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三十五章

    玄霓的眼前尽是白茫茫的云朵,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

    她不知道自己飞翔了多久,赤鹏载着她离开兽尸山似乎是上辈子的事情。她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清醒了过来,杜坤惨死在自己面前的景象仍然历历在目。

    玄霓看着座下的赤鹏,恨不得抱着他同归于尽,但体内的混沌元神抑制住了这股冲动。而在她的心里,还有另一个念头一直在闪动,这都让玄霓默默做了一个决定。

    终于,赤鹏飞翔的速度降了下来,他奋力振翅,跨过天空中最大的云朵后,一座巨大的城池出现在面前。

    即便是玄霓,也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但见此城浮于云端之上,亭台楼阁鳞次栉比,汉白玉的石桥、高大的灰色城墙环绕,奇花异草点缀其间,在阳光下发出彩虹般的光芒。

    赤鹏一个猛子扎下去,缓缓降落在期间最大的一座宫殿前面。玄霓从巨鸟身上跳了下来,赤鹏也重新化作了人形,杜坤的尸体也被扔在了地上。

    "这便是凌云神宫。"赤鹏用手一指面前巍峨的宫殿,对玄霓说道,"你要找的东西若是在此,那么定是在这座宫殿里。"

    玄霓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偌大的凌云神宫空无一人,果然是被遗弃很久了,而之所以这里的建筑都很高大,原因也很简单——巫觋本就比凡人高大。所以这里不只是宫殿,就连角门都要比人间的大一圈。

    玄霓点了点头,冷冷地对赤鹏说:"你在这里等我。"说罢便缓缓向面前的宫殿大门走去。

    钦天监。

    皇甫云昭飞身下马,直奔大门,却被钦天监卫兵拦住。皇甫云昭也不答话,大声喊道:"我有要事找司马良空大人,快快闪开!"

    卫兵连忙头前引路,将皇甫云昭带到了正厅,司马良空正端坐在大殿中央讲道,抬头见是皇甫云昭,连忙起身相迎。

    司马良空正要客套寒暄,皇甫云昭一摆手道:"事态紧急,司马大人,我有要事与你相商。"司马良空见他眉头紧锁,便知情势危急,连忙将皇甫云昭引至偏殿,坐下相商。

    皇甫云昭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司马良空大惊失色:"你是说,你体内有混沌元神?并且这元神还附在了一只上古神兽身上,现在正要去凌云神宫取那地煞五劫法咒!?"

    皇甫云昭点头称是:"大人,现在形势已千钧一发,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便想到了钦天监,这里会不会有关于凌云神宫的记载呢?"

    司马良空起身说道:"我们这就动身,一起去古籍里查找一番,如果我没记错,钦天监不只有关于凌云神宫位置的记载,应该还有关于如何进入神宫方法的记载!"皇甫云昭一听大喜,连忙起身,准备与司马良空一起前往钦天监藏经阁。

    就在此时,司马良空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我给咱们找两个帮手吧,这两个人你一定认识。"说着,司马良空唤人,耳语几句后叫来了两个人。

    皇甫云昭抬头一看,来人原来竟是方靖远和小石头。三人连忙嘘长问短起来,细问之下,皇甫云昭才知道,原来方靖远前去幽桓寻找耶卿凌,到了那里才知道,她已经病死了,据说临死时还在呼唤着无面邪鬼的名字。唏嘘不已的方靖远偷偷祭拜了耶卿凌的墓,随后便回到了钦天监,与小石头汇合。

    听到混沌邪神和凌云神宫的事情,方靖远也颇为惊骇,当即与皇甫云昭等人一起前往藏经阁,查找古籍。

    时间在凌云神宫仿佛凝固了,赤鹏烦躁地在空荡荡的广场上踱步,他觉得玄霓进入神宫似乎已经好几天了。

    就在此时,凌云神宫的大门打开了,玄霓手捧着金色的卷轴走了出来,有如君临天下的女王一般,

    赤鹏张大了嘴巴:"你……你真的找到了?"

    "不错,"玄霓脸上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在我手中的,正是地煞五劫法咒,赤鹏,现在我已经不需要你了。你杀了我的杜坤,我要你偿命!"说罢,玄霓抽出长鞭,疯了般杀向赤鹏。

    但她的杀招还没有施展出来,混沌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住手!我还需要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尽快使用五劫法咒,完成你的使命!"

