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二十八章

    冥泉古墓,十天之后。

    玄霓和杜坤在迷宫一样的古墓之城中找了十天,不但一无所获,反而落下一身伤痕,这皆因古墓中的血毒尸。

    这世上的死尸,一般都会入土为安,只不过在吹吹打打之后,死者亲属都免不了偷偷在棺材、坟头上贴上一道符——毕竟这世上的灵力并不稳定,谁也不愿意看着亲人变成僵尸站在自己的面前。更何况,一旦谁家有死者变成僵尸害人,那么必然会被钦天监盯上,不但要派来方士消灭僵尸然后烧掉,并且还会把死者的家属抓走拷问,看看其中是否有修炼邪术的术士。

    但是这种死而不僵的尸体,顶多算是僵尸,它们无法行走,只能蹦跳,虽然离力大无穷但并非没有对付的办法。一般小村镇里都会有几个修炼法术的"大师",他们的法力虽然不高,但对付僵尸也绰绰有余了。可是在冥泉古墓,死尸回到世间却并不是因为邪术或者怨气,而是因为血毒,也就是邪神的血液。

    这些血毒尸其实就是明泉城的百姓,他们一夜之间中毒而死,转天复生,身体肿胀且变成紫红色,仔细看皮肤上的血管清晰可辨,只不过里面流淌的已经不是人血,而是紫黑色的毒血。复生后的血毒尸没有凡人的意志,有的只有对生者无尽的憎恨,这憎恨仿佛来源于邪神混沌本身,毕竟是他的血液造就了这些血毒尸。因此,血毒尸见人便咬,犹如恶鬼一般。

    相比于一般的僵尸,血毒尸速度更快,力量也更强,它们喜欢结伴而行,除了牙齿和利爪,口中还会喷出有毒血液。即便杀死了血毒尸也不可大意,因为它们的尸首会爆裂开来,将体内积攒的毒血喷洒而净。玄霓和杜坤这十天来不知杀了多少血毒尸,两人身上血迹斑斑,却仍旧没有找到地煞五劫法咒。

    玄霓体内的邪灵逐渐失去了耐性,他虽然附身于玄霓,表面上受制于她,但却可以从体内对玄霓造成痛苦。于是,他开始折磨起玄霓来,方法也很简单,就是在她的腹部,造成巨大的疼痛。

    这疼痛有如一把利刃在体内撕咬,玄霓被折磨得满地打滚,高声求饶。杜坤就站在一旁,眼见着心爱的女人剧痛难忍而无法相救,他的眼中充满了恨,这恨意犹如烈火,仿佛想要将那邪灵烧成飞灰方才解恨。

    但毕竟那邪灵还要依靠二人,于是他适时地停止了惩罚,让玄霓在地上趴了一会儿,才命令她起来,继续寻找地煞五劫法咒。

    玄霓哭得梨花带雨,慢慢爬起,她拉住杜坤的手,指甲几近插入杜坤的皮肉,杜坤知道,她也和自己一样,充满了无边的恨意。这恨意,迟早一天会被释放出来,而那邪灵,绝不可能在这恨意下幸存。

    六百里外,伯州,平城。

    皇甫云昭和小翎骑了几十里才找到这么一个小镇,两人从马上跳下来,浑身又麻又痛。小翎撅着嘴,嘟嘟囔囔着:"玄霓姐姐也真是,跑了那么老远,害得小翎受着一路颠簸之苦。"说着偷偷揉了揉屁股。

    皇甫云昭笑了笑:"我们今晚不赶路了,就在这里打尖住店吧,我请你吃好吃的哈。"小翎这才开心了些,说道:"还是皇甫大哥好,不像玄霓姐姐,不管小翎了。"二人牵马步行,很快找到一家小客栈,于是将缰绳交给伙计,走近了客栈。

    点了一大桌菜,皇甫云昭和小翎几天来第一次吃了一顿饱饭。皇甫云昭好奇地问:"对了小翎,那个什么渔民是谁呀?就是你玄霓姐姐爱上的那个凡人。"小翎回答:"皇甫大哥是说杜坤啊,就是个迎鳌村的渔民嘛,不知道玄霓姐姐喜欢上他哪一点了。哼,难道小翎不如他可爱吗?"

