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四十章

    灵虚幻境。

    皇甫云昭紧紧跟着当年的自己,眼看着他进了南山,朝着古刹而去,一切就和当年一模一样。只不过,眼前的自己似乎是被那道黑影引领着,一步步走向林莺莺,一步步走向宿命。

    它到底是谁?或者说是什么?皇甫云昭自问着,开始回忆过去,在他的记忆中,当年他确实只是想为张员外治病而已,没什么黑影对自己呢喃耳语啊。眼见自己朝着古刹方向走去,皇甫云昭突然犹豫起来,如果此时出手,消灭那道黑影,那么当年的自己就不会进入古刹,也就……不会遇见莺莺了。

    这样会不会好一些?皇甫云昭心想。

    是啊,如果没有进入古刹,没有遇到莺莺,那么自己也就不会去光华山,也就不会被混沌附体。那么当年自己就仍将会是一个凡人,过着快乐而短暂的一生。也自然不必像现在这样孤独寂寞地活着,与自己的爱人天人永隔。

    可是,如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那么我就不会和莺莺相爱了,也就不会有那短暂却永生难忘的一段时光。皇甫云昭低下了头,用永生的孤寂换那片刻的欢愉,真的值吗?

    看着眼前的那道黑影,皇甫云昭握紧了手中的碧凰战戟……

    青铜大门外,玄霓等得心急。

    她转过头来问叶莫奇:"这都多久了,我何时才能进去?"叶莫奇把手一摊,答道:"谁知道?我从没有进去过,只是听灵虚教的人说过,一次只能进入一人。"玄霓哼了一声对叶莫奇说:"我可没时间在这干耗着,后会有期!"

    说罢,玄霓抽出长鞭推开了青铜大门,进入了灵虚幻境。

    玄霓的面前,一片尸山血海。

    血红色的天空上黑色的乌云翻滚,乌云中有巨龙、妖兽在拼死搏斗,大地之上血流成河,神兽的尸体堆成了小山。

    "神战……"玄霓惊呆了,"这……我这是在哪里?我这是在什么时候?"

    远处,巍峨耸立的光华山上影影绰绰,三个脚踏神山、头顶入云的巨人在战斗,玄霓看不清他们的脸,只感到天地为之颤动。

    "父亲……"

    忽然,一只巨大的黑色妖魔从天而降,它身大如山,头似铜斗、声如洪钟,肋下生有八只利刃般的爪,它嘶叫一声,直奔玄霓而来。

    "混沌的贱种!"玄霓大喝一声,抽出长鞭与之斗在一处。原来这妖兽名曰貊峿,乃是邪神混沌在第九周天时所生的魔兽,天生神力,可移山填海。

    但见貊峿的前两只利爪直奔玄霓上三路,玄霓低头躲过,一个后翻跳出圈外,用黑色长鞭攻击貊峿的头部。貊峿力量太大,利爪将地面插出一个大坑,烟尘弥漫,遮住了视线,头部正被长鞭击中。只听噼啪声响,貊峿头部被抽出了一道深深的伤口,黑色的血液喷洒而出,滴在地上嘶嘶作响。

    玄霓左手掐三指,用灵力魔咒在那妖兽身前左右划出一道符,名曰地灵符,只听砰的一声,貊峿身下凭空被法咒挖出一个大坑,那妖兽陷入坑中动弹不得。

    玄霓紧跟着跃然而上,跳至妖兽背部,手中长鞭舞动如飞,在貊峿的身后留下道道鞭痕。与此同时,玄霓左手在空中又划出一道火灵符,一个下压,将符文印在貊峿后背,然后从它身上一个滚翻,跳落在地。随后,貊峿身上发出一声巨响,火光冲天,火灵符爆裂开来,将貊峿后背炸开了一个大洞,黑血如泉涌般洒向天空。那妖兽发出凄惨的嘶叫,却被困在坑中无法逃脱,活生生被玄霓的不灭真火烧成了枯骨,空气中弥漫开刺鼻的恶臭。

    "哼!"玄霓将长鞭收好,狠狠瞪了一眼道,"混沌的贱种!"

    忽然,远处的光华山上一阵耀眼的光芒闪过,大地为之一颤!

    玄霓感到自己的父亲需要她,神战到最关键的时候了。玄霓想也不想,张开双翅快速向神山飞去。妖兽的尸体不断在自己的身边落下,血红色的天空电闪雷鸣,玄霓目光坚毅,她的眼中只有光华神山之巅。

    果然,父神在于混沌激烈地搏斗着,一旁,亘古神的手中一柄神剑光彩夺目,刚才那道耀眼的光芒这是这神剑发出的。但见亘古神将神剑一立,天地万物似乎都被吸了过去。玄霓大喜,看来神战就要胜利,邪神即将被封印了!