    此时的玄霓早已失去了理智,她再也顾不上混沌的威胁,拼死攻击赤鹏,一心只想为心爱的杜坤报仇。她加紧了攻击,黑色的长鞭将赤鹏罩在当中,无法逃脱。赤鹏本就久疏战阵,此刻加上心虚,竟然忘记了还手,身上被玄霓抽了好几鞭,长袍也被长鞭撕烂。

    赤鹏胆寒,他虚晃一招跳出战圈,连忙现出原形,巨大的翅膀猛然一扇,将玄霓拍倒在地,迅速飞上天空,想东方逃窜而去。玄霓虽然也同样肋生双翅,但毕竟比不上本就是巨鸟的赤鹏,眼见自己的仇敌逃走,气得破口大骂。

    混沌还想继续威胁玄霓,但玄霓的仇恨增强了自身的元神,竟然再次短暂压制了混沌元神。顿时,那邪恶的声音停止了。

    玄霓狂笑起来,她连忙扔掉长鞭,拿起手中那无比宝贵的地煞五劫法咒看了起来——她必须抓住这短暂的时机,完成她的计划。

    很快,玄霓找到了她想要找的东西,只见她将快速跑到杜坤尸体旁,将手中的法咒高举,呢喃起咒语来。这种咒语乃是梵阴老祖所创,根本就不曾在这世上被人念诵过,今天是第一次。

    很快,玄霓手中的法咒发出金色的光芒,那光芒笼罩了杜坤的尸体,一阵炫目过后,杜坤站了起来。

    他被玄霓复活了。

    玄霓扔掉法咒,一把抱住了杜坤。

    "我以为……"玄霓的泪水从脸颊上滑落,"我以为失去你了。我们再也不分开了,我找到法咒了,我们就要获得自由了……"

    玄霓说着说着,忽然觉得不对,她怀抱的杜坤并没有搭话,而是静静地站立在原地。她连忙抬头看去,却大惊失色——只见杜坤虽然活了过来,但双眼却变成了血红色,眼神中毫无生色。玄霓再看,杜坤面庞发灰,没有一丝血色,有如行尸走肉一般。

    "杜坤……你怎么了?"玄霓晃了晃他的肩膀。

    就在这时,杜坤突然挥臂,将玄霓狠狠打飞了出去,力量之大仿佛铁臂一般。玄霓滚出几丈之远,险些昏倒,她艰难地爬起来,心中忽然渐渐明白了眼前的事。"杜坤!你醒醒!不要被法咒控制啊!"她终于知道,法咒的力量最后还是超出了她的控制,这力量过于强大,以至于可以改变人的心智,此时的杜坤虽然被复活,但元神已被地煞五劫法咒所腐化,已经不再是她的杜坤了。

    只见那杜坤冷笑了一声,也不答话,有如机械一般走向法咒,弯腰将它拿起,然后高高举在头上,紧接着喊道:"三界之王、九重天之主即将复生,今日杜坤在此宣布,吾将继任第二任灵虚子,必率领灵虚教,令我主重掌三界九重天!"

    玄霓的泪水模糊了双眼,她眼睁睁地看着杜坤凭借法咒的力量飞上天空,消失在云端。

    她的世界,崩溃了。

    皇甫云昭和方靖远等人,终于在一个半月后,找到了凌云神宫的方位以及进入宫殿的方法:原来,在凌云神宫之下的山脉中,有一小湖,唤作飞云湖,在某个特定时刻跳入湖中,便可传送至凌云神宫。

    次日,司马良空送别众人,皇甫云昭、方靖远和小石头快马加鞭,赶赴凌云神宫。一路无话不表,就在皇甫云昭众人终于抵达凌云神宫时,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凌云神宫的宫门大开,里面存放地煞五劫法咒之处空空如也。

    "我们到底还是来晚了……"皇甫云昭叹了一口气说道,"难道混沌最终还是得逞了?"方靖远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别灰心啊,皇甫少侠,这世界不是还好好的么?我们还有机会!"

    皇甫云昭转过身来对方靖远说道:"方大人说得好,我们还有机会,不过,下面的路,我要一个人走下去了。"方靖远不解地问道:"皇甫少侠,此话何意?"

    皇甫云昭笑了笑:"玄霓不知下落,五劫法咒已失,世间注定将是一场浩劫,我们必须要分头行动了。方大人,我要你去做一件你最擅长之事。"方靖远拱手道:"皇甫少侠请吩咐。"

    皇甫云昭摆了摆手:"吩咐不敢当。方大人对幽桓、罗纥最为熟悉,如今浩劫将至,我需要你前往这两个地方,尽全力促成和平,凡人必须团结一致,才能熬过此劫啊。此行充满凶险,还望方大人保重,今后你们方家若遇到难题,尽管到宁韶山南来寻我,我必定竭尽全力相助。"

    方靖远点头,又问:"那皇甫少侠你……真要自己追查下去了?"

    皇甫云昭远眺天边,心中泛起无数思绪,他平静却又忧心忡忡地说道:"也许,这就是我宿命所在吧,我又要独自上路了。莺莺,真不知我们何时才能再相见啊……"

    天边晚霞似火,皇甫云昭倒背战戟,向西一路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