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三十一章

    兽尸山东侧,血河。

    皇甫云昭和小翎跳下马来,他们的面前已经没有路了,有的,只有一条奔流不息的鲜红河流。

    小翎松开了缰绳,惊讶地问皇甫云昭:"皇甫大哥,这,这河水怎么是红色的?"皇甫云昭答道:"小翎你有所不知,这就是举世闻名的血河啊。""血河?""正是,这条河流淌的并不是水,而是鲜血,所以得名血河。"皇甫云昭答道,"这鲜血,正是从兽尸山上流下来的,也就是说,这些鲜血乃是神兽之血。"

    小翎更加惊讶了,又问:"皇甫大哥不是说,这兽尸山是千万年前神战时,各大妖兽的尸体形成的么?为何这么多年了,还在流血?"皇甫云昭点点头道:"这些神兽都有山峦那么大,血液自然奔流不息,这并不奇怪。总之见到血河,就说明我们快到地方了。"说着,皇甫云昭带着小翎,顺河而上,在血河的上游,就是兽尸山东侧最大的山峰——癿龙峰。

    癿龙峰的山路很是难走,小翎一开始还和皇甫云昭并肩而行,不一会儿就累得气喘吁吁地高喊休息了。皇甫云昭只得停下来,在半山腰一块凸起的巨石上生了一堆火,开始造饭。

    天空上密布的乌云是红色的,山下湍流不息的河流是红色的,眼前的火焰也是红色的。皇甫云昭和小翎呆呆地围坐在一起,他们身心俱疲了。

    "我感觉玄霓姐姐离我们不远了,好像就在山的那一边……"小翎率先打破了平静,她虽然苦等了五百年,但面对着重逢却突然平静起来。

    皇甫云昭怜惜地看着她:"你是不知道该如何再次面对她吧?"小翎点了点头,眼角闪过一滴泪光:"我有太多的话想问她,想对她说,但……但现在却不知该如何开口了。我突然觉得她现在对我来说好陌生,也许过了五百年,我们都不再是当初的彼此了吧。"

    皇甫云昭叹了口气道:"五百年,对你们来说只不过是沧海一瞬,这是因为你们都不是凡人。可你们却偏要追寻凡人的爱,用神仙的生命去体验凡人的爱恋,这怎么能不痛苦?"

    小翎苦笑着说:"是啊,就像飞蛾扑火一样,明知不会有好结果,却还傻傻地扑上去,结果火焰却跟着风儿走了……唉,别说我们了,皇甫大哥见到玄霓姐姐后会怎样?"

    皇甫云昭抬头看了看天空:"如果我没有猜错,附在我体内的黑色邪灵,应该与附在玄霓身上的一样。我会和她联手,一起想办法摆脱这个不管是什么的东西,她会获得自由,而我……也最终会和莺莺团聚。"

    小翎点了点头:"嗯,一定会的!不过,小翎一直有件事情不大清楚呢,如果附在皇甫大哥和玄霓姐姐身上的邪灵是同一种,那么为什么皇甫大哥没有被他所控制呢?"

    皇甫云昭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记得你说过,那团黑气进入玄霓体内后,可以借着玄霓的身体说话,甚至还可以直接与玄霓本人对话,所以玄霓才会受制于他。可是我却没有这种情况,也许我体内的邪灵比较弱小?谁知道呢,其实我也有反常的地方,那就是我在被附体后,失去了意识,长达几十年。"

    小翎渐渐明白了:"嗯,我听你说过,等你恢复意识后,就发现你的莺莺已经……我明白了,这邪灵有强有弱,附体后的情况也不完全一样呢。"

    就在二人谈话之时,天空竟然飘起了细细的雨丝,皇甫云昭抬手一看,发现那雨滴竟然也是红色的:"血雨,此乃不祥之兆啊。"

    血雨越下越大,天地一片昏暗,把整个兽尸山笼罩在血雨腥风之中。

    玄霓手搭凉棚远眺兽尸山东,但见天边一片腥红,雷声滚滚而来。

    "累死我了,这才刚翻过一道山岗,"杜坤拄着钢叉满头是汗地问,"你哥哥到底住在哪里?就不能让他出来迎迎咱?"

