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三十七章

    灄镇,梁宅后院。

    本地大户梁千是灵虚教的忠实信徒,因此他将整个后院腾空,全部赠予紫袍老者,这位灵虚教本地坛主所用。因此,这里也就成了灵虚教的秘密祭坛所在地。如今,人群散去,紫袍老者带着玄霓往后室而去,他一摆手,手下心领神会,纷纷退了出去,把大门也反锁了。

    后室布置的富丽堂皇,红烛美酒让此处看起来很难与灵虚教联系在一起,玄霓莞尔一笑道:"大师带小女子来此处,难道要修炼房中术不成?"紫袍老者哈哈大笑:"姑娘说笑了,还有,别大师大师的,我的俗家姓李,名韵,号墨阳,叫我墨阳真人即可。"玄霓再次故作娇羞,低头施礼道:"真人在上,受小女子一拜。"

    墨阳真人看四下无人,早已等不及了,他一把抓住玄霓的手摸了起来,边摸边说:"姑娘啊,我看你耳聪目明,很有道骨,将来必经修成真仙啊。"玄霓也不答话,虽然心中恶心,但还是任凭他摸来摸去。

    不一会儿,墨阳真人似乎是摸够了手,色眯眯地说:"姑娘啊,老夫可否请你……呃……"玄霓故作羞态问道:"真人请吩咐,小女子照做就是……"墨阳真人乐得鼻涕泡都快出来了,赶忙说道:"可否请姑娘,把鞋袜褪去……"

    玄霓心说这个老色鬼真是恬不知耻,不过为了找到杜坤,也只好应了他。想到这里,她便娇滴滴地伸手出来,缓缓将自己的蛮靴脱了下来,露出里面裹着白袜的小脚来。

    那墨阳真人瞪大了眼睛,恨不得扑上去把玩玄霓的玉足。玄霓却故意侧身躲开,轻轻伸手,揪住了白袜的一头,慢慢地、一寸寸的将那白袜脱下。红烛之下,玄霓软嫩白皙的一对儿小脚缓缓露出,她脚弓一弯,把小腿翘在当空,玉足正好递在墨阳真人面前。

    墨阳真人口水都快流下来了,丝毫没注意到玄霓正狠狠咬住嘴唇……

    次日清晨,墨阳真人打开房间大门,走到院中伸着懒腰,心道这采阴补阳果然有效,转身看到玄霓也走了出来。

    "真人,"玄霓娇滴滴地走过去说道,"咱们何时出发啊?小女子等不及去总坛了。"

    "莫急莫急,"墨阳真人摇头晃脑地回答,"老夫我还有个任务,完成之后便可带你回灵虚教总坛,届时我在教主面前美言几句,定然能为你求得那永葆青春之法。只是,到时你可别忘了老夫啊。"玄霓连忙道不会,原来她假装自己想要永葆青春,将那墨阳真人完全唬住,为的就是让他带自己去总坛,这样即使见不到杜坤,也可打探到前几日震撼翡翠宫的地震是否是灵虚教的阴谋来。

    想到这里,玄霓问道:"真人,敢问是何任务?"墨阳真人挠了挠头,有些语塞:"这个嘛,教中事物,不便明讲啊。"玄霓撒娇道:"真人你就告诉我嘛,难道小女子昨夜服侍得不够好?"墨阳真人连忙摆手道:"啊,非也非也,好吧,反正你也是要入教的人了,便告诉你吧,我要去杀一个人。"

    "杀人?"玄霓问道,"何人还要劳烦真人亲自出手呀?派个徒弟去好啦。"

    "你有所不知啊,"墨阳真人忧心忡忡地说,"此人道行甚高,乃是灵虚教的一大死敌,他一日不除,灵虚子教主的大计便难以实施。""大计?"玄霓继续追问,"那是什么?"

    "你还真是好奇心重啊,"墨阳真人哈哈笑着,"这次便是连我也不知道了,据说灵虚子教主为了这个大计划,筹备了几百年,你我有幸,能亲眼看到他实施它的一天。"

    "几百年……"玄霓自言自语道,心想这五百年来杜坤果然没闲着,到底是什么计划呢?墨阳真人以为她不信,挑着眉毛说道:"怎么不信?我告诉你吧,我们的教主灵虚子可是有五百余岁的上仙啊。"

    "这我倒是信……"玄霓苦笑了一声。

    墨阳真人丝毫没有听出其中的讽刺,哈哈大笑着,向院外走去,边走边对玄霓说:"正午我们启程!你稍安勿躁,距离你入教的日子近了!"

