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四十四章

    一千年过去了,世间沧海桑田。

    皇甫云昭独自一人走在宁韶镇的街市上,脚下还是那古老的青砖地,不管山那边改朝换代了几次,这里的一切似乎永远不会改变。

    此时是正午,街上静悄悄的,不是有人挑开门帘出来,匆匆泼一盆水到街上,然后又匆匆遁回屋里,仿佛躲避着什么。

    是啊,有传闻说异族入侵了北方,已经打破龙墙了,听说那异族人一个个面目狰狞,青黑色的面庞甚是吓人。

    幽桓鬼族到底还是打来了,皇甫云昭心里说道,莺莺,你在天有灵,可知你当年的占卜要成真了吗?一千多年了,你的幽魂再没出现过,你可安好……

    走着走着,皇甫云昭一抬头,见面前一块牌匾上书四个大字:正阳医馆。一千六百多年了,这个医馆换了多少主人,名字却始终不曾变,匾额虽不再是当年那块了,但一切看起来似乎和昨天一样,如梦似幻。

    皇甫云昭低头不语,站罢多时,转身离去,在他的心中,宁韶镇始终是他的家,尤其是宁韶山南。只是这一千年来,皇甫云昭却很少回到这个家,因为他始终在寻找着真相,也就是杜坤临死前所说的那件事。

    一千年前,第二任灵虚子杜坤死在了玄霓的怀中,临死之前杜坤告诉他,作为第一任灵虚子,皇甫云昭在很久之前做了一件惊天动地之事,这件事很可能引发人间的第五场劫难,让混沌重掌三界九重天。可是,皇甫云昭被混沌附体后最初的那几十年,失去了自己的意识,他也不知道自己当初做了什么。如今寻找起来,有如大海捞针,有登天之难。

    皇甫云昭叹了一口气,抬头看天,发现日头已然偏西,原来自己竟在这街市之上站了这般许久了。是啊,今日乃自己一百多年来首次回到宁韶山,思绪万千想必也是难免的。想自己这一百多年来,游走于中土、罗纥、灵蕃甚至海外和黄金沙漠,遍寻线索未果,心灰意冷之下,才想到回到宁韶山。一来可以整理一下想法,二来也为后面继续寻找线索做打算。

    皇甫云昭脚下加快步伐,向宁韶山南的古刹而去,在那里,有莺莺的墓在等着他。

    宁韶山南,后山峡谷。

    皇甫云昭看着周围,熟悉而又陌生,一百年多年来的灰尘盖不住回忆,莺莺仿佛就在那边等着自己回来。他走到了莺莺的墓前,月光皎洁,洒在小小的坟丘之上,皇甫云昭叹了口气,轻轻擦拭起墓碑来。

    "莺莺,我回来了,你还好么?你的幽魂真的散了么?如果没有,为何不来见我?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可惜,我体内混沌未除,这永生的诅咒还要继续,无法与你在天上相聚,你别着急,我会继续想办法……"

    忽然,他觉察到一丝异动,仿佛有人躲在大殿深处的黑暗里注视着自己,皇甫云昭不动声色,装作无事,仍将手中的碧凰战戟放在一旁,开始点燃四周的烛火。

    就在他点到第三根蜡烛时,他的余光发现原本在黑暗中的那人竟然还在原处,由此看来,他并不擅于隐藏。若是真正的杀手,必定知道点燃蜡烛会引起室内阴影的减少,定会提前变换位置,而眼前这个人却并不是这样,可见并非是个刺客。

    "出来吧,朋友,"皇甫云昭不紧不慢地说,"有什么事当面说不是更好?"

    那人见被识破踪迹,只得起身出来,虽然被抓了个正着,但似乎毫无惧色。皇甫云昭放下手中的火石,回头借烛光观看,但见眼前站定一汉子,身材魁梧,面庞黝黑且天生一股英雄气概,便心生几分欣赏,于是问道:"壮士深夜到访,有何贵干?可不要说只是路过,此地隐秘得很,常人很难找到。"

    那人倒也不避讳,拱手抱拳道:"叨扰了,我本不想躲避,只是见有人进来不知根底,所以……其实,我是来找人的,在此已经等了个把月了。""哦?"皇甫云昭眉毛一挑,"这倒是奇了,你到此地来找谁呢?""我……"那汉子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答道,"我来找传说中的皇甫云昭。"

    皇甫云昭哼了一声,心说自己一千多年游走四方,不与人打交道,这个时代怎能有人知道自己的底细,于是接着问道:"那你又是谁呢?你怎么知道皇甫云昭住在这里?谁告诉你的?"

