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三十三章

    "皇甫云昭是谁?他是你的仇人?"玄霓怀疑地问赤鹏,"我可不想替你背什么黑锅。"赤鹏冷笑了一声,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后背说道:"他是谁和你无关,你杀了他,我就带你去凌云神宫。"

    玄霓咬牙点了点头,正要和杜坤出发,赤鹏却拦住了她:"且慢,你们要对付的人很有说服力,所以为了避免对大家都不好的情况出现,他必须留下。"玄霓一听大怒:"什么?你胆敢用杜坤当人质要挟我!?"赤鹏摆了摆手:"你放心,只要你杀了皇甫云昭,我绝不会伤害这个小白脸儿,玄霓妹妹,毕竟我们是一家人。"玄霓恨得牙根痒痒却又无可奈何,只得答应:"也罢,你若敢伤他,我就砍下你的翅膀烧成灰烬!"说罢温柔地看了看杜坤,杜坤则冲她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没事。玄霓一咬牙,抽出长鞭向西而去。

    皇甫云昭的战戟横着一挑,将面前绿色的石怪劈为两半,这一路上,他已经杀死了上百个这样的石怪,但在身边石壁里,仍然不断地有这样石头形状的怪物出现。皇甫云昭累得气喘吁吁,身上尽是些绿色的血液,但在他身后,小翎却大呼小叫地鼓着掌叫好,似乎这不是场你死我活的战斗,而是皇甫云昭的一场表演。

    他们已经翻过了三座山峰,一路上九死一生,要不是小翎一直在说快了快了,皇甫云昭可能早已支撑不住了。

    终于,石怪被消灭殆尽,皇甫云昭半跪在地上,将战戟插在地上支撑身体,大口喘着粗气。小翎正欲过来问候,突然感到一股熟悉的灵力迫近,她刚想开口告诉皇甫云昭,就看到一个令自己魂牵梦绕五百年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眼泪不禁夺眶而出,因为在她面前的非是旁人,正是玄霓。

    玄霓原本直奔皇甫云昭而来,但没想到一抬头正好看到小翎,不禁目瞪口呆:"小……小翎?你怎么会在这儿?"

    小翎哭着扑了过去:"玄霓姐姐!你怎么不要我了,我在迎鳌村等了你五百年,小翎真的好想你……"

    玄霓的眼眶也湿润了,她又想起了当年在瀛海翡翠宫,自己与小翎无忧无虑的日子,她一把把小翎抱在怀中,愧疚地说道:"姐姐对不起你,小翎,姐姐也是没办法呀,为了恢复自由,姐姐这几百年来都在奔波,我以为你早就远走高飞了呀。"

    皇甫云昭站了起来,他很快便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叹了口气道:"小翎,想必这就是你对我说的玄霓姐姐吧……"

    玄霓抬起头看了看面前的男人,心道这就是赤鹏让我杀的皇甫云昭?刚想要问问他是谁,却感到体内一股剧烈的灵力波动,她一下子松开了小翎,捂住胸口倒退了好几步。玄霓分明感到,体内的邪灵似乎正要喷涌而出!

    几乎是与此同时,皇甫云昭也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这感觉非常熟悉但并不可怕,因为他已经学会压制这种感觉很久了。即使如此,他还是踉跄了一步。

    皇甫云昭和玄霓对视着,几乎是同时开口问道:"你是谁!?"

    皇甫云昭还没有回答,玄霓体内就响起了一个声音,正是那黑色邪灵:"我来解释吧。"皇甫云昭心头一动,他分明感应到了,自己体内之物确实与附在玄霓身上的邪灵一样,甚至,他们就是同一个元神。

    那声音继续说道:"我终于找到你了,皇甫云昭,确切的说,灵虚子。"

    一句话如平地惊雷,皇甫云昭大骇,险些跌倒,自己为了调查体内邪灵之事,经一拄着龙头拐杖老者指引,苦苦寻找灵虚教未果,不想,那邪灵现在竟称呼自己为灵虚子——灵虚教的教主。

    选你体内的声音又说道:"皇甫云昭,当年我的元神一分为二,一股附在玄霓身上,一股附在你的身上。你当时只是一个在光华山脚游荡的凡人,所以我轻易控制了你。于是,你自称灵虚子,创建了灵虚教为我办事。不料,几十年后,你的元神突然苏醒,我便与你失去了联系,再往后,你便修行出了控制我的办法,甚至还利用我的灵力得以长生不老。

    好在我的这两股元神中,附在玄霓身上的更为强大,于是我便驱使她寻找灵虚子,也就是你的下落,希望可以重新唤醒你体内的元神。只是后来,我得到了关于地煞五劫法咒的消息,灵虚教对我来说没什么用了,所以我才逼迫玄霓前来寻找法咒。

    现在,我终于找到你了,不过很可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现在已经无法再唤醒你体内的元神了吧?"

