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三十九章

    几天之后,官道之上,三匹马并列而行。

    马上有两男一女,正是皇甫云昭、玄霓与叶莫奇,他们一路马不停蹄,火速赶往灵虚教总坛。

    "这就是青鸾方刀?"几天了,皇甫云昭还是对叶莫奇祖传之刀赞不绝口,他看着叶莫奇背上的宝刀说道,"当年,库罗邪?幽兰告诉我,说乌勒陀那妖气见此刀都会避着走,现在看来此言不虚啊。"

    "皇甫大侠你当真活了几百岁?"叶莫奇还是不大相信的样子,"我看你也就二三十岁啊……"玄霓笑他:"你知道什么,皇甫云昭可是上千岁的老头了哈。"皇甫云昭瞪了她一眼,不过也拿她没办法。

    叶莫奇又问道:"我们叶家就是从乌勒陀事件后,打定主意定居中土的,我想问皇甫大侠一句,当年在乌勒陀,到底灵虚教释放了什么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妖气?"

    皇甫云昭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说道:"五百年了,我也是没有头绪。只能说,原本灵虚教只是想在乌勒陀建一个分坛而已,毕竟那里是边境重镇,建立分坛可攻可守。但就在他们在神庙里挖地道建地宫时,遇到了某一种强大的妖物。这也是他们始料未及的,所以才仓皇出逃,不过妖气却被释放了出来。"

    "妖物?"叶莫奇问道,"我记得我爹跟我说,当年你和那个姓方的就是在那妖物的巢穴里,救了我的祖先幽兰?"

    "确切的说不是巢穴,"皇甫云昭轻轻说道,"那个洞穴其实就是妖物在地下穿行时,头部留下的痕迹……"

    "什么!?"叶莫奇大惊失色,"那……那妖物的个头岂不是庞大无比?"

    皇甫云昭笑了笑:"谁知道,我们死里逃生,也没顾上看看那妖物到底是什么。总之,这五百年也再没类似乌勒陀的事情发生,也许那妖物就喜欢在地下呆着吧,我们目前还是先担心灵虚子的事情比较好。"

    一个多月之后,三人终于来到了简州的夜山。

    皇甫云昭抬头问叶莫奇:"这里不是夜山吗?中土最大的灵蕃寺庙玉轮寺所在地。"叶莫奇哼了一声:"什么灵蕃寺庙,这里边是灵虚教总坛所在,他们挖空了整座山,修建了巨大的地宫。"皇甫云昭大惊:"什么?你说的是真的?难怪世人找不到灵虚教总坛,原来他们以玉轮寺做幌子……"

    玄霓却不以为然道:"管他什么玉轮寺,我们冲进去,找杜坤问个明白!""对了,你们一直念叨的杜坤是谁呀?"叶莫奇问道,"难道你们也有内应?""非也,"皇甫云昭答道,"杜坤……就是你们口中的灵虚子。"

    "啊!"叶莫奇瞪大了眼睛说道,"你们怎么知道的?我一直以为灵虚子是个妖怪呢。"皇甫云昭坏笑着看了看玄霓,说道:"这个你要问她了,她知道一个渔民是怎么变成灵虚子的……"

    玄霓用手一指叶莫奇:"什么也不许问!什么也不许打听!快说,我们怎么进去?"叶莫奇无辜地一摊手道:"我还没问呢……好吧,你们先随我进寺好了。"

    进入寺中,皇甫云昭小小吃了一惊,这里与中土一般的灵蕃寺没什么区别,香客不断,摩肩接踵。大殿中的蒲团上,灵蕃僧人打坐诵经,金身之前,虔诚的信徒跪倒参拜。玄霓摇了摇头低声说:"真是无知,在灵虚教总坛之上祭拜,能灵验才怪。"

    "戏总要做足嘛,"叶莫奇挤了挤眼,"你还别说,这里的香火一向旺盛,据称是有求必应呢。""好吧,闲话少说,我们该如何进入总坛?"玄霓有些不耐烦,"你不会是在骗我们吧?小心你的脑袋!"

    叶莫奇连忙摆手道:"你们可得相信我呀,在皇甫云昭这样的上仙面前,我怎么敢?"玄霓瞪了他一眼道:"谅你也不敢,快说,我们该如何进入总坛,我和杜坤有账要算!"

