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四十一章

    皇甫云昭和玄霓二人手持兵刃贴墙而行,这已是灵虚教总坛的最深处,四周定然是步步杀机,因此二人加倍警惕。

    墙壁上的火光忽暗忽明,二人走了很长一段路,却没有碰见一个灵虚教徒,这让他们不禁怀疑起来。尤其是玄霓,她始终觉得这一路太过容易,这里毕竟是灵虚教总坛,怎么可能如此疏于防范?皇甫云昭也有同感,但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也只有继续前行。

    走着走着,突然洞穴中传出一声巨响,同时地动山摇起来。玄霓大惊,对皇甫云昭说:"就是这个!我在翡翠宫里遇到了海啸,也是一声巨响后,地动山摇!"皇甫云昭说:"难道,是杜坤干的?"玄霓紧皱秀眉道:"他真有如此强大的法力?"皇甫云昭答道:"这恐怕不是杜坤的法力,而是地煞五劫法咒啊。"一句话点醒梦中人,玄霓这才明白,杜坤用了五百年研究地煞五劫法咒,如今终有所成。

    皇甫云昭又问:"只是,杜坤用五百年研究法咒,到底是想干什么呢?"

    此时,玄霓脑中的拼图终于完成了,一切都渐渐明朗起来,她不禁倒退了几步,忧心忡忡地说:"若是我猜得不错,那现在可是千钧一发了。你知道五劫法咒的由来么?"

    皇甫云昭答道:"传说是梵阴老祖穷尽毕生所学,创造的强大法咒,有撼天动地的伟力,不过这也都是传说罢了。"

    玄霓摇了摇头道:"你果然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地煞五劫法咒确是出自梵阴老祖之手不假,但并非他本人所原创,而是得到了某人的指点。"

    "谁?"皇甫云昭问道。

    玄霓冷笑一声答道:"传说是混沌本人……其目的,就是将引发第五劫的方法,带到人间。""第五劫?"皇甫云昭更是一头雾水了,"什么第五劫?"

    "你可知道,这九重三界不只一世?"玄霓沉重地说道,"我虽然出生在这一世,但我的父亲曾经对我们说过,在这一世之前,还有过四世。"

    "什么?"皇甫云昭大惊,"还有过四世?"

    "正是,"玄霓答道,"但是都毁于了神战,也就是我的父神与混沌的战争。要知道,混沌确实曾是这个世界的主人,而我的父亲和亘古神一起,夺了他的三界九重之主的位置。在那之后,九重天之中,开始流传一个古老的预言,预言说,人间将经过五大劫难,分别是金木水火土,一旦五劫结束,混沌将会复生,重掌三界九重天。"

    "这只是个预言吧?"皇甫云昭问道。玄霓答道:"非也,与其说是预言,其实不如说是混沌下的诅咒。我只知道,前四劫确实都应验了,如今这一世,乃是最后一世,如果第五劫真的开始,并且造成了足够大的灾难,那么预言将会应验,混沌将会回来。"

    皇甫云昭忽然觉得有些头晕,他还无法接受如此惊人的事实,他有些语无伦次地问:"那……那第五劫是什么劫?"

    "是土劫。"玄霓平静地答道。

    皇甫云昭恍然大悟:"土劫!怪不得会发生地动!杜坤是想引发第五劫?"玄霓点了点头:"不错,应该正是如此。不过有一点我不大明白……"皇甫云昭接过话来:"你是想说,为什么杜坤会为混沌效力?"

    "正是,"玄霓答道,"杜坤与混沌从无瓜葛,他之所以弃我而去,乃是因为我用地煞五劫法咒复活了他,邪恶的法术腐化了他的元神所致。可是,他怎么甘愿为混沌效力了呢?"

    "原来如此!"皇甫云昭突然明白了,"你看会不会是这样,你刚才说地煞五劫法咒并非梵阴老祖原创,而是得到了混沌的指点,那么……会不会是混沌在法咒中留下了埋伏?"

    "埋伏?"玄霓问道,"你是说?混沌偷偷在法咒中,留下了自己的东西?比如说隐藏的咒语,可以让被法咒复活的人,成为混沌的傀儡?"

    "正是如此!"皇甫云昭肯定地说,"混沌为了自己的复活大计可谓费劲了心机,在自己指点的、为了将劫数带到世间的地煞五劫法咒中,不可能不留下一些伏笔!"

