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二十九章

    玄霓和杜坤如梦方醒,直奔神庙下层而去,他们穿过迷宫般的走廊,终于回到了神庙一层,但就在他们准备寻找前往地下的大门时,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大殿中突然响起了奇怪的轰鸣声。

    这声音一开始很细小,有如蜂鸟的嗡嗡声,而后越来越大,最后都有些震耳欲聋了。杜坤示意玄霓等在神殿中,他悄悄打开大门,往外面望去,只见延绵不绝的冥泉古墓仍旧一片死寂,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杜坤不解地回来,这声音看来就是从这神庙里传出来的。玄霓闭上眼睛,运用法术感受着身边灵力的流动,刚一闭眼,她就感应到了这神殿里灵力异常活跃,有如跳跃着的蓝色丝线一般,在周围流淌着。玄霓静下心来,仔细分辨着这些蓝色的灵力丝线,发现它们竟然随着那轰鸣声在不停地颤抖,有如跳舞一般。

    玄霓将手搭在杜坤的手上,示意他扶好自己,然后跟随这些灵力丝线寻找声音的源头。不多时,玄霓带着杜坤来到了神殿西侧的一面巨大的墙壁之前,她睁开眼睛说道:"灵力的都汇聚到了这面墙后面,想必那声音也是从墙后传来的,我们必须打破它。"

    杜坤点燃一根火把,高高举了起来,发现这面墙壁上竟绘有一幅精美的壁画。玄霓也惊讶不已,这壁画虽然经过了岁月的摧残,但仍无法掩盖它的光彩。二人仔细观瞧,发现它绘制的似乎是一个远古的传说。

    在这幅壁画的左侧,站立着一个老者,他满头白发,一副银髯飘摆,就连眉毛都是花白的。老者左手持一根鹿筋杖,右手高举一张好像是符文一样的东西。在老者的对面,站立一员浑身甲胄的猛将,他手持一柄奇怪的发光宝剑,正欲劈向老者。奇怪的是,这员猛将竟然生有三目——在他的额头,有着第三颗眼睛,同样放射出慑人的光芒。

    这壁画虽然很多地方都模糊不清,但老者和猛将仍旧栩栩如生,猛一眼看过去竟然有一种呼之欲出的感觉。玄霓紧皱秀眉,一时语塞,杜坤看了看她,问道:"这画中所绘场景,难道你知道?"

    玄霓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右边的三眼猛将,便是上古传说中的大彻大悟者方化,他手中所擎的,便是神剑御天。而左边的老者,应该就是梵阴老祖了,他手中的符文,便是地煞五劫法咒!"

    杜坤一拍大腿:"看来我们接近目标了!难道……难道五劫法咒就在这面墙后面?"看到杜坤难掩激动之情,玄霓摇了摇头:"别高兴得太早了,这也许只是灵虚教徒绘制的普通壁画而已,毕竟他们认为自己是梵阴教的直接继承者,绘制一些梵阴教的壁画也在情理之中。只不过肯定会有杜撰的成分罢了,比如这幅画,明显就是梵阴老祖占了上风,而方化一幅丑态。"杜坤好奇地问:"那真实情况是?"

    "真实情况啊,"玄霓哼了一声,"据说梵阴老祖被方化一剑砍为两截了……"

    面对这一地的瓦砾,杜坤有些可惜:"这画这不错,就被我们这么砸了……"玄霓则一把拉着他往墙后走,因为那墙一破,轰鸣声戛然而止,看来确实有蹊跷。

    灰尘散去,二人定睛观瞧,发现墙壁后竟然有一个通道,通道前方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杜坤举着火把,和玄霓走了进去。

    不知走了多久,他们便发现通道越走越宽,两边的墙壁也越来越平整,上面甚至有了一些雕花。玄霓点了点头:"看来这后面便是灵虚教祭坛的藏宝之地,也许……"她的声音中也带有一些微微的颤抖。

    终于,面前出现了一个比大殿也狭窄不了多少的密室,密室的正中央被不知名的光源照射着,光芒之中,竟然是一部复杂的青铜机器。

    杜坤颤抖着将火把举得近了一些,发现这机器是如此的精美:青铜组件有如艺术品一般精雕细琢,精密的齿轮和美丽的雕花相得益彰,机器正中央还刻有一行杜坤兵不认得的文字,让它更显得大气磅礴。

    "这……这简直是天上的神器啊!"杜坤有些语无伦次了,他这些日子见识到了不少生平未见之事,但这部青铜机器还是让他大为惊骇。玄霓也激动不已:"这确实是人间罕见之物,没想到传说是真的。"

    "什么传说?"

