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四十三章

    皇甫云昭扔掉了手中的图纸,继续往前走,发现了一道旋转阶梯,连忙顺梯而上。

    果然,顺着阶梯,皇甫云昭又回到了大殿之上,在他面前站立一女子,从背影看正是玄霓。"你没事吧?"他走过去问道,"我落入了陷阱,还担心你一个人去面对杜坤呢……"边说边低头,发现地上竟还躺着一人。

    "这是谁?"皇甫云昭连忙过去查看,不看不要紧,一看大惊失色道:"这……这人怎么和你一模一样!?"

    玄霓摇了摇头:"是啊,谁会想到,杜坤他……"

    皇甫云昭想起了密室中的图纸,眼前之事渐渐明朗起来,于是说道:"看来杜坤还是没有忘记你,这女人,应该就是他用五劫法咒的力量造出来的。"

    "是又如何?"玄霓冷冷地说,"他宁可造一个复制品,也不肯去找我,这对我,对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女人都不公平。所以她才让我杀了她,因为她始终是我的一道影子,而如今,她终于获得自由了。"

    "造化弄人啊,"皇甫云昭叹道,"你做的对,她不该这样活下去。人若没有自己的灵魂,活着还不如死亡。"

    说到这里,二人对视,坚定地向前方并肩而行。

    皇甫云昭推开了面前最后一道黑色大门,在他们面前的,便是灵虚教总坛的最后一间大殿。红色的王座之上,杜坤正微笑着危襟正坐,仿佛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游戏一般。

    玄霓看着眼前曾经的爱人,面露痛苦之色,她开口说道:"杜坤吾爱,五百年了,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杜坤并不答话,依然只是微笑着,他看了看玄霓,又看了看她身旁的皇甫云昭道:"你便是皇甫云昭吧?当年在兽尸山无缘得见,没想到今日在此相见。"

    皇甫云昭哼了一声答道:"少来这假惺惺的了,我知道你的底细。"

    "哦?"杜坤饶有兴致地问道,"那你知道些什么?说来听听。"

    皇甫云昭看了玄霓一眼,继续说道:"你不就是一个瀛海边的渔夫么?被玄霓……或者说某个该死的邪灵赐予了永生,五百年前被赤鹏杀死,玄霓用地煞五劫法咒复活了你……却被你背叛,抢走了法咒不说,还自称第二任灵虚子,在这里策划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嗯……"杜坤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看来你的确知道些什么……好吧,明人不说暗话,皇甫云昭,我知你是一代仙侠,早就不问世事了,如今来我这里做什么?难不成你现在是玄霓的小白脸了?"

    "住口!"玄霓大怒,"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思念着你,却不想你如今已堕落至如此境地,算我瞎了眼还苦苦等你!也罢,当年是我造孽复活了你,今日我就还了这个债!"

    皇甫云昭阻拦不及,玄霓已然一跃而起,抽长鞭向杜坤攻了过去。杜坤道了一声来得好,将掌中三股托天叉一立,与玄霓战在一处。

    玄霓怒火中烧,手下毫不留情,但见一条长鞭将周身上下罩了个滴水不漏,杜坤的托天叉竟找不到一处缝隙。

    杜坤灵机一动,将托天叉改刺为扫,专攻玄霓的下三路,一时攻势颇为凌厉。玄霓右手挥鞭,左手以灵力为无形剑气反击杜坤。

    皇甫云昭犹豫再三,想要上前帮战,却始终心存顾虑,暗自说道:"这算不算人家的家务事呢……"

    玄霓渐渐不敌杜坤,心中颇为惊讶:五百年来,在法咒的帮助下,他竟变得如此强大了?想到这里,她看见了一旁的皇甫云昭,大声喊道:"你在哪儿想什么呐?还不过来帮忙!?"

    皇甫云昭只得挺碧凰战戟,加入战团,与杜坤斗在一处。杜坤大叫一声"来得好",以一己之力力敌二人,却丝毫不落下风。

    三人又战了几十回合,不分胜负,但见大殿内电光火石,黑色的霹雳、蓝色的剑气噼啪作响、上下翻飞,石柱都摇摇欲坠起来。

    皇甫云昭冷眼偷看,似乎今日难分伯仲,心里突生一计。只见他打着打着,做一败势跳出圈外,挪到玄霓身后,忽然出手,一掌打在她的后心。玄霓毫无防备,被打得惨叫一声,一口鲜血喷出,当即栽倒。

    杜坤大惊,连忙收起三股托天叉,倒退几步瞪着皇甫云昭。

    玄霓挣扎着想起身,却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不支倒地,她回头看着皇甫云昭,气若悬丝,眼神中充满了惊诧和不解。

    皇甫云昭哼了一声,将碧凰战戟倒背在身后,走到大殿中央对杜坤说道:"你知我是一代仙侠,却不见得知道我的另一个名号吧?"

