山采药,于是我便救了她……"

    "上山采药?"方靖远满脸狐疑,"难道说那时你是?"

    "不错,我那时就是一个郎中……"皇甫云昭笑答,"我们躲在古刹里,无面邪鬼却追到了宁韶山,他惧怕莺莺的幻术,于是放了一把大火。我和莺莺原本以为这下必定命丧火海了,却不料古刹神像倒塌,露出了一条密道……"

    "原来如此!"小石头恍然大悟,"我说前几天,皇甫大哥你说灵虚教教徒喜欢挖密道呢……"

    "正是,"皇甫云昭继续说道,"我们顺着密道逃到了后山,而无面邪鬼则被我们蒙蔽,就此离去了。经过此难,我和莺莺心生情愫,就结为了夫妻……"

    方靖远突然问道:"那……我问句不该问的,刚才你为什么不告诉无面邪鬼真相呢?哪怕喊一句'林莺莺不是你杀的'也行啊,总比让他不明真相地死去的好吧……"

    皇甫云昭叹了口气:"其实不然啊方大人,'杀死'莺莺是他这辈子最为愧疚的一件事。但是,在最后一刻,他认为自己用生命偿还了这份愧疚,这难道不好么?毕竟,他最终得以释怀了……如果是我告诉他真相,那么他觉得自己白白痛苦了一生,而自己的牺牲什么也没有偿还,这岂不是更糟?只是,他竟然能在和我相处的这么短短几天里,就推断出我是林莺莺的丈夫,真是令人肃然起敬啊。"

    "唉,你说的也对,"方靖远摇了摇头,"只是,一代枭雄就这么……真是可惜了。"小石头也嘬着牙花子:"可惜可惜,他那把剑真是不错,就这么丢在妖怪洞里了。"

    方靖远咬牙说道:"也罢,我去走一遭吧。"小石头不解:"您要去哪儿?"

    皇甫云昭笑着看了看方靖远,明白他的心思:"是要去找耶卿凌吧?"方靖远点头:"不错,我们分头行动,你去海边救小翎,我再去趟幽桓,看看能否找到这个叫耶卿凌的姑娘,然后想办法治好她的病。"

    次日清晨,大家却决定兵分四路。

    皇甫云昭按计划前往海边迎鳌村,找那老者,将小翎的元神解脱出来,看看看能否再给她一个肉身;小石头回帝都,前往钦天监和大司马处,为皇甫云昭和方靖远复命;方靖远则执意只身前往幽桓,在毫无线索的情况下寻找无面邪鬼的恋人耶卿凌;库罗邪幽兰则打算告别众人,继续追寻灵虚教的下落,她想拿回祖传的青鸾方刀。

    方靖远依依不舍,他想要幽兰留在自己的身边,但却说不出口,因为他深知,幽桓腹地并非常人所能去的,她一个姑娘陪自己孤军深入确实有危险,也只好与她相约,一旦二人完成各自任务,定要回到乌勒陀相聚。

    皇甫云昭抚摸着碧凰战戟,低头不语,在他的心中,这几个人里似乎只有自己的目标还没有完成——无面邪鬼最终得到了内心的平静,方靖远完成了任务还得到了爱,只有自己,几百年来也没能查清附在体内的黑气到底是什么,自己永生不死的原因到底为何。而林莺莺,则与自己分别六百余年了……

    看着众人远去的背影,皇甫云昭坚毅地拔出插在地上的战戟,独自往东而行,甚至有些迫不及待。因为他至今仍清晰地记得,方靖远告诉他的关于五百年前玄霓现世的故事里,也有着关于黑气的传说……

    四个月后,怀揣方靖远给他的地图,皇甫云昭来到了瀛海边的迎鳌村。

    灰色的天空下,破败的村庄里正如方靖远形容的那样,一片死寂。皇甫云昭摇了摇头,思绪又回到了宁韶山南后的峡谷——六百年前,他面对林莺莺的孤坟时,四周就是这样的一片死寂。几百年了,他按照那个老者的指引追寻灵虚教,却一无所获,如今在这里,自己能找到长久以来追寻的真相吗?

    皇甫云昭四下看了看,左手持戟,右手掐指,任凭自己的灵力汹涌而出,蔓延开来,不多久就感应到了村中的另一个灵力源头。

    皇甫云昭寻着源头找了过去,很快便来到了一间老房子前,他正要敲门,门却自己打开了,一个满脸皱纹的老者在里面张望着问道:"您找谁?"

    皇甫云昭笑了笑:"出来吧,小翎……"

    迎鳌村外,海边。

    千万年不变的,是瀛海的惊涛骇浪,但这却是多年之后,小翎再一次以少女的形态站在海边,她任凭海风吹拂,泪流满面,她多么想大喊一声啊,也许这样就可以唤回自己的玄霓姐姐了。

    皇甫云昭正在不远处打坐冥想,他施展灵力将小翎元神从老者身体中吸出,又重塑了她的肉身,这都极大地耗尽了他的灵力和体力,此时的皇甫云昭动弹不得,必须要冥想一个时辰才可以。

    小翎擦了擦眼泪,转身看着已经身亡的老人,叹了口气,开始默默地在一旁挖起坟冢来,她必须要让自己的恩人入土为安才行。

    一个时辰很快过去,皇甫云昭缓缓睁开了眼,他看到小翎正在自己的身边陪着自己,开口问道:"小翎,你还好吧?"

    小翎点了点头:"多谢恩公,我又恢复真身了……其实这也不是我的真身,你应该知道吧,我原本只是……"皇甫云昭点了点头接过了话:"我知道,你本是一只焚煌鸟。咱们长话短说吧,我叫皇甫云昭,也是修行之人,受方靖远所托,前来搭救于你。按理说呢,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应该离去了,不过……不过我还有一件私事,要求你帮忙。"

    "恩公说哪里话,"小翎连忙答道,"小翎唯一的亲人已经离我而去,我孤零零困在迎鳌村已经很久了,要不是恩公……恩公有什么事请说吧。"

    皇甫云昭叹了口气:"唉,我要找你口中的玄霓姐姐呢。"

    小翎听到此话,低下了头:"恩公有所不知,小翎要是能找到姐姐,早就去找了,还能被困于此那么多年?我对她的爱,以及对她的恨,变成了一股怨气,困住了我,我不但无法离开,甚至也感应不到玄霓姐姐了……"

    皇甫云昭却很轻松地冲她笑了笑,不以为然地说道:"怨气?妖气我都能驱散,怨气还能难住我?这并不是难事,只是……我将你解放出来后,你愿意陪我一道去寻找玄霓吗?"

    小翎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她此时已无须多言,只是不断地、坚定地点着头,仿佛玄霓姐姐就在某个地方,在一直等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