    玄霓答道:"相传在很久以前,梵阴教的势力十分庞大,甚至将触角伸到了中土之外。在遥远的西方之地,有一个强大的皇国叫做涅喇国,惯出能工巧匠。梵阴教请了一些涅喇工匠到中土来,用青铜做材料,太阴邪术做辅助,制造出了十三部复杂的机器,这些机器被称作'十三青铜棺'。"

    "棺?哪个棺字?"杜坤又问。

    玄霓看了他一眼:"棺材的棺,之所以这么叫,是因为这些机器不但异常复杂,甚至还被附上了邪术,那些不够资格的人一旦触碰,便会灰飞烟灭,堪称夺人性命的棺材。而青铜棺的主要用途,就是用来保存梵阴教的机密和宝物。"

    杜坤心头一紧,暗自庆幸自己刚才没有贸然上前触摸这东西,说道:"那我们要怎么打开它呢?还有,这上面有一行字,不知是什么意思?"

    玄霓用火把照了照上面的字,肯定地说:"这一定是涅喇文字,我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总之我们还是小心点好。"杜坤有些着急:"那怎么办?也许那地煞五劫法咒就在这青铜棺里,触手可及却……唉,真是要命啊。"

    玄霓冷笑:"不够资格的凡人无法触碰,难道还能难得住我这个神仙么?"说着 ,她舞动双手,想要运用灵力开启青铜棺。却不想密室中一阵阴风陡起,那青铜棺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竟然又发出刚才二人听到的轰鸣声,而后,上面的齿轮也开始吱吱呀呀地转动起来。

    玄霓杜坤连忙退后,生怕有什么机关埋伏,没料到不多时,青铜棺竟然自己打开了。

    杜坤头皮有些麻,他躲在玄霓身后不敢过去,玄霓却不以为然,她一把拉住杜坤就走到了青铜棺面前:"让咱们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宝贝。"

    结果出乎意料,青铜馆里竟然只有一本古籍,而且还是残本,根本就没什么地煞五劫法咒。杜坤气得把鱼叉又扔到了地上:"妈的,又白跑了!"玄霓则小心翼翼地伸手将那古籍残本取了出来。

    正在这时,密室中又想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玄霓,你拿到地煞五劫法咒了吗?"这声音在密室中更显阴森恐怖,正是玄霓体内邪灵的声音。玄霓只得顺从地答道:"主……主人,我打开了梵阴教的青铜棺,里面似乎……没有法咒,但有一本古籍残本,我想……"

    "打开残本。"邪灵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寻找线索。"

    杜坤面沉似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爱人颤抖着打开了残本,发现上面的文字自己竟然也不认识。玄霓似乎知道杜坤想问什么,便说道:"这是上古的魔语,凡人不可能认识的……让我看看。"

    看罢多时,玄霓叹了口气,将手中的古籍残本缓缓合上,又放回了青铜棺之内。杜坤疑惑地问道:"阿霓,怎样?你找到地煞五劫法咒的下落了?"玄霓点了点头,声音中明显带有一丝失望:"是啊,我找到它的下落了,但……但要想获得法咒,简直比登天还难啊。"

    杜坤有些不信:"哦?我们都经历这么多险阻了,还能怎样?"玄霓苦笑着对他说:"早就有过传说,地煞五劫法咒因为太过凶险,被十几名方士合力施法封印在了天地之边缘。对这个说法我从来都不相信,如今看来,似乎是真的了。"

    杜坤张大了嘴巴:"天地之边缘?到底是哪里?"

    玄霓转过头来,一字一句地说到:"天上的凌云神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