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三十六章

    五百年了,她失去杜坤已经五百年了。

    玄霓独自坐在漆黑阴冷的翡翠宫里,当年的情景不断涌上心头:杜坤打伤了她,抢走地煞五劫法咒,自称第二任灵虚子,弃她而去。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谁?杜坤?他原本心地纯洁,却被自己用五劫法咒复生,乃至腐化了元神。赤鹏?他的确杀死了杜坤,但若不是自己带他上兽尸山,又怎会出此惨剧?

    看来一切还都是应该怪我,玄霓这样想着,我活该在这里孤单寂寞了五百年,如果这是一种惩罚,那么这惩罚还远未结束。

    想到这里,玄霓站起身来,走到翡翠宫的露台之上,远眺无尽的大海,但见海面上波澜壮阔一如既往,仿佛千年时光也撼动不了。玄霓叹了口气,她想起了小翎,这使她更加思绪万千,美好的时光一去不返,斯人皆故去,唯留下自己。

    五百年来,玄霓多次试图逼出体内混沌邪灵,但始终无果,但好在因此也习得了一些克制之法,她终于可以不费什么力气便可压制他了,就像当年的皇甫云昭一样。只是,混沌元神一日不除,玄霓始终不得安心,她甚至不敢离开翡翠宫前去寻找杜坤。毕竟,杜坤已经被五劫法咒所腐化,成为灵虚子了,一旦让他与混沌勾结在一起,天地将倾,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玄霓又想到了皇甫云昭,他现在又在何方?是否找到了逼出体内混沌元神的方法?玄霓觉得烦躁起来,决定回宫歇息。

    就在这时,海面上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玄霓正欲看个究竟,翡翠宫就突然剧烈震动起来,玄霓险些跌倒,连忙跑到露台边上往外看。但见瀛海有如一潭沸水般,海啸四起,掀起城墙般高大的惊涛骇浪,几乎将翡翠宫淹没。伴随着巨大的声响,玄霓感受到灵力的巨大波动,这波动从地心传来。难道是地震?但为何波及到了翡翠宫?

    玄霓忽然打了一个冷战,难道是杜坤用地煞五劫法咒做了什么?灵虚教安静了五百年,如今终于开始行动了?

    想到这里,玄霓五百年来第一次下定了决心,她决意离开翡翠宫,前往中土了结一切。她将自己的双翅没入背中,看了看身上的丝绸长袍,心说这样有些太过显眼,于是将手一挥,身上的衣服缓缓化作平常人的布衣长裙。这样就好多了,玄霓心想,她想要到中土去秘密调查一番,最好是能以一个修行之人的身份加入灵虚教,看看杜坤到底在策划着什么。

    此计定会成功的,她对自己说,以自己的法术修为,灵虚教很快便会盯上自己的,另外,自己还有美貌可以依靠。

    玄霓站在海边,面前是无比熟悉的迎鳌村,她的脚下,正是当年自己被混沌元神附体的地方。一千年过去了,迎鳌村早已化作一片废墟,但此地的气息一如既往,玄霓不禁四下寻找,好像小翎和杜坤仍在自己的身边。

    但周围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

    玄霓离开了迎鳌村,顺着那条唯一的出村之路北上,这条小道如今也愈发难走,长年无人经过,致使路上杂草丛生,蛇蝎横行。

    几天后的深夜,她来到了十几里外的灄镇,一个距离迎鳌村最近的镇子。

    玄霓走得辛苦,抬头便看见了一间不小的客栈,客栈牌匾上的字已经有些模糊了,不知是因为年久失修,还是因为自己疲累眼乏。

    "客官,您是打尖还是住店?"一进门,客栈伙计打着哈欠问道,他抬眼皮看了一眼玄霓,多少有些诧异,毕竟如今鲜有貌美女子敢在深夜出行。

    玄霓也不答话,只是用手一指楼上客房,伙计便明白了,于是赶忙张罗。玄霓进到客房,反手锁了门,躺在床上彻夜难寐。

    忽然,她感到一阵灵力波动,这股灵力有如波涛汹涌,从不远处散播开来。是何人?玄霓一跃而起,她依旧没有见过如此强大的灵力了,上一次见到还是皇甫云昭。

    她轻轻推开客房的窗户,窗外月色正浓,夜风轻抚,又有古树枝叶的刷刷声,正好做事。玄霓轻轻跳上窗棂,翻身从二楼飘然而下,追寻那股灵力而去。

    玄霓跃千家、过百户,在房梁上闪转腾挪,不一会儿便来到了镇西。

    她手搭凉棚一看,前方有一院落,乃是镇中大户,院子十分宽敞,朱漆大门上挂一块横匾,上书"梁宅"二字。

    灵力就是从眼前的院落中传来的,玄霓看了看四下无人,展开双翅,腾空而起,划过夜空,向梁宅的后院飞去。

    此时,天上乌云遮月,周围一片漆黑,玄霓借着夜风,滑翔在半空竟无人发觉。到了后院,玄霓却被耀眼的光芒惊呆了,她连忙收起翅膀,躲在一棵参天大树的树梢上,偷眼观瞧起来。