    玄霓低声说道:"距离你的死期,也近了!"

    正午时分,墨阳真人带着玄霓离开了灄镇。

    路上,玄霓假装好奇,过去问道:"真人,我们要去杀的人,到底在哪儿啊?"墨阳真人骑着高头大马,看看四下无人回答道:"其实这也不是我的任务,我原本只是这一带的坛主,但教主下令,谁能杀了此人,便可获得无上金丹一颗。前几日,我的一个徒弟来报,在据此不远的宁韶山发现了此人的踪迹,我这才决定出手,争取抢个头功!"

    "宁韶山?"玄霓心头一动,这地方听起来怎么那么耳熟,于是问道:"此人的名字是什么?"

    墨阳真人大大咧咧地回答道:"他叫叶莫奇,听说是个罗纥人。"

    玄霓松了一口气,心说我还以为是皇甫云昭呢,原来不是,也罢,就随着老贼走一遭好了,他不是说这个姓叶的一直是灵虚教的心腹大患么,也许可以为我所用。

    想到这里,玄霓催马快行,与墨阳真人直奔宁韶山而去。

    两个月后,墨阳真人与玄霓终于来到了巍峨的宁韶山。

    其实他们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只怪那墨阳真人一路上动不动就打尖住店,耽误了不少行程,他这么做的目的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借机猥亵玄霓而已。玄霓几次恨不得干脆一掌劈死他算了,但一想到这也许是在茫茫人海中,接近灵虚教、杜坤的唯一机会了,只得忍气吞声。

    墨阳真人带着玄霓穿过宁韶镇,一路来到了宁韶山南,他指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一座古刹对玄霓说:"看,这座古刹已经有千年的历史了,据说是混沌邪教的秘密祭坛之一,听说里面还有一座失传已久的虚无碑呢。"

    玄霓点了点头:"真人,你说这里现在还有混沌教徒么?"墨阳真人哈哈笑道:"傻丫头,这地方早就被废弃了,只是据说古刹中有一条密道,通向一个不为人知的峡谷,所以被当做藏身之所而已。我们的目标叶莫奇就躲在这个峡谷中,咱们这就去结果了他!"

    说着,他带着玄霓进入了阴森的古刹,果然这里青苔遍地,很明显已经很长时间没人来过了。墨阳用手一指,果然在倒塌的神像后有一个秘密入口,他对玄霓说:"这就是那条密道,穿过去就是峡谷了,你先进去,我给你殿后!"

    玄霓气得暗自咬牙切齿,心说这老色鬼,不就是想看我的屁股吗,也罢,等我找到了杜坤,我定要把你的眼睛挖出来喂狗!虽然这么想,但玄霓还是乖乖爬了进去,好在密道里一片漆黑,玄霓加快速度,不久就看到了出口的亮光。

    出了洞口,玄霓眼前一亮,这峡谷果然别有洞天,遍地都是白色的山茶花,山风拂面,让她十分清爽。抬头看,峡谷深处有一座神庙,年久失修已经几近坍塌了。墨阳真人争功心切,看也不看就往神庙里闯,玄霓则留了个心眼,在神庙附近细细地查看起来。

    忽然,玄霓在神庙外的一处隐蔽之地,发现了一座坟冢。她刚想告诉墨阳真人,却被坟冢前石碑上的字惊呆了。

    那上面分明写着几个大字:"爱妻林莺莺之墓,夫皇甫云昭泣立"。

    玄霓倒退了几步,险些坐在地上。这里竟然是……她很快便想起了当年皇甫云昭和他说过的话,那些他自己的经历。天啊,这个坟里埋的竟然就是皇甫云昭的亡妻。

    就在她思绪万千之时,耳轮中听到神庙中突然传来了打斗之声,玄霓迅速抽出长鞭冲了进去,发现墨阳真人正与一个大汉斗在一处。那大汉紫色的面庞,浑身腱子肉如铜牛一般,墨阳真人原本就不擅长武功,全凭法术与他搏斗,双方竟也斗了个棋逢对手。

    玄霓犹豫了,她不知道帮谁好,帮助墨阳真人吧,有可能伤到叶莫奇这个灵虚教最头疼的敌人;帮助叶莫奇吧,有可能失去墨阳真人这条线索。

    就在她白抓挠心之时,从神庙的房梁上跳下一人,此人年纪不大,身着一身白袍,飒爽英姿,手持一条碧绿色战戟。只见他二话不说,直奔墨阳真人而去。

    玄霓不看不要紧,一看大惊失色,眼前此人非是旁人,正是皇甫云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