    叶莫奇低声说:"进入总坛倒是不难,我有内应,可以带咱们前往后面的密室,然后通过地道进入总坛,只是……只是进入总坛后,倒是麻烦的开始。"

    "什么麻烦?"玄霓又问。

    "是这样,"叶莫奇解释道,"我的人,只能带大家进入地宫第一层,而灵虚子则在地宫的最深处,那里没有资格的人是无法进入的。要想获得觐见灵虚子的资格,必须要闯过灵虚幻境。"

    "灵虚幻境?那是什么?"皇甫云昭问。

    "我哪儿知道,我要是有本事过关,早就把灵虚子砍成两半了。你瞪我我也那么说,"叶莫奇看了一眼对自己怒目而视的玄霓,继续说道,"据说,灵虚教最近几年广招天下能人异士,唉,也是朝廷腐败不争气,投奔灵虚教的人越来越多。原本设立的招贤馆根本忙不过来,为了杜绝鱼龙混杂之人,这才设立了灵虚幻境。想要加入的直接带到灵虚幻境,过关了就可以获得觐见灵虚子的机会。"

    "这倒不错,"皇甫云昭大喜,"省了我们不少事,我们只需想办法闯过灵虚幻境即可。不过,这到底是怎样的幻境呢?"

    "听说,"叶莫奇神神秘秘地说,"灵虚幻境里只有一种妖怪,那就是心魔……"

    很快,叶莫奇的内应将众人带到了地宫的入口,因为有人作保,加上提前准备好的紫袍,一路无人怀疑。下到地宫第一层,大家不禁惊叹不已。谁也没想到,这灵虚教的地宫竟然修建得如此之大,巨大的石柱、宽阔的大殿,以及迷宫般的走廊。成百上千名身着紫袍的灵虚教徒在地宫中穿行,每个人都行色匆匆,面目凝重,似乎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一般。

    皇甫云昭和玄霓对视了一眼,五百年了,灵虚教竟发展到了如此境地,皇甫云昭更是有些自责,毕竟自己是第一任灵虚子,这个强大的邪教正是自己一手建立的。

    很快,众人来到了一扇青铜大门前,这扇大门修建在一面石壁之上,高不见顶且无比精致,雕花有如游龙戏凤,但细看却令人不寒而栗。因为这扇门上雕刻的内容,其实乃是邪神一统天下的预言景象。

    "此门便是灵虚幻境的入口了,"叶莫奇说道,"这里无人把守,因为没人敢轻易进去,我也只能送你们到这里了,剩下的路……不过,此门一次只能通过一人,你们谁先?"

    话音未落,皇甫云昭已经推开青铜大门,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皇甫云昭推开青铜大门,本以为面前会是无尽的黑暗与恐怖的机关,又或是张牙舞爪的邪魔怪兽,但眼前出现的,竟然是宁韶镇那热闹的街市。

    他当然知道自己并非真的在宁韶镇,这就是叶莫奇所说的心魔吧,他想着,这里虽然一片祥和,但肯定是步步杀机。想到这里,皇甫云昭反手持戟,倍加小心起来。

    皇甫云昭环视四周,发现这里与印象中的宁韶镇一般无二,甚至还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心血所在——正阳医馆。正欲四处探查,却发现前面有一人行色匆匆,那背影竟有些眼熟。他悄悄跟上,绕过一棵大树偷眼观瞧,发现那人竟是是自己!

    皇甫云昭大吃一惊,眼前的自己一身蓝色粗布衣打扮,背后背着一个药篓。这分明是当年开医馆的自己啊,他暗自咬了咬牙,轻轻跟了上去。

    天空传来阵阵沉雷滚滚,前面的自己似乎犹豫起来,转身欲往回走,皇甫云昭下意识地躲到一棵大树后。突然,一道黑色的人影凭空出现在蓝衣皇甫云昭的身前,这道黑影有如一团黑气,模糊不清,似乎周围的人和蓝衣皇甫云昭都看不见它。

    皇甫云昭惊讶之时,发现这道黑影挡住了当年的自己,且附耳过去,在当年自己的耳边呢喃这什么。蓝衣皇甫云昭仿佛受到了什么暗示一般,转身继续向着宁韶山的方向而去了。

    皇甫云昭皱着眉头思考着,他又仔细观看了一下眼前那个自己的衣着,蓝色布衣,藤编的药篓,时间是正午……

    这分明是当年去宁韶山南古刹附近采药时的自己啊!皇甫云昭大惊,那一天镇里的张员外肺疾犯了,急缺几味药,自己这才冒险去的宁韶山南,眼前的一幕不正是那一天的景象么?

    皇甫云昭想到这里,心头竟隐隐作痛起来。

    因为就在这一天,他在宁韶山男的古刹里,遇到了林莺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