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三十八章

    玄霓眼见皇甫云昭参战,刚想上前阻拦,哪里来得及,只见他将碧凰战戟一立,与叶莫奇前后夹击,把墨阳真人围在当中。墨阳真人本就力有未逮,此时连两个回合都没坚持下来,被皇甫云昭一戟劈为两截,尸身栽倒。

    玄霓气得直跺脚,心说皇甫云昭啊皇甫云昭,你倒是给我留个活口啊,怎么说也得让我撒撒气,砍他几刀。再说,灵虚教总坛的位置和进入方法还没问出来呢。

    想到这里,玄霓一指皇甫云昭道:"我说皇甫云昭!五百年了,你怎么还是坏我大事!我这辈子都甩不掉你这个灾星了是吧!?"

    皇甫云昭一戟砍死了墨阳真人,正欲上前查看,猛听得一女子对自己破口大骂,抬头一看,是一妩媚女郎,手持长鞭。再仔细观瞧,原来竟是玄霓!

    "你……你不是玄霓么?"

    "正是你姑奶奶我!"

    三人围坐在一起,墨阳真人两半尸身被扔到了神庙外。

    皇甫云昭沉默不语,只是呆呆地看着前方,神情恍惚。玄霓觉得有些不对劲,问道:"我说皇甫云昭,你这五百年都跑哪儿去了?怎么魂不守舍的?"

    皇甫云昭冷冷答道:"我哪儿也没去,我就在这儿陪着莺莺。"玄霓白了他一眼道:"你还真是没出息,你指的是莺莺的坟吧?"

    "不,是她本人……"皇甫云昭眼神有些迷离地回答,"的幽魂。"玄霓看出他眼中的哀怨,便不再多说什么,皇甫云昭则接着说道:"可惜,幽魂无法永远停留在世间,我现在已经越来越难见到她了……"

    "所以你就在这里自怨自艾?"玄霓指着外面对皇甫云昭大喊,"你知道外面都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你知道杜坤一直在策划大阴谋吗!?"

    "那又如何?"皇甫云昭答道,"反正莺莺也不在了,你的杜坤至少还活着……"

    玄霓正要还口,一旁的叶莫奇实在忍不住了,他本就是个粗莽的大汉,此时把手一挥:"打住!你们说的都是什么呀!?"

    皇甫云昭和玄霓同时偏头对他喊道:"大人说话小孩儿别插嘴!"

    叶莫奇被噎了个大红脸:"你们……你们……"

    "你们什么!?"玄霓瞪着他,"我还没问你了,你是个什么人?为什么墨阳真人要来杀你?"叶莫奇挠了挠头:"啥子真人?我又不认识他,我只是来找人,结果这老头突然跳出来要杀我。"

    玄霓又问:"你来找人?你跑到这深山里来找谁?"叶莫奇用手一指皇甫云昭道:"找他!"皇甫云昭抬头看了看他:"找我?那你可知我是谁?"

    叶莫奇咧着大嘴笑道:"嘿嘿,你是我叶家的救命恩人啊!""叶家?"皇甫云昭一皱眉,"我并不认识姓叶的。"

    叶莫奇挠头想了半天,说道:"我想一下,这是多少年前的事,我算算啊,对了,五百多年前了吧。我们叶家当时还不姓叶,也不在中土。这么说吧,其实我们是罗纥人,我们的本姓是库罗邪。我的祖先,库罗邪?幽兰,当时在乌勒陀被妖气所困,就是被一个叫皇甫云昭,还有一个姓方的的救了!"

    皇甫云昭苦笑了一声:"姓方的……方靖远大人啊,你泉下有知,估计会被气活过来吧……嗯,是有那么一件事,如果我没记错,你的祖先库罗邪?幽兰后来独自去了幽桓,去追寻祖传宝刀青鸾的下落……"

    "没错没错!"叶莫奇拍着大腿,"托您的福,这把刀找回来了!这不!"说着,他从后背取下一柄冒着奇异青光的宝刀,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叶莫奇又接着说:"后来,我们库罗邪家族深感边境太过凶险,迟早还会出事,因此干脆搬入了中土,因为库罗邪在罗纥语中是树叶的意思,所以改姓了叶。"

    "好吧,"皇甫云昭点了点头:"那你现在找我来做什么?"

