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三十章

    "凌云神宫?还在天上?"杜坤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天上还有宫殿?"

    玄霓回答:"是啊,这世上千奇百怪的事情多了,即便是我,很多事情也不是很清楚,比如……这个凌云神宫的具体方位,以及如何才能到达那里。"

    杜坤忽然有了一种大势已去的感觉,他看着面前自己的恋人,不由得心痛不已——原本美艳惊人的玄霓,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被折腾得面容消瘦,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个头?他们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拥有自由?杜坤要求得不多,但就是得不到,这邪灵附在玄霓体内,根本奈何不了他。这是不是一种惩罚?一种对凡人爱上神仙的惩罚?杜坤的思绪越来越乱,他颤抖着,几近晕倒。

    玄霓连忙扶住了他:"你怎么了?别灰心啊,我们一定会找到办法的。"杜坤伏在她的怀里,泪水大滴大滴地滚落下来,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杜坤这次真的是有一些绝望了。

    玄霓怜惜地抱住杜坤,心如刀绞,责备自己不该把他扯进来,也许只有凡人才能拥有爱,自己根本就不配,这就是传说中的诅咒吧。可是又能如何?就这么放弃的话,体内的邪灵肯定不会放过自己,自己死了不要紧,也许他还会杀死杜坤,那岂不是造了更大的孽?

    想到这里,玄霓反而不再害怕了,她已经没什么可以失去的,只有拼死一搏,也许可以扭转乾坤。她扶起杜坤,抱住他的双肩,正视着自己的爱人,坚定地说道:"我有办法了,我们去找赤鹏!"

    冥泉古墓外,狂风凛冽。

    玄霓和杜坤从神庙里走了出来,他们虽然身心俱疲,但多少有了一些希望。杜坤强打起精神问玄霓:"阿霓,你刚才说我们去找什么?赤鹏?"

    玄霓点头:"不错,赤鹏,严格说,他算是我的哥哥。"这句话倒是完全出乎了杜坤的意料:"你的……哥哥?你不是?"

    玄霓笑了:"干嘛?神仙就不能有哥哥啦?你一个凡人,不还是有个神仙恋人?"杜坤羞了个红脸,只好说道:"好吧,反正我说不过你,那你的这位哥哥是?"玄霓答道:"当年神战激烈,天地将倾,苍茫遣我去瀛海。只是除我之外,还有三大神兽也被派到了南山、西漠和北寒。我的这位赤鹏哥哥,便是镇守南山的神兽。"

    杜坤又问道:"南山?我怎么没听过有这么个山呢?"玄霓摇了摇头,白了他一眼:"你呀,真笨,南山和东海一样,都不是地名。东海指的是东方的瀛海,南山嘛,指的就是南方的兽尸山。"

    "兽尸山?这是个什么地方?"杜坤挠了挠头,"听起来是个不怎么吉利的地方。"玄霓严肃地回答:"确实不怎么吉利,这兽尸山,并非是自然形成的山脉,而是……而是神战的结果。""并非自然形成的山脉?什么意思?"

    "你还不明白吗?"玄霓抬头看了看远方说道,"兽尸山,顾名思义就是妖兽尸体组成的山脉……亿万年前的神战异常惨烈,有成千上万只巨大的妖兽在空中搏斗,它们战死后,尸体便从空中坠落下来,掉在兽尸山所在的地方。久而久之,这些山峦般大小的尸骨便真的化作了座座山峰,这就是兽尸山的由来。"杜坤惊异地看着玄霓问道:"这应该也是个传说吧?"

    玄霓转过头来看着他,脸上毫无表情地答道:"不,这是真的,我的父亲便是其中一只神兽,他的头颅,现在就是兽尸山的东山峰。"

    杜坤的嘴巴惊得合不上了。

    官道上,两匹快马一前一后,风驰电掣。

    皇甫云昭和小翎星夜赶路,每到一个镇子就要想办法换马,否则连马匹都吃不消了。此时,距离二人离开迎鳌村已经好几个月了,但是皇甫云昭和小翎谁也不在乎,他们都心急如焚地想要尽快见到玄霓。

    对于皇甫云昭来说,见到莺莺的幽魂改变了一些东西,一些他内心最深处的东西。虽然几百年过去了,他早就放弃了再见到莺莺的幻想,但幽魂的出现还是让他的伤口又疼了起来。他想尽快见到玄霓,一起想办法解决掉自己体内的黑色邪灵,然后便可以毫无遗憾的死去,与莺莺在天上团聚。

    小翎也是一样,她在迎鳌村孤零零地困了五百年,等了五百年,如今终于能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玄霓姐姐了,这让她怎能不心急?

