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二十七章

    皇甫云昭怎么也不能相信眼前的情景,他朝思暮想的亡妻林莺莺,竟然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她的面容依旧是那样的美丽,就和六百多年前他离开宁韶山时一模一样。

    "莺……莺莺!"皇甫云昭不知该说什么好,他无法相信自己的双眼,"你还活着?我是你的云昭啊!我对不起你,我答应一定回去的……莺莺,你能听到我吗?"

    林莺莺却只是冲皇甫云昭微笑着,并不答话,皇甫云昭再也忍不住了,他泪流满面,想要冲上去抱住自己的恋人。

    小翎一把拉住了他:"恩公且慢,有些不对劲。"皇甫云昭无法控制自己,想要一把挣脱小翎——几百年后,他再也不想让任何事或任何人阻止自己回到莺莺身边。

    可是小翎却死死抓住他的衣袖不松手,她低沉着声音对皇甫说:"恩公,你冷静一下,我看她不像是活人,倒像是鬼魂呀……"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皇甫云昭停了下来,他这才仔细看了看眼前的林莺莺。是的,她是自己的莺莺不错,但再看下去,确实更像是一道影子,一道灵魂投射出来的幽魂之影。

    皇甫云昭叹了口气:"唉,你果真还是不在人世了啊,莺莺,我也是糊涂,六百余年了,你怎么可能还活着。我明白了,这是你的幽魂来找我了啊……"

    小翎不解地问道:"皇甫大哥,鬼魂怎么可能白天出没呢?"皇甫云昭摇了摇头:"小翎你有所不知,这不是鬼魂,而是幽魂。鬼魂乃是脱离肉体之灵魂,所以只能夜晚出没,而幽魂……更像是人死后留下的怨念,因为并非人之灵魂,所以白天也可以见到。"

    小翎点了点头:"可是,如果这是幽魂,那为什么直到现在你才见到?"皇甫云昭看着眼前的林莺莺,叹了口气:"应该是因为昨天的法术,我施法释放了你的怨念,同时也释放了我的。其实……我想莺莺的幽魂一直都在跟着我,只是我的怨念太深,把自己圈在里面,莺莺的幽魂无法接近,所以我也就看不见她。"

    "那现在呢?"小翎问道,"既然这不是鬼魂而是幽魂,那我们怎么和她交流呢?"

    皇甫云昭答道:"与和鬼魂交流的方法一样,我相信莺莺的灵魂已经安息了,但这股怨念仍是她本人的,所以,我还是可以和她说话,只是……""只是什么?"

    "只是幽魂只是怨念,或者说是一种执著,比如对某个人的思念等等,所以迟早有一天,会最终消散……"皇甫云昭的泪水又溢了出来,"到那时,我就会再一次并彻底地,失去她……"

    莺莺的幽魂还在对皇甫云昭微笑着,然后开口说道:"我的云昭,我终于再见到你了……"

    小翎静静地走开了,她不想打扰两个天人永隔几百年的恋人,就算海风不把他们的谈话声传过来,她也知道,他们找到彼此了。

    不知过了多久,小翎正在昏昏欲睡,却听到了皇甫云昭的脚步声,她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看到他想自己走来。

    "恩公,你还好吧?"

    "我还好,"皇甫云昭眉头紧锁,"不过事情有了一些变化。"小翎有些不解:"哦?什么变化?还有,莺莺姐姐呢?"

    皇甫云昭回头看了看空旷的沙滩,答道:"莺莺她……她不能现身太久,她的时间不多了,每现身一次距离消散就更近一步。不过她带来了重要的消息,你知道,莺莺对我的思念太深,导致她去世后,怨气不散,形成幽魂。而由于我的怨念也太深,形成了屏障,她寻我不见,所以便在四处游荡。这反而让她看到了一些事情,一些不好的事情……"

    "不好的……事情?"小翎问道,"那是什么?"

