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四十二章

    皇甫云昭和玄霓被灵虚教两大护法团团围住,只得后背相抵,呈防御状态,皇甫云昭对玄霓喊到:"小心,他们的灵力很强!"玄霓答道:"与其说是他们强,不如说是法咒的灵力强!我们必须尽快切断他们与法咒的联系!"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灵虚教左右护法的符咒各不相同,其中左护法擅长吸魂、圆光、灵蔽之法,可利用五劫法咒的力量将人的三魂七魄吸出躯壳,中咒者轻者丧失战斗力,重者魂飞魄散而亡。或是利用法咒的灵力营造一种幻境,意志力不强者,会很快屈从于幻境中的恐怖景象,肝胆俱裂而亡。还可以屏蔽受术者的灵力,使其无法施展法术。

    右护法,则精通烈焰、寒冰、绝土、金钟、木决之术,可顺应金木水火土五行,用元素之法御敌。

    皇甫云昭将掌中碧凰战戟一立,直奔左护法,只见他将战戟横扫出去,从中路攻击。对方也不答话,纵身而起,竟然跳至了战戟上方,脚尖在戟上轻轻一点,随后飘落在地。

    皇甫云昭大怒,心说这么多年来还没人敢如此戏耍于我,于是将手中战戟舞动起来,但见青光环绕,杀气四溢,直扑敌手。由于地宫前空间狭小,左护法见无法避开皇甫云昭,见势不妙只得运动灵力,将五劫法咒的力量施展出来。但见空中划过一道火焰,紧跟着三把冰刀飞出,直扑皇甫云昭面门。

    皇甫云昭用战戟挡开冰刀,却无法避开火焰,只得不断后退。对方却两臂轮转,在皇甫云昭身后凭空升起一面石墙,将他困于石墙与火焰之间。

    另一边,玄霓也陷入苦战,她被右护法的灵力团团围住,虽然手中长鞭在武力上占了上风,但面对符咒的精神力,玄霓还是应接不暇起来。尤其是圆光之术所造成的幻境和灵蔽之法,几乎耗尽了玄霓的灵力。

    眼见二人陷入进退维谷之境地,皇甫云昭和玄霓把心一横,几乎同时运用起体内的混沌灵力起来。只见半空中打了一道黑色霹雳,乃是玄霓的混沌灵力化作长箭,带着一声尖啸刺穿了对面右护法的胸膛,死尸顿时栽倒在地。皇甫云昭也一声大喝,挥动长戟击碎身后的土墙,跳出圈外后,单手伏地,浑身颤抖起来。左护法不明所以,正欲上前攻击,却发现他身上笼罩着一团黑气……

    "孤绝御天破!"皇甫云昭大吼一声,周身迸发出毁灭性的黑气,将整个地宫撼动,碎石纷纷从空中落下,左护法被震倒在地,当场就被皇甫云昭的绝技所撕裂。

    此时此刻,地宫之前变得悄然无息,仿佛只有二人的心跳砰砰作响。但见皇甫云昭,刚才一招耗尽了他的体力,他双手扶戟,大口喘着粗气。

    "没想到……"玄霓说到,"你竟将混沌灵力修炼至如此境地。"

    "你那一招也不赖,"皇甫云昭缓缓起身,"好了,五百年了,我们是时候找杜坤做一个了断了!"

    "嗯……"玄霓突然犹豫起来,她甚至后退了几步,皇甫云昭一皱眉道:"怎么?最后关头你还是舍不得他?你忘记你自己说过的话了么?他已经不是你的杜坤了。"

    "可是……"玄霓低下头,眼中闪烁着点点星光,"我们还没有过上想过的日子,我们的爱是那样的短暂,我们相识了几百年,真正在一起又有几天?"

    皇甫云昭叹了口气:"我何尝不是如此……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便是混沌!可……可偏偏他就在你我的体内,与我们共存着,这真是莫大的讽刺!"

    玄霓攥紧了拳头说道:"不错,我有时候真恨,我可以杀死任何阻挡我的人,可……可混沌就像是一个看不见的敌人,无处不在又无迹可寻,你我虽然压制住了他,但却无法真正地消灭他!"

    皇甫云昭坚毅地看着玄霓:"会有办法的,总有一天,我们会为莺莺和杜坤报仇!"

