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二十六章

    皇甫云昭看着小翎那双天真无邪的眼睛,心中感叹她虽是一只焚煌鸟,却也如此痴情,甚至化作了怨气。

    小翎支吾着问皇甫云昭:"恩公……你真的能化解我的怨气吗?"皇甫云昭迟疑着点了点头:"这道法术本身其实并不难,难的是……"小翎又问:"是什么?"

    皇甫云昭叹了口气:"难的是施术者和受术者,也就是你我,必须要心境相同,法术方能将心中最深处的执著化解。"小翎坚定地点了点头:"我没问题啊,我会做到敞开心境的。"皇甫云昭苦笑着:"我知道你行,我想说的是……这部分对我来说很难。因为,我心中的执著不比你轻……"

    小翎却道:"恩公若能与我一起放下执著,这岂不更好?"皇甫云昭闭上双眼轻轻地说:"执著化作怨气不是好事,但……但心中全无执著,难道就是好事?我的爱人已经逝去,她在这世间留下的唯一痕迹,便是我心中的那道伤疤。我不怕痛,只怕无处可痛;我不怕怨,只怕无法依恋……"

    三天后,皇甫云昭最终下定了决心。

    布下法阵的地点,就在迎鳌村的海边,那个当初玄霓离开小翎的地方。皇甫云昭让小翎站在法阵中央,自己开始缓缓围着她绕行起来,碧凰战戟插在不远处的地上,他右手掐诀,口中念动咒语。

    这原本是一个化解怨气的普通法咒,但小翎本是一只焚煌鸟,又被上古神兽玄霓用灵力化作人形,怨气又格外的大,所以皇甫云昭不得已只得加强了法咒的强度。

    不多时,一股看不见的能量环绕在整个法阵周围,空气中似乎有着不易察觉的异动,细小的石子甚至缓缓升上了半空。

    再往后,地面开始颤动起来,空气中也传出阵阵怪响——法咒的力量快要达到顶峰了。皇甫云昭咬紧牙关,大步跳进了法阵之中,他与小翎对面而立,紧闭双眼,任凭法术的力量在二人身体中穿行。

    突然,空中爆出一声巨响,有如天破,然后瞬间一切都安静了下来,二人同时跌倒在地,大汗淋漓。皇甫云昭知道,法术成功了。

    小翎十分虚弱,但仍追问道:"恩公……我们成功了?"

    皇甫云昭点了点头,坐了起来:"就算成功了吧……我改良了法术,只是去除了你的怨恨,你对玄霓的爱仍在,我无法去除爱,我的法术做不到这一点。再说,我还需要你对玄霓的依恋找到她呢,所以放心吧。"

    小翎长出了一口气,继续问道:"那恩公您呢?"

    皇甫云昭看了她一眼,低头不语:"我本就没有怨,有的只是无尽的思念,这思念久了,也便有害了。所以我去除了它,现在我心中,剩下的只有爱了。"

    小翎高兴得笑了:"这么说恩公也从执著中解脱出来了?我懂了,怨恨是执著,过度长久的思念也是执著。"

    皇甫云昭只是点着头,眼角似乎有晶莹的东西闪过。

    当晚,夜空中斗转星移。

    二人不知在沙滩上休息了多久,身体虽疲乏,但心中都轻松了许多。皇甫云昭问小翎:"我一直不明白,你对玄霓的感情,称得上是爱么?"