    那汉子答得倒很快:"我姓方,名阔,乃是朝廷的征西大将军。我的祖先与皇甫云昭本是兄弟,因此我才回来这里找他。"

    "兄弟?"皇甫云昭心头一动,"那你的祖先是?"

    "我的祖先,便是方靖远。"

    "方将军快请坐!"皇甫云昭忙请面前的大汉坐下,"我便是你要找的皇甫云昭啊。"

    "啊!真的!?"方阔长大了嘴巴,"我……我其实就是来碰碰运气,其实我并不相信我们方家的这个传说……你当真活了一千多岁?我看着不怎么像呢……"

    皇甫云昭轻笑道:"方靖远当年也是这么问我的,唉,真是世事轮回啊。"说着,皇甫云昭将当年与方靖远一起调查乌勒陀妖气等等事件详细叙述了一遍,方阔越听越吃惊,这些事情与自己家族古籍中记载的一般无二,这才相信眼前的这位帅气小伙其实已经一千多岁了。

    皇甫云昭看着眼前时而惊讶、时而开怀大笑的方阔,心中感叹他与当年的方靖远简直一模一样,又想起自己当年与方靖远、小石头还有无面邪鬼一道在乌勒陀调查妖气,那场景仿佛就在昨日,可实际却早已过千年了……

    "唉,想当年我与……方大人"皇甫云昭感慨起来,却被方阔打断,他笑着说道:"我说你好歹也算是个仙侠了,怎么儿女情长起来?"皇甫云昭尴尬地笑了笑道:"是我有些分神了,方将军,你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唉!"方阔叹了一口气道,"你有所不知,我们方家祖辈传下过话来,若遇到难事,就来这宁韶山南的古刹里来找你。所以,我这就来了,我可是遇到难题啦!"

    "嗯,当年,我确实答应过方靖远大人……"皇甫云昭的思绪又回到了一千年前的凌云神宫,自己与方靖远分别之处,"方将军请说吧,你遇到了什么难事?"

    方阔重重叹了口气道:"还能有什么难事!自然是幽桓鬼族!"

    皇甫云昭却道:"我当是什么,若是幽桓的事,我已有所耳闻,他们终究还是打破龙墙,侵入中土了。不过,我有着更为紧迫的事情要做,眼前恐怕帮不了什么忙吧……"

    方阔略显惊讶地答道:"我又不是请你去打仗,幽桓几十万大军了,你一个人再厉害也对付不了啊,我是想请你去对付一个人,一个幽桓的降仙!对了,你知道什么是降仙吧?"

    皇甫云昭不禁想起了当年无面邪鬼对他说过的话:"在幽桓,我们崇拜的不是什么亘古、苍茫,而是降仙。我们相信万物皆有灵,而天地万物的所产生的灵气是没有形体的,它们每隔一段时间,便会附身在某个凡人身上,赐予这个凡人长生和强大的法力,这个凡人就成为了降仙。"

    方阔继续说道:"这个降仙也不知是被什么灵气附体了,强大得狠,手中擅使一柄红色神剑,所向披靡。这么说吧,幽桓军队其实根本不谙兵法,打仗没头没脑的,根本不是我中土王师的对手。但就是因为这个降仙,每次打仗前,他都潜入我们的城池,将我们的城防全部破坏掉,这才导致我们丢了大片土地!若是皇甫大侠能帮我们除掉他,我敢说,不出半年,我定叫幽桓鬼族退回漠北去!"

    皇甫云昭边听边点头,当听到"一柄红色神剑"时心头不禁一动,红色神剑?难道是无面邪鬼的赤鸢宝剑?一千年前在乌勒陀,为了掩护自己,无面邪鬼牺牲了自己,他和他的赤鸢宝剑都被洞穴中不知名的怪兽吞噬了,怎么可能……

    想到这里,皇甫云昭站了起来,他拍了拍方阔的肩膀说道:"当年,我答应过方靖远大人,他的后人遇到难事可以来找我,我定会全力以赴,如今我便兑现这个诺言,陪你去边关走一遭吧。"

    方阔哈哈大笑道:"太好了!我实在是走投无路了,若是皇甫大侠出山,那降仙定会死死无葬身之地!不过大侠要小心,他的剑术和法术甚是厉害啊。"

    "他还会法术?"皇甫云昭哼了一声,心说自己多年不问世事,幽桓人都会法术了,接着问道,"他姓甚名谁?有个名字么?"

    "有啊!"方阔答道,"他自称叫什么无面邪鬼,一听就是个鬼族的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