    皇甫云昭笑道:"当然是小翎可爱啦,不过那杜坤,就不害怕?"小翎歪头想了想:"怕?他好像也很喜欢玄霓姐姐,所以就不怕了吧,小翎不懂这些啦。"皇甫云昭点了点头,又问:"小翎你说,他们这一路跋山涉水,到底是去干什么了呢?"这句话倒是把小翎问倒了,她低下了头说道:"我也不知道,那邪灵当着小翎的面附在了玄霓姐姐身上,肯定是逼他们二人去做一些坏事了。皇甫大哥,我们今晚别住店了,尽快上路吧!"

    皇甫云昭看着眼前这个天真的小女孩,叹了口气,窗外,阴云聚集了上来。

    冥泉古墓。

    又一批血毒尸疯狂地涌了过来,杜坤将手中鱼叉一横,挡在了玄霓的面前,皆因玄霓被那邪灵惩罚后,还没有完全的恢复。

    玄霓怜爱地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他原本快乐地在迎鳌村生活着,此时却为了自己在这里拼杀,拼杀的理由不是为了什么长生不老,也不是为了权力财富,而仅仅是为了和自己远走高飞。想到这里玄霓的泪水险些溢出眼眶,她恨自己太过武断,自己有什么资格拥有爱?凭什么让杜坤陷入眼前这个境地?

    玄霓抽出长鞭,加入战斗,像疯了一般将血毒尸击倒在地,黑紫色的毒血在空中爆裂四溅,她已经不在乎了,她只想杜坤不要受伤,只想自己少作一些孽。

    就在杀死这一批血毒尸,杜坤拉着玄霓躲避尸体爆裂后,他们突然眼前一亮,因为面前出现了一座宏伟但破败的神庙,而这神庙的门前,赫然矗立着一座漆黑的虚无碑,上面有银色的文字闪烁着光芒。

    "灵虚教秘密祭坛……"玄霓倒吸了一口冷气,"杜坤,记得别碰那黑色石碑,会被诅咒的……"

    杜坤连忙举起鱼叉,好像有什么怪物要从那黑色石碑中蹦出来一样,玄霓被他逗笑了:"你举叉子干什么,这就是个传说啦,别碰他就是。"杜坤有些尴尬,放下鱼叉问道:"你刚才说,这是哪里?灵虚教?"玄霓点了点头:"嗯,灵虚教,一个半公开的邪教,有人说他们崇拜邪神混沌,有人则说他们发明了天下大部分的邪术。总之这里应该很邪门啦。"杜坤又问:"那我们,还要不要进去?"玄霓看了他一眼:"当然,地煞五劫法咒很可能就在里面。"

    进入神庙,二人才发现此地之大远超他们的想象,抬头望去,神庙至少有三层,每一层都有着迷宫一样的走廊,稍有不慎还会触到机关。玄霓利用灵力,这才带着杜坤躲过了大部分的陷阱,来到了最高层大祭司的房间。

    这座神庙虽然废弃许久了,但还能看出当年的辉煌,尤其是这间大祭司的房间,里面的陈设极尽奢华,只是邪气甚重。杜坤打了个冷战说:"这房间让我感觉不大好,阿霓你快找找,看看五劫法咒到底在不在这里?"

    玄霓四下寻找起来,很快便把这里翻了个底朝天,一无所获。她叹了口气:"我们又白跑一趟了,现在我体内的邪灵正在沉睡,等他醒来,估计又要惩罚我了。"杜坤狠狠地踢了一脚房间的大门:"我就不信,这东西那么难找!"玄霓摇了摇头:"唉,你要是知道地煞五劫法咒是个什么东西,你就不这么说了,那可是梵阴老祖亲笔书写的邪术咒语,哪有这么好找?"

    "梵阴老祖?"杜坤问道,"他是谁?"玄霓想了想:"一个传说中的术士,传说他是混沌邪神转世,法力高强,他创造了一个无比强大的法咒,唤作地煞五劫法咒,据说可以引发世间劫难。虽然这法咒一直没有被施展过,但天下方士还是惧怕得很,他们聚在一起,发明了一个对抗地煞五劫法咒的天罡五行法咒,可以用来逆转邪术……当然,这些都是传说,谁也不知道孰真孰假,那邪灵让我们找地煞五劫法咒,我们就找,希望能让他按照约定给我们自由罢。"

    杜坤看了看空荡荡的房间,失望地说:"可是这总扑空真是受不了啊,这煎熬何时是个头?如果冥泉古墓里没有,我们下一步去哪儿找都不知道。这天杀的地煞……"他话音未落,玄霓便打断了他:"地煞!对了,地煞!我们不该到这神庙最上层来找呀,这神庙一定有地下的秘密宫殿,地煞五劫法咒一定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