    皇甫云昭冷笑了一声道:"正是,我早已找到了克制你的办法,你休想再控制我!就是因为你,我才让莺莺孤零零地等了几十年,最后郁郁而终。你到底是什么怪物?为什么要控制我们!?"

    那声音冷冰冰地答道:"告诉你们也无妨,我正是混沌,三界的拥有者、九重天的真正主人!我被逆子亘古用御天剑所害,但元神未灭,尔等凡人还不跪在我的面前!?"

    皇甫云昭大笑:"我管你是什么主人,我虽不能将你逼出我的体内,但我可以杀了玄霓,消灭你一点是一点!"

    说罢,他将碧凰战戟一立,与玄霓战在一处。

    玄霓也顾不得许多了,她一心只想摆脱体内邪灵,听闻混沌之名更是心惊,虽然不知是真是假,但万一要真是混沌,那么自己岂不是危在旦夕?

    想到这里,她的长鞭一招比一招更为狠辣,想要将皇甫云昭置于死地。皇甫云昭的碧凰战戟明显更为强悍,罩住了周身,滴水不漏并伺机反击,几次都险些伤到玄霓。

    这可急坏了一旁的小翎,她怎么也没想到,一路上帮助自己的皇甫大哥会与玄霓姐姐拼个你死我活。她一会儿叫着皇甫大哥,一会儿又喊着玄霓姐姐,但双方早已经杀红了眼,谁也不理睬她。

    小翎的眼泪大滴大滴地滚落下来,她不愿他们任何一人受伤。就在此时,玄霓将手中长鞭一抖,想要从侧面缠住皇甫云昭的双腿,不想此招已被识破。只见皇甫云昭佯装中招,却抖腕将战戟交于左手,斜刺过去。

    玄霓大惊,想躲已经来不及,正想松开长鞭跳出战圈,耳轮中却听到小翎的叫声:"姐姐小心!"

    然后,玄霓就看到小翎飞奔过来挡在自己的面前,被碧凰战戟扎了个正着,鲜血四溅。

    皇甫云昭大叫一声,心痛不已,战戟扔在了地上,他怎么也想不到小翎会去挡这一戟。玄霓痛哭失声,她再也不顾上皇甫云昭了,一把抱住了仰面倒下的小翎。

    "姐姐……"小翎气若悬丝,身体不住颤抖着,"你们……不要打了……"

    皇甫云昭赶了过来,一把拉住小翎的胳膊:"小翎妹妹!皇甫大哥不是有意的……你怎么?"玄霓泪流满面,她将小翎搂在怀里,仿佛永远也不会再放手一样:"小翎,姐姐在这儿,不打了,不打了。姐姐对不起你……"

    小翎微微摇了摇头:"小翎现在很幸福,小时候,当小翎还是……一只焚煌鸟的时候……姐姐你就这样把我捧在手里……现在,我终于如愿以偿了……"玄霓紧紧抱住小翎,竟一时语塞,她这才意识到,这么多年来,自己怀中的这个女孩一直在依恋着自己,而自己,却让她等了五百年。

    小翎看了看皇甫云昭,用微弱的声音对他说:"皇甫……大哥,你们不要打了,我虽然不懂什么混沌……不懂什么元神,但……但我知道你们都不是坏人……小翎已经不行了,我求你们……"

    话音未落,小翎痛苦地抽搐起来,她的嘴角淌出了鲜血:"姐姐,我的眼前怎么一片漆黑……你们不要……"

    一阵金光从玄霓的怀中闪过,玄霓擦干泪水,却发现自己的怀中,分明躺着一只死去的小小焚煌鸟,那正是小翎最初的样子,它一动也不动,却仿佛在对着玄霓微笑。

    皇甫云昭跪在地上低下了头:"小翎妹妹,皇甫大哥答应你,我们来生,再做兄妹吧……"

    天空中沉雷滚滚,瓢泼大雨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