    小翎害羞地笑了笑:"我也不知道呢,恩公一定是在奇怪,我们都是女人,如何谈得上爱吧?"皇甫云昭笑了笑,不置可否。

    小翎想了想:"怎么说呢,我和玄霓姐姐都不是凡人,她乃是上古神兽,而我呢,则是一只小小的焚煌鸟。玄霓姐姐给了我人形,对我来说,她既是母亲,又是我唯一的伴侣。这样一说,我爱上她,就不那么奇怪了吧。"

    皇甫云昭问道:"你觉得不奇怪?对于凡人来说,男女之爱是个很神秘的东西,不只是为了传宗接代,更是上天赐予凡人的独特礼物,它虽然难以用语言去形容,但最起码,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差别,才是滋生爱的源泉。"

    小翎低头想了想:"你说的这些我不大懂,我只是觉得,我们确实都是女人,甚至我们都生有翅膀、但我对她的那种感觉,却无法否认,我不知道该去怪谁给了我这种感觉,但爱,总不会错吧。"

    皇甫云昭若有所思道:"爱,不会错……也许吧。"

    第二天一清早,皇甫云昭刚刚醒来,就发现小翎不见了。

    寻至海边,发现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浪涛翻滚的岸边发呆,于是问道:"你怎么了?"小翎转过身来,脸上浮现出带有哀伤的喜悦:"我终于感应到玄霓姐姐在哪儿了,这感觉已经消失得太久,我好高兴。"

    皇甫云昭也替她开心:"那便好,我们现在可以去找玄霓了吧?"

    "嗯!"小翎开心地点头道,"我等不及了呢,对了,我还没问呢,恩公找玄霓姐姐是什么事请啊?"

    皇甫云昭答道:"一句两句话也说不清楚,这么说吧,我并非凡人。"小翎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啊?我一直以为你是钦天监的方士,毕竟皇甫大哥是方大人派来的,没想到……那恩公是?"皇甫云昭笑了笑:"我和你们不一样,我不是什么神仙,也并非神兽所化。我原本只是一个郎中而已,妻子得病无药可治,我便上了光华山为她采药,没想到却被一股黑气附体,于是活了几百岁,还有了强大的灵力……"

    "黑气附体?"小翎突然想到了什么,"恩公是说,像一团黑气一样形状的邪灵?那岂不是和我的玄霓姐姐一样……"

    皇甫云昭紧缩眉头看着她:"是啊,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要找她了吧?我们两人合力,也许可以解开邪灵之谜。"

    小翎点了点头:"嗯,小翎明白啦。不过也真是造化,恩公原本只是一个凡人,竟如此轻易地获得了长生和强大的灵力。刚才看恩公施术,那道行可是远超一般修行之人呀。"

    皇甫云昭摇了摇头:"长生又如何?法力又有何用?我被附体后,失去意识几十年,醒来后我的妻子……就剩下孤坟一座了。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等着我,孤零零地活在这世上,最后连真相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含恨而终……而我醒来后,发现自己轻易就拥有了能够治愈她的力量,却只能面对她的那座孤坟和里面的累累白骨……你还觉得这是造化吗?如果是,那也是造化弄人而已……"

    小翎的脸上划过一道泪痕:"皇甫大哥……我这才明白,长生不老什么的,都不如和心爱的人厮守幸福,哪怕只有一瞬,那光辉也要胜过永恒。"

    皇甫云昭微笑了:"小翎你终于长大了,我这辈子没什么希望了,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再活多久,又是五百年?我活的越久,我的痛越久。而你还不同,你的玄霓姐姐就在远方等着你。而我,只希望找到她后,能想个办法终结我的一生,要是能逼出那邪灵,我亲手杀了他,那就是赚得了……"

    皇甫云昭和小翎收拾好应用之物,准备出发寻找玄霓了。

    皇甫云昭最后问她:"小翎,你还打算回瀛海的翡翠宫去看看么?"小翎摇头:"不了,那里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伤心和无尽的空洞,早已不是小翎的家了。对于我来说,玄霓姐姐在哪儿,家就在哪儿。"

    皇甫云昭点了点头,从地上抽出碧凰战戟,与小翎准备上路了,但就在他一转身的时候,他手中的战戟滑落在地,发出了清脆的响声。皇甫云昭张大了嘴巴,看着眼前那一幅令他无法置信的景象。

    在他的面前,林莺莺正站在那里,冲着他微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