    杜坤满脸疑虑,他又看了看倒地不起的玄霓,答道:"哦?另一个名号?这个本座倒是不知。"

    皇甫云昭冷笑道:"本座?你在我的面前还敢自称灵虚子?告诉你吧,我的另一个名号,正是灵虚子!这灵虚教,也正是一千多年前由我所创建!"

    杜坤不听则已,一听大惊:"什么?你就是第一任灵虚子!?"

    皇甫云昭大笑道:"哈哈哈!不错,正是!如今你我若是联手,便可大有作为,要么复生混沌主人,要么干脆你我自己一统三界九重天,岂不是如探囊取物一般?"

    杜坤眉头紧皱,他又看了看伏在地上的玄霓,问道:"那她你打算怎么办?"

    皇甫云昭撇着嘴答道:"这女人留着何用?自然是杀了!"

    玄霓恨恨地瞪着皇甫云昭,想破口大骂却浑身无力,只得继续挣扎着。皇甫云昭见杜坤不答话,便走了过去,将手中碧凰战戟高高举起,对准玄霓作势要砍。

    杜坤仍旧不答话。

    皇甫云昭把心一横,手中一用力,碧凰带着风声落下,直奔玄霓后心……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柄三股托天叉横空出世,铿锵一声巨响,架在了碧凰战戟之上,顿时火星四溅。皇甫云昭被震得虎口发麻,兵器险些脱手,他一偏头,发现杜坤正在自己的身旁,眼中充满关切地看着玄霓。

    说时迟那时快,皇甫云昭见时机已到,躲在背后的左手突然伸了出来,手心中一团黑气环绕,他将掌一立,横劈出去,正中杜坤的哽嗓咽喉,耳轮中就听到"咔"的一声,杜坤哼了一声就被击飞出去,三股托天叉脱手。

    玄霓方知刚才是计,此时顾不得自己的伤,挣扎起身过去,发现杜坤咽喉处一片黑色,紫色鲜血不时从嘴角涌出,泪水顿时溢满眼眶,心知杜坤今天算是性命难保了。

    灵虚教总坛地宫,灵虚大殿。

    杜坤躺在玄霓的怀中,只有一息尚存。玄霓紧紧抱住他,泪水滴落在杜坤的面庞之上:"我就知道,你对我还有情在。"

    杜坤微微叹了口气:"玄霓,我……我对不起你,这五百年来,其实我一直思念着你,只是……只是我身不由己。混沌他……"

    此时玄霓泪如雨下:"莫要说了,我知道,我全知道……我不会放过混沌,他带走了我的一切,我决不会饶他!"

    杜坤摇了摇:"唉,浮世苍生原本就是一场大劫,我们都只是他们的棋子……"说着,他的气息愈发虚弱起来,于是转头对皇甫云昭道:"你若真是灵虚子,那么……那么我有一件要紧事对你说……"

    皇甫云昭连忙蹲下,附耳过去倾听。

    杜坤忽然一把抓住皇甫云昭的衣袖:"这五百年来……我一直沉迷于灵虚教古籍,我发现了一个大秘密。当年……当年你刚刚成立灵虚教时,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这件事……远比我想要利用法咒引发地动危险得多……若是不解决这件事……第五劫……必成定局啊……"

    正在皇甫云昭要追问是何事时,杜坤呼出了平生最后一口气,死在了玄霓的怀中,脸上似乎还带着微笑……

    三天之后,夜山后山。

    一座孤零零的坟冢前,立有一碑,上面只有简简单单的"杜坤之墓"几字。

    玄霓呆立在坟冢前,久久不语,皇甫云昭过去安慰道:"也罢,他终于自由了,摆脱了混沌的控制,我们却仍心魔难除……"

    玄霓擦干泪水道:"你说,杜坤所说的那件事,到底是什么?"

    "天知道……"皇甫云昭叹了口气道,"当年我创建灵虚教之后几十年的事情,我全无记忆,醒来时莺莺只剩一座孤坟。不过现在灵虚教群龙无首,这给了我时间,我定会找出真相……"

    玄霓长出了一口气道:"现在杜坤已死,我心灰意冷,恕不奉陪了,但愿你我今生不再相见,别了皇甫云昭……"

    说罢,玄霓展翅高飞,留下皇甫云昭一人在坟前苦苦思索,在她的手中,是偷偷藏起的地煞五劫法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