    二人继续前行,地宫就在眼前了。

    推开厚重的黑色大门,玄霓满以为面前会出现自己朝思暮想的杜坤,结果却发现又进入了一个大殿之中。之间脚下满是黑色的方砖铺地,大殿中只有几根粗大的石柱,上面有微弱的火光闪烁,除此之外别无他物。玄霓心生诧异,转身说道:"灵虚教的地宫到底有多深啊,怎么又是一个……",话音未落,却发现皇甫云昭不见了!

    玄霓大惊,刚才他明明跟着自己进入了大殿,怎么就不见了呢?她警觉地抽出长鞭,却突然被眼前出现的一道黑影晃了一下。

    "什么人!?"玄霓一个侧鱼跃跳至一旁,借着微弱的火光定眼观瞧,只见那人游走于阴影之中,身形飘忽不定。玄霓一鞭抽了过去,噼啪一声,击起了满地的尘土,那人影却消失不见。

    玄霓张开翅膀,盘旋在大殿的石柱之间,想要找到那条黑影,却发现那条黑影似乎也在半空盘旋,并且,那黑影似乎也有翅膀!她正在诧异之时,那黑影绕过石柱,直奔自己而来。在火光中,玄霓终于看清了它的真面目——那黑影竟然是她自己!

    玄霓大惊失色,险些从空中掉落下来,对面那玄霓上来就是一掌,玄霓连忙闪躲,但还是被一掌击中了左肩,她大叫一声摔落下来。玄霓刚要起身,那个假玄霓就攻了过来,她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心说一声不好,难道今天要命丧于此?

    但就在那假玄霓一掌打过来之时,石柱上的火光正好照在了玄霓的脸上,那假玄霓连忙收手,脸上浮现出惊讶的神情,她开口问道:"你是谁?"

    玄霓本来都撒手闭眼了,却发现那一掌非但没有击中自己,对方反而开口问话,赶忙借机起身,倒退几步答道:"我是玄霓,你又是谁?怎么和我……"对方就像是镜中的玄霓一样,她也同样退了几步说道:"原来……你就是玄霓……"

    玄霓听得出,那声音中充满了哀伤。

    皇甫云昭一进入大殿,脚下突感发软,没来得及叫玄霓就掉入陷阱之中。

    等他睁开眼恢复知觉,发现自己已经在十丈之下的密室之中了,头顶上有一点微弱的光线,似乎就是刚才进入的大殿,他想要跳上去是不大可能了。

    皇甫云昭拾起掉落在地的碧凰战戟,只得摸索前行,在他的前方,似乎有绿色的光芒闪耀。那是什么?皇甫云昭心想,脚下逐渐加快了步伐。

    虽然密室看起来并不大,但他却越走越远,原来这是个类似长廊的房间。远处的绿光渐进,皇甫云昭也看清了四周,他惊讶地发现这个房间的墙壁竟然是黄铜制成的,上面还镶嵌着宝石。

    再往前走,他终于看清了那绿光的来源,它竟然来自于一座雕像的双眼。皇甫云昭正在惊讶雕像双眼为何会放出绿光,突然觉得雕像越看越眼熟,再一仔细辨认,发现它竟然是玄霓的雕像!

    皇甫云昭心中涌现出无数可能,他开始在四周寻找起来,借着绿光,他发现雕像周围有很多黄铜机器,非常类似钦天监的占星仪器,但却要复杂得多。

    尤其让他心头一动的,是散落在黄铜机器周围的一些图纸,上面画满了复杂的图案,大多以人形为主。皇甫云昭拾起几张,走到光亮处仔细观瞧,真是不看不要紧,一看恍然大悟。

    那图纸上,画的竟然是玄霓的身体!

    两个玄霓四目相对,默然无语。

    玄霓叹了一口气说道:"原来是这样……这我倒是没想到,他竟会……",对面的女人接过话来:"他竟会什么?如此爱你?"

    玄霓苦笑道:"你觉得这叫爱?不过……我确实以为已经失去他了。"

    对面的女人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他确实曾在漆黑孤寂的夜晚,流着泪,抚摸着我的脸庞,呼唤着你的名字。"

    "那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玄霓痛哭起来,几近崩溃,"他为什么不放弃法咒,去找我!他知不知道我苦苦等了他五百年!"

    对面的女人摇了摇头:"我对人间的事情真的不大明白,尤其是爱,他时而痛苦,时而欢愉,时而抚摸我的脸颊,时而却对我拳脚相加。玄霓,我毕竟不是你,我想求你一件事……"

    玄霓抬起了头:"什么事?"

    "我……我想……"那女人说道,"我想让你杀了我。"

    "为什么?"

    "因为我不是你,却被生而为你的替代品,现在你来了,我想,他不会再痛苦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