    "一场大劫。"皇甫云昭平静地说,"一场足以毁掉万物苍生的劫数,就要开始了。"

    乌云不知何时聚拢起来,突然一道惊雷响起,海面上波浪翻滚,暴风雨要来了。

    "劫数?"小翎被皇甫云昭拉着,两人快速奔跑着,身后就是狂风席卷而起的海啸。

    皇甫云昭在风中大喊:"具体我也不清楚,莺莺也是略知一二,我们必须……"话音未落,但见滔天巨浪席卷而来,像一只怪兽张着血盆大口,想要吞噬一切。二人大步流星,不敢回头,只听得身后巨大的声响,那是海浪的狂啸和房屋的倒塌声——海啸将整个迎鳌村席卷而去!

    皇甫云昭拉着小翎跑上高地,回头一看,不禁大为惊骇,他们的面前哪里还有什么迎鳌村,只剩下波涛汹涌的海平面了。

    "皇……皇甫大哥!"小翎的声音颤抖着,"村,村子呢?"

    皇甫云昭一言不发,他死死拽住小翎的手不松开,在他心中,似乎劫数之轮已经开始转动了。

    "皇甫大哥,你刚才说我们必须干什么?""莺莺告诉我,要想终止劫数,我们必须找到玄霓……"

    听闻此话,小翎惊讶不已:"玄霓姐姐?""正是,这也算是殊途同归了。"皇甫云昭坚毅地看着远方,仿佛一切的答案就在那里,等待着自己去发现,"我们这就出发吧!"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离州,冥泉古墓。

    这是一片死亡之地,方圆数百里内杳无人烟,有的只有阴暗的天空和浓重的血腥味。这就是冥泉古墓,一座原本叫做明泉城,但现在只剩死亡的墓穴之城。

    传说万年之前,这里还是一座城市,由于地处交通要道,所以车水马龙,热闹非凡。但在某个夜晚,死亡突然降临,一夜之间,几万人毫无缘由地死在了睡梦中。更为可怕的,是整个城市似乎被腐蚀掉了:城墙、客栈、民居、兵营都生锈了一般,墙壁发黑,甚至滴着血。

    一年多以后,钦天监才敢派方士前去调查,但毫无结果,有一种说法,认为是亘古与混沌在战斗时,砍伤了混沌,使得邪神的一滴血溅落于此,将此地化作了一片死亡之地。但真相到底是什么,谁也不知道,只知道从此之后,再也没人敢涉足于此。

    如今,千百年来第一次有人进入了这座墓穴之城,并且还是两个人,其中一人一身布衣打扮,手持一种奇怪的兵刃,乃是一根巨大的鱼叉。在他的身后站立一女郎,身材高挑,相貌妩媚,身着胭脂色长裙,腰间别一根黑色长鞭。不过最令人惊奇的,是那女郎的背后,生有一双巨大的翅膀。只见她轻耸肩膀,那双翅缓缓收了起来,而后竟没入女郎白皙的后背不见。

    "你确定我们没找错地方?"女郎秀眉紧锁,问着身边布衣打扮的人,"这里除了死人好像什么都没有。"

    "所以这里才最适合藏东西。"布衣打扮的人自信地说道,"阿霓,我们就快完成任务了,到时,你便会获得自由,咱们一起远走高飞,永远在一起不分开。"

    女郎苦笑了一声说道:"谈何容易,他现在占据了我的身体,我处处受制于他,就算我们完成了他给的这个任务,也许还有下一个任务等着我们……"

    女郎话音未落,她的身体内竟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你多虑了,只要你们帮我找到地煞五劫法咒,我定会还给你自由。"

    女郎只得顺从地低下了头:"是,主人,玄霓一定帮你达成心愿。"然后哀怨地望向身旁的男子,而他的眼中则充满了无穷的怒火,仿佛可以吞噬整个天地。

    男子狠狠咬住自己的嘴唇,面对着一望无际的冥泉古墓,下定了决心:"我们走吧,我们一定会找到地煞五劫法咒的。"

    女郎紧紧跟在他的身后,叹了口气道:"嗯,我们一定会找到的,杜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