    走着走着,皇甫云昭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他示意小翎停下,两匹马同时被拽紧缰绳停了下来。

    "怎么了皇甫大哥?"小翎气喘吁吁地问道,"你累了吗?"

    皇甫云昭摇了摇头道:"那倒不是,是我觉得有点不对劲,你看啊,我们绕过了简州和云州,现在这是往哪里走啊。"

    小翎笑了:"皇甫大哥啊,你忘了,我根本没离开过海边,我哪里会知道方位呢?我只是跟着我对玄霓姐姐的感应走的。而且,玄霓姐姐也一直在移动,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皇甫云昭点了点头:"这个道理我懂,我想说的是,咱们现在前往的地方可是凶险的很啊。"小翎问道:"哦?凶险?比咱们前几天路过的万鬼山还凶险?"

    皇甫云昭叹了口气:"和咱们要去的地方比起来,万鬼山简直就是人间仙境了。""不会吧?前面到底是哪里啊?"

    "兽尸山。"皇甫云昭一脸严峻地回答,"一座由妖兽尸体组成的山脉,那里有一只巨大的神雕,它的翅膀展开便可遮天蔽日,我曾与它……交过手,它背上应该还有我的战戟留下的伤疤呢。"

    小翎被吓得不轻:"哇,那么可怕……那玄霓姐姐去哪里干什么嘛,真是的……"皇甫云昭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事,我们赶快上路吧,最好能在她进山之前拦住她。"

    说罢,二人再次上马,绝尘而去。

    同样的两匹快马,同样的一男一女。

    玄霓和杜坤自从离开了冥泉古墓,这一路就没有停下来过。如今,在越过千山万水之后,他们的面前终于浮现了延绵不绝的灰色山脉。

    杜坤停了下来,他翻身下马,惊讶不已。在他的面前,天空翻滚着红色的乌云,沉雷滚滚。乌云之下,灰色的山脉逐渐显露出骇人的真容——巨大的龙头、兽骨、翅膀形状的山峰交错,仿佛一只怪兽伏在天地之间,随时会一跃而起,吞噬万物。

    "这……这就是兽尸山?"杜坤呢喃着,身子竟在微微颤抖着。

    玄霓走了过去,沉重地说:"不错,这正是兽尸山,一个从没有凡人到过的地方。这山脉延绵百里,里面不知潜伏着多少妖怪,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杜坤转过头去睁大了眼睛问道:"不是最可怕的?那还有什么?"

    玄霓答道:"最可怕的当属我的哥哥,也就是苍茫神遣往这里镇守的上古神兽,赤鹏。"杜坤不解:"他不是你哥哥吗?有什么好怕的?"

    玄霓摇了摇头:"你不明白,我们虽是兄妹,但一向不和。亿万年来,我们的父亲苍茫都为了避免凡间被混沌所吞噬而战斗,但在他千万个孩子里,有那么一批不识时务的,总觉得父亲不应该屈居另一位神祇亘古之下。这批孩子中就有我的哥哥赤鹏,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掀起另一场神战,打败亘古和混沌,让我们的父亲君临神界。"

    杜坤的脑袋摇得和拨浪鼓一样:"你说的这都是什么呀,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阿霓你要时刻记住一件事,那就是我原本只是个打渔的啊……"

    玄霓被他气得笑了出来:"真拿你没办法,好吧,你不懂就算了,总之你记得保持警惕就好,我哥哥也许对咱们不怎么欢迎。"

    说着,玄霓牵过二人的马,拍了拍它们的屁股,让它们自己找路回去,然后对杜坤说:"从现在开始,我们步行进山,这样比较隐蔽。"

    杜坤点了点头,又问道:"我们进山后,找到你哥哥赤鹏,然后呢?"玄霓咬着嘴唇答道:"然后……我求他,求他载我们一程去凌云神宫,找到地煞五劫法咒,我们就自由了。"

    杜坤紧跟着又问:"那如果他不答应呢?"玄霓哼了一声:"那我们就逼他答应!"

    说罢,二人挽手而行,向兽尸山进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