    叶莫奇把胸脯一拔:"我是来请你帮忙的,我知道了一个灵虚教的大阴谋,可是和谁说,谁都不信,我还去找了钦天监,结果发现钦天监一半都是灵虚教徒……所以这才来寻找传说中的仙侠皇甫云昭。"'玄霓大惊,难道自己想要追查的事情,也就是杜坤的阴谋到底为何,竟被此莽汉得知了?她连忙问道:"你知道什么了?快说。"

    "你别急啊!"叶莫奇满不开心地瞥了玄霓一眼,继续说道,"其实我也是偶然得知的,这么多年来,我们库罗邪,啊不,叶家,一直在和灵虚教作对。这可能就是祖先库罗邪?幽兰留下的传统吧。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杀死了灵虚教三大护法之一摩罗煞,在她的身上,我发现了一份密令,来自于教主灵虚子!"玄霓一听心头一动,赶快问道:"是什么?密令上是什么?"

    叶莫奇哼了一声说道:"你老是催,这样老得快啊,女人!密令上让所有的灵虚教徒做好准备,迎接大事件的到来,尤其是各大分舵、分坛,都要做好灾难后的准备。"

    "灾难?"玄霓问道。"不错,灾难,"叶莫奇忧心忡忡地说道,"以我对灵虚教的了解,灵虚子要是提到了灾难,那么必然会是毁天灭地的大动静。"

    皇甫云昭打了个哈欠说道:"好了,我知道了,那你呢?你来干什么玄霓?"玄霓瞪了他一眼说道:"我是跟着墨阳真人来的,我在翡翠宫呆着好好的,突然发生了地震和海啸,我觉得这一定是杜坤在用五劫法咒策划什么,决定潜入灵虚教调查。我……诱惑了这个老贼,想让他带我进入灵虚教总坛,没想到他非说要来这里先杀一个人,一个灵虚教的心腹大患。这不,就是这位叶莫奇……"

    "你……诱惑了他?"皇甫云昭饶有兴趣地追问道,"这部分细节,你……跟我好好讲讲吧。""你想死啊!"玄霓气得差点背过气去,"都什么时候了,还那么不着调!"

    皇甫云昭把双手背在脑后:"不说算了,好吧,你们的事情讲完了,可以走了吧?"玄霓冷笑道:"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从我刚才看到你的一刻,就知道你早已失去了多年前的锐气。皇甫云昭,就算你的莺莺回不来了,你也用不着如此消沉低迷吧?"

    皇甫云昭看了她一样,说道:"那又如何?我还能做什么?当年我为了调查体内邪灵,东奔西走,可结果呢?我根本无法驱除这邪灵。你不也是一样?我看你现在已经可以很好地抑制他了,但你也奈何不了他。再有,你以为这五百年来,我不知道杜坤在策划着一个大阴谋?但浮世苍生本就是一场大劫,我一个人又能做什么?"

    玄霓叹了口气:"可是你想过没有,莺莺会怎么看你?"皇甫云昭心头一动,低头不语。玄霓继续追问:"莺莺希望看到你就这么消沉下去吗?再有,你梦寐以求与莺莺相会,那你为何不自杀?"听闻此言,皇甫云昭的头更低了。

    玄霓咄咄逼人着说道:"你是因为害怕自杀后,体内的邪灵会出来为祸人间!你的心中明明还有天下苍生,明明还有着希望,为何要放弃?你就这打算在这里呆一辈子?等莺莺的幽魂消散了,你又该如何?"

    皇甫云昭叹了口气道:"也许你说得对,不过我如今孤掌难鸣,灵虚教早已不是五百年前你我遇到的那些散兵游勇了,他们的势力如今遍布天下,即便是你我联手……"

    "算我一个!"叶莫奇虽然听不大懂玄霓讲了些什么,但一听到对付灵虚教,马上拍着胸脯道:"奶奶个熊的,我就不信他们是铁板一块,水泼不进!我在灵虚教里有不少的内应,只要皇甫大侠敢出山,我自有办法让咱们潜入灵虚教总坛!"

    玄霓拉住了皇甫云昭的手,有些动情地说:"皇甫云昭,我们也是几百年的老朋友了,虽然当年第一次见面不怎么友好,但不打不相识,你我的事情互相也都很了解了。就算你帮我一个忙吧,我……我的杜坤还有救,我想他回来……"

    皇甫云昭看着眼睛有些湿润的玄霓,长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说道:"也罢,我就陪你们走一遭吧,若能让杜坤回心转意,也算我行善积德,但愿老天眷顾,能让我早日与莺莺团聚。"

    叶莫奇大喜,连忙从怀中逃出酒葫芦来,咕咚咕咚灌了好几口,哈哈大笑起来。皇甫云昭背着手踱步到了殿外莺莺坟前,低声说着什么,玄霓则转头看这他,不禁摇了摇头,心中忽然无限酸楚起来。

    杜坤,不知道你我会不会也有这么一天,玄霓这么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