    只见那院中灯火通明,聚集了上百人,似乎在做一场法事。玄霓定睛一看,院子正中站定一人,此人满头鹤发,身着紫袍,头戴方巾,手持拂尘,颇有些仙风道骨。众人将此人团团围住,听他讲话。

    由于距离太远,玄霓无法听清他在讲什么,但却清晰地在他的紫色道袍上发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标记。只见这标志为金色,形状有如一把三股托天叉,只不过左右两尖为翅膀状,中间一尖则为蛇头。玄霓心头不由得一动,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竟有些伤感。

    但见紫袍人左右踱步,旁若无人,口若悬河,底下的人听得是如痴如醉,不时还有人手舞足蹈着。玄霓冒险从树上跳下,装作听众之一混进了人群,然后慢慢往前挪动,那紫袍人的声音也越老越大起来。

    玄霓离近了一听才知道,这紫袍人竟然是灵虚教的坛主,正在此地开坛做法,吸纳教众。她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心说几百年过去了,灵虚教势力竟如此之大,杜坤手中握有地煞五劫法咒,虽然暂时还没有毁天灭地的灾难发生,但照这么下去,这世间还不得全归了灵虚教?

    再往后听下去,玄霓更加胆战心惊起来,原来这五百年里,由于灵虚子的回归,灵虚教实力大增,竟然控制了朝廷和钦天监,发动了讨伐灵蕃的战争。这场战争前后共打了七八次,双方损失惨重不说,北方幽桓还趁虚而入,侵占了好几个州。

    玄霓不禁开始怀疑起来,杜坤到底想做什么?他为什么拼命攻打灵蕃而不是其他地方?难道那里有什么他急需的东西?

    想到这里,玄霓的主意已定,她必须要查出真相,可是自己要怎么才能混进灵虚教呢?她抬头看了看那紫袍人,只见他的身边站着八个护法,全是年轻貌美的少女,于是心中有了点子。玄霓将自己胸口开叉之处往外扯了扯,心想以自己的美貌,还怕那紫袍老者不中计?

    玄霓缓缓往前移动着,由于人群大多都是灵虚教虔诚的崇拜者,人们要么在闭目静听,要么在慷慨激昂地随声附和,鲜有人注意到玄霓。于是,她最终挪到了人群的第一排,距离紫袍人只有一丈左右的距离。

    那紫袍老者口若悬河正在讲述灵虚子的伟力,忽然一低头,发现一美若天仙、身材婀娜的高挑女郎正妩媚地看着自己,不禁浑身发抖,险些从台上摔下来。

    只听他痰嗽一声,装模作样地草草结束了演讲,找了个机会直奔玄霓而去。但见玄霓,偏不迎合,反而转身就走,若即若离地随着人群散去。那紫袍老者心急,拂尘差点都甩掉,玄霓偷眼观瞧,险些笑出声来。

    很快,老者追上了玄霓,他故意大摇大摆走到她的面前,问道:"这位姑娘,不是灄镇人吧?老夫看姑娘有些眼生。"

    玄霓抛给他一个媚眼,娇滴滴地答道:"小女子并非此地人士,乃是寻亲而来,却不想亲人已经故去了。如今举目无亲,还望大师收留呢。"

    紫袍老者哈哈大笑:"好说好说!你刚才听了老夫的讲经,有何感想?"

    玄霓低头答道:"灵虚子确乃天降神人也,三界九重,皆归灵虚。只是,小女子不知今生今世何时才能见到灵虚子本人呢。"

    紫袍老者捋髯笑道:"这有何难?灵虚子虽仙踪难寻,但老夫作为坛主,还是经常可以得闻仙音啊。姑娘你若是跟我修炼,想必很快便可见到教主啊。"

    玄霓见火候已到,娇羞地低下了头:"那小女子就感谢坛主收留了,今后一切全凭您做主……"紫袍老者骨头都快酥掉了,一把抓住玄霓的双手,声音发颤道:"老夫这就带你去修炼吧,快随我到后室……"

    玄霓也不答话,任凭他那双干枯的手死死抓住自己莲藕般的玉臂,扭动腰肢,随他往后室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