    "原来如此!"玄霓不禁大怒,"我从来对神战不感兴趣,但混沌胆敢控制我的恋人,真是罪不容诛!"

    "你还有点别的事儿么?"皇甫云昭也笑了,"你就不想想别的事?若那个预言是真的,那么第五劫一旦开始,而且我们无法阻止的话,混沌就要复掌天下了。"

    "所以我们必须阻止杜坤!"玄霓坚毅地说道,"即使我们必须杀了他……"

    二人继续前行,很快便来到了一座巍峨的地宫面前,地宫漆黑的大门两侧,站有两排灵虚教徒。

    皇甫云昭和玄霓立刻亮出武器,却发现那些教徒并没有出手,只是并排而站,向他们微微鞠躬,好像早就知道他们会来似的。

    其中一个头目样子的灵虚教徒对二人说:"教主早已恭候多时,请二位移驾宫内吧。"皇甫云昭和玄霓对视了一下,只得将武器背在身后,随那位教徒一起进入了地宫。

    地宫之内,铺满漆黑方砖的大殿灯火通明,正中央的黑色王座之上端坐着的,正是灵虚子杜坤。

    "别来无恙啊,吾爱。"他冲玄霓微笑着。

    "你给我住口!"玄霓大喊道,"我就不该用法咒复活你,现在你竟然被腐化至如此境地,交出法咒,我便可饶你不死!"

    杜坤狂笑:"吾爱,你还不明白吗?这五百年来我所做的事,和什么法咒毫无关系!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混沌主人的复生早已被镌刻在时间洪流之中了!我劝你们识时务一些,若是辅佐我完成大业,我可保你们在混沌中得以升华。"

    玄霓还要大骂,皇甫云昭却抢先问道:"你要我们帮你,你也得先说帮你做什么吧?这五百年来,你在做什么大业?"

    杜坤冷笑着答道:"跟你们说了也无妨,反正大业即将完成。这五百年来,我都在尝试用地煞五劫法咒引发地动。"

    "地动?"玄霓一皱眉,"我说瀛海上怎么发生了海啸……"

    "那只是演示而已,"杜坤满脸骄傲地说道,"我要做的,可不仅仅是海啸、地震这么简单,我要在全天下引发地动,我要让山川倾覆、海水倒灌!只有这样,才能引发第五劫!如今,经过五百年的研究,我终于掌握了用法咒引发地动之法,现在加入我还来得及!玄霓,看在我们有过情分,我可以让你做混沌的护法!"

    皇甫云昭以为玄霓又要开口骂人,却发现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泪光,玄霓说道:"我……我原以为你还可以拯救,这五百年来,我都抱着这样的希望,才得以苟活。今天我才明白,你已经……不是我的杜坤了。我的杜坤是那样的单纯,那样的无暇,可现在我面前的,只是混沌的一条狗!"

    杜坤却也不生气:"你们两人真是糊涂!你们的体内,都有混沌主人的元神,虽然被你们压制,但毕竟他老人家还在,你们不觉得这是宿命吗?今天,我就要完成预言,而偏偏你们送上门来,混沌主人的重生可就不费吹灰之力了!"

    皇甫云昭叹了口气,转身看了看玄霓,低声说道:"你做好决定了?"玄霓点了点头道:"唉,看来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他已经不是我的杜坤了,但我会为他而战,为那个海边的单纯少年而战!"

    说罢,玄霓与皇甫云昭抽出长鞭和碧凰战戟,直奔杜坤而去。

    杜坤哈哈大笑着:"尔等自甘堕落!我就成全你们吧!"说着,灵虚子杜坤一招手,唤出了灵虚教左右护法,将二人团团围住,自己则一闪身进入身后的密室。

    皇甫云昭偷眼观瞧,在杜坤关闭密室大门时,正好看到了密室中央神坛上的地煞五劫法咒,心中便是一动。

    玄霓擦干眼泪,紧咬嘴唇,长鞭舞动如飞,她要为杜坤报仇,她现在的敌人只有混沌,而阻止第五劫,是报复混沌最好的方法。

    灵虚教的两大护法身着紫袍,各种佩戴着不同的面具,手持同样的长剑,但可怕的是,他们同时还是强大的邪术士,他们的元神与密室内的地煞五劫法咒联系在了一起,可以使用远古时代的混沌邪术。

    因此,他们一出手,皇甫云昭和玄霓就明白,他们陷入巨大的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