    忽然,时间停止了,玄霓大惊,环视四周,果然,从空中坠落的妖兽尸体就停在半空,亘古手中神剑上的光芒也不再闪烁。玄霓正想一探究竟,突然心头一动,她看了看亘古手中的神剑,缓缓走了过去。

    那神剑近在咫尺了,玄霓甚至可以看到剑柄上的花纹,这一定是把震古烁今的神剑,她心想,如果我此时伸手,莫要说是邪神混沌,就是父亲也将臣服于我。

    三界之主玄霓吗?她心想着,缓缓向着那柄神剑伸出了手……

    灵虚幻境的出口,黑色的迷雾渐渐消散,一个清瘦的身影出现。

    皇甫云昭扶戟而立,他身心疲累,从灵虚幻境中走了出来,正欲休息,忽听身后异动,回头一看,竟是玄霓。

    "你……"皇甫云昭问道,"你也闯关成功了?"

    玄霓声音有些憔悴,答道:"不错,这难不住我。"

    二人找了一个无人之处,打坐休息,皇甫云昭长叹一口气问道:"你在灵虚幻境中……遇到了什么?"玄霓撇了他一眼:"凭什么我先说,你遇到了什么?"

    "我遇到了莺莺……"皇甫云昭答道。

    "我就多余问你,"玄霓无奈地摇了摇头,"你还有点别的事儿吗?"

    皇甫云昭苦笑一声道:"唉,我也不想如此啊……这灵虚幻境果然厉害,我……我仿佛回到了过去。""哦?你也看到了过去的事情?"

    "是啊,"皇甫云昭接着说,"我确实看到了过去的事,只不过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我回到了当年遇见莺莺的那一天,我亲眼看着我自己往宁韶山南而去。奇怪的是,我仿佛看到了一道黑影……"

    "黑影?"玄霓皱起了眉头,一提起黑气、黑影一类的话题,她就隐约感到是混沌作祟,于是问道,"那是谁?"

    "我也不清楚,"皇甫云昭答道,"但是那道黑影在一步步的将当年的我引向宁韶山南的古刹,将我引向莺莺。"

    玄霓陷入了深深的思索,继续问道:"当年的你,到底是不是被黑影引过去的?""当然不是,"皇甫云昭答道,"当年我就是去为张员外采药而已,遇到莺莺纯属意外。"

    "也不能这么肯定,"玄霓冷笑一声,"若当年真是混沌引你而去,那么你肯定是无法感觉到的,毕竟你当时只是一个凡人。"

    "在幻境里,我看着那道黑影,"皇甫云昭又说,"我突然有一种欲望,想要杀死它,阻止当年的自己前往后山。"

    "什么?你不想遇到莺莺了?"玄霓大惊,看到皇甫云昭低头不语,继续说道,"我明白了,这就是灵虚幻境的厉害之处,它能感应到进入之人内心深处的最脆弱之处,然后诱惑于你。"

    "诱惑我?"皇甫云昭不解,"这有什么诱惑我的?"

    "诱惑你杀了黑影,"玄霓平静地说,"也就是你的宿命,你的恐惧,消灭了它,你也就不是你自己了,你否定了自己的爱,也就是否定了你自己。这样一来,待你从灵虚幻境中走出来时,你便已是一具行尸走肉了……"

    皇甫云昭好像明白了一些,点了点头道:"那你呢?你遇到了什么?"

    玄霓摇了摇头道:"我比你简单多了,我回到了神战终结之时,看到了父亲与混沌的最终决战。当时……亘古神手持神剑,正要封印邪神,时间却停止了,我与那神剑近在咫尺,似乎触手可及……"

    "我明白了,"皇甫云昭哼了一声,"灵虚幻境是在用无上权力诱惑你,你拿了没有?"玄霓笑了一声:"当然没有,我当时确实动过念头,但很快便放弃了。"

    "哦?这是为何?"皇甫云昭有些吃惊,"你怎么如此轻松地抵御了权力的诱惑?"

    "因为我心中想着杜坤……"玄霓脸有些红,"我想尽快出来见到他。"

    休息良久,二人体力逐渐恢复了,皇甫云昭向前方看了看,黑暗中,似乎是灵虚教总坛最底层地宫的所在,于是对玄霓说道:"咱们走吧,你的杜坤就在那里。"

    玄霓反而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咬牙站了起来,就在他们打算一探地宫究竟时,玄霓突然问了皇甫云昭一句:"那最后……你到底为什么没有消灭那道黑影?"

    "我觉得值。"他平静地自言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