    玄霓白了他一眼道:"休要说笑,等你真见到他,定会后悔这么说的。还有三道山峰,才能到兽尸山的深处,到时就离我哥哥不远了。"就在话音未落时,玄霓发现前方半山腰之处有几道黑色的阴影在移动,叫了一声不好,便抽出腰间的鞭子。杜坤也将钢叉一横,问道:"那是什么怪物?"

    玄霓定睛一看,大惊失色:"不好,这是尸麒麟!专门吃神兽尸体补充灵力的妖怪!"杜坤从未见过玄霓如此恐惧,心知这妖怪一定厉害得很,也有些害怕了:"我们怎么办?"玄霓把牙一咬说道:"事到如今,打吧!"

    从半山腰飞奔而来的,共有四只尸麒麟,随着它们越来越近,杜坤逐渐看清了它们的模样。真是不看不要紧,一看大为惊骇,只见这尸麒麟比一头牛还要壮一圈,浑身黑色的皮肤坚硬如铜铁,没有一丝毛发。它的头部大如斗,一双金色的眼睛放出慑人魂魄的光芒。黑头之上,有着一对利角,如两把利刃般尖锐。不过最令人恐惧的,还是尸麒麟的一张血盆大口,那口中长有密密麻麻的牙齿,每颗牙齿都如一把小刀一样锋利。

    杜坤吓得倒退了好几步,玄霓却冲了上去,只见她将手中的长鞭舞动如飞,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圆弧,使得那四只尸麒麟无法近身。同时,玄霓的另一只手掐一剑诀,将灵力灌输其上,后挥洒而出,有如半空中打了一道黑色霹雳,正中最前面的尸麒麟。

    杜坤把心一横,心想今天就是今天了,怎么也要拼出生天来。想到这里,他把鱼叉举过头顶,跳过去与尸麒麟战在一处。玄霓则一边与尸麒麟搏斗,一边还要照顾杜坤,毕竟他还是个凡人,这样的妖怪对他而言还是太强了一些。

    很快,玄霓的黑色法术将其中一只尸麒麟打落山崖,另外三只中也有两只被她的长鞭击伤。杜坤的鱼叉几乎没怎么伤到尸麒麟,对他而言扎到它们并不难,难的是扎上之后感觉像是扎到了铜墙铁壁,除了将杜坤的虎口震破之外,根本伤不到尸麒麟——毕竟他手中的武器原来只是用来叉鱼而已。

    不过,虽然没有伤到尸麒麟,但杜坤还是成功地分散了它们的注意力,这些妖怪顾此失彼,想要追杜坤,却被玄霓的长鞭击中,想要反过来咬玄霓,又被杜坤的鱼叉扎中。很快,玄霓的长鞭将第二只尸麒麟打落山崖,她正要转身对付扑上来的第三只怪兽,却不料第四只尸麒麟转到了她的身后……

    杜坤想要过去已然来不及了,只见它张开血盆大口,对准玄霓的腰就咬了过去。杜坤大叫一声不好,心想这下完了。玄霓也感到了背后恶风不善,知道自己肯定来不及转身了,把眼一闭,心说今日看来要命丧兽尸山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就听得空中一声巨响,玄霓的身体爆发出黑色的冲击波,将那两只尸麒麟震飞到数丈之外,口鼻窜血而死。不但如此,方圆数丈之内的小树也被齐根折断,就连杜坤也横着飞了出去,撞在山石上昏迷不醒。

    玄霓瘫倒在地,她浑身剧痛,低头一看大为惊骇,自己雪白的皮肤上迸发出一根根黑色的青筋,原来自己的血管都变成黑色的了。她大口喘着粗气,长鞭撒手,心里明白,这是体内那邪灵救了自己一命,但这一击也让那邪灵消耗了太多的灵力,如今和自己一样,都大伤元气,暂时无法动弹了。

    玄霓索性闭上眼睛,缓缓坐在地上,运气疗伤,她能感应到不远处的杜坤还活着,所以多少放了心下来,专心恢复元气。此时山风陡起,一阵阵阴风吹得她发抖,呜咽之声响彻山谷。玄霓也顾不上这声音是掉落山下的尸麒麟发出的,还是说仅仅是山风回响,此时若再有妖怪,大罗金仙也救不了自己了。想到这儿,她反而不再害怕,集中精力疗伤起来。

    玄霓并不知道,就在不远处,有一双眼睛正死死地盯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