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四十六章

    跋山涉水对于常人来说甚是辛苦,但对于玄霓来说却没有什么,她本就心急如焚,恨不得马上赶到乌勒陀,了结当年作为灵虚子的皇甫云昭没有完成的那件事。这样一来,混沌就会复活她的恋人杜坤了——最起码混沌是这样答应的。

    她从海边一路向西北,白天骑马前行,夜晚便振翅高飞,终于在一个深夜赶到了乌勒陀镇。

    沙漠的夜格外枯燥,风中夹杂着沙粒,如刀般割在脸上。原处的乌勒陀镇一片漆黑,俯卧在灰黄的沙漠中,犹如一只巨兽隐藏在那里,随时可能突然醒来,扑向猎物。

    玄霓大口喘着粗气,来自海边的她仍不大适应沙漠的干燥气候。这一路上,玄霓只顾急躁赶路,竟然忘记了混沌元神,等到了乌勒陀,才发现自己竟然又一次压制了他。

    也罢……玄霓心想,等我完成了他交代的那件事,我再唤醒他不迟。打定主意,她换上夜行衣,准备悄悄潜入乌勒陀镇。

    站在乌勒陀几近倒塌的城墙上,玄霓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这就是乌勒陀?这分明是一座死亡之城。她运用灵力,打开天眼,想找出哪怕一丝生气,尽收眼底的却尽是无尽的静寂与破败。尤其是那空气中,似乎弥漫着永远也无法消散的血腥味,玄霓此时才明白,这里定是经历了不知多少次的杀伐屠戮,才让生气永远的消失殆尽了……

    根据混沌的指示,她很快在残垣断壁间找到了那座灵虚教神庙,此时神庙的大门敞开,里面有着比夜空更深的黑暗。

    玄霓一头扎入那黑暗中,朝着秘密入口而去,按照混沌所说的,这神庙之下有一巨大的洞穴,那便是她的目的地。

    血腥味越来越浓了,玄霓沿着黑暗的密道一路往下走,远方似乎有光亮。她脚下一软,险些栽倒,不自觉地往地下看了看。这一看不要紧,玄霓吓得倒退了好几步,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原来,她的脚下竟然都是尸体。

    按照常理,玄霓这样的神兽看见凡人的尸身是不会害怕的,可是这次不一样,她脚踩的尸体并非普通的模样,都是些残肢断臂不说,更有甚者只剩一半腔子,胡乱地堆在地上。

    玄霓平复了一下心情,觉得有些蹊跷,这些尸体不像是战士的遗骸,因为他们身上的伤并非像是刀剑所为,更像是……被吃剩的样子!

    想到这里,玄霓愈发恐惧,加之她又想起了混沌交给她的任务,不禁更加心惊肉跳起来。

    不知道走了多远,玄霓终于离开了漆黑潮湿的密道,站在密道口,玄霓发现眼前果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洞穴,而自己所在的米道口距离洞底有十几丈高。她张开翅膀,滑翔而下,落在了洞底。

    刚落到洞底,玄霓便发现这里不仅仅是个洞穴,而是被某些人改成了一处秘密巢穴所在——因为在某些地势险要之处,都有人工建成的石柱和木桩存在。顾不上那么多了,混沌让我顺着洞穴往深处走,那我便往深处走好了,玄霓想着,正要往前走,突然脚下的大地颤动起来。

    这颤动开始只是轻微,随后愈来愈大,洞穴上方不断有碎石落下。地动?玄霓皱着眉头,但总觉得哪里不对。

    忽然,眼前的地面有如一滩烂泥般搅动起来,玄霓连忙倒退几步,却发现四周的地面似乎都变成了漩涡。她正要找地方落脚,只听得扑扑声响,那些烂泥般的漩涡中竟然有一只只手伸了出来。

    玄霓大惊,连忙抽出腰间的长鞭,却不想一只手从后面死死抓住了她的脚踝,玄霓连踢带打才挣脱,却被漩涡中伸出的另一只手抓住了小腿。正在狼狈之时,她眼睁睁看着眼前的泥地里爬出了数不清的干尸,这些干尸与密道里的尸体一样,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有的甚至只有下半身,浑身腐烂不说,甚至还都布满了巨大的牙印。

    这些干尸踉踉跄跄地冲玄霓扑了过来,她一个后空翻跳出圈外,长鞭出手,将扑过来的干尸击飞。与此同时,她张开翅膀,飞至半空,眼见脚下的干尸愈聚愈多,甚至堆在了一起往上爬,几次差点够到自己的脚尖了,这景象触目惊心。

    玄霓继续向前飞,身下黑压压的干尸嘶叫着,她也不知飞了多久,眼前终于出现了一条岔路,似乎通向更深的地心。找到了!玄霓见自己甩掉了干尸,一个俯冲下来,顺着那条岔路一路下去。

    这条岔路比来时的密道宽多了,并且丝毫不见人工痕迹,所以漆黑一片,她只得运用自己天生的夜视力,又走了一大段,玄霓的眼前又出现了一个比刚才那个洞穴还要大很多的洞穴。

    难道我来到地心了?玄霓心想,她收回夜视力,发现这个洞穴里一眼望不到边,顶端也只能隐约看到一片漆黑,仿佛有人把夜空搬到洞穴里一般。不过就在她惊讶于这里的宽广巨大时,猛一抬头,发现远处似乎隐约有一抹红色。

    再仔细看,玄霓发现那抹红色竟然是一座地宫的墙壁!如此深的地心里,怎么会有人建造宫殿呢?难道是灵虚教?

    玄霓又抽出长鞭,朝着宫殿的方向摸了过去。

    站在这座地底宫殿前,见多识广的玄霓都不禁感叹它的巧夺天工。这座地宫共三层,顶部还有一座宝塔行装的明堂,巍峨高大,直插洞顶。地宫四周共有八座巨大的黑色人形雕像,它们分列两排,对面而立。玄霓认不出这八个雕像是谁,只是对它们巨大的身形惊叹不已,这些雕像每个都有正常人四倍高,胳膊都有如树桩般粗。

    再看那宫殿,雕梁画柱之上到处刻有黑色的灵虚教印记,而在地宫的门前,则有着一座比人性雕像更为巨大的龙头雕塑。

    玄霓心里一沉,混沌给她的指示里,明确提到了这个黑色的龙头雕塑,看来自己确实到了目的地了。下一步就是进入地宫了,玄霓打定主意,朝着地宫走去。

    就在她踏上了第一层台阶之后,地宫周围又发生了一阵地动。不会又是干尸吧?玄霓心想着,回头一看,发现自己想错了,这里并没有干尸从地下冒出来。但引起地动的是更可怕的东西——地宫周围的人形雕像竟然都活了过来!

    玄霓眼睁睁地看着它们从半跪的姿势站起来,手中的武器高高举起。这些小山般的雕像面对着玄霓转过了身,缓缓走了过来。

    这是什么妖术!玄霓破口大骂,混沌的指示里可没提到这个!说时迟那时快,八个雕像逼近了玄霓,把她逼到了地宫的角落里。她自知手中的长鞭不管用,便开始运用起灵力来。但见玄霓双手舞动如飞,在胸前聚集了一团黑色的灵力,她闭上双眼,在脑中对这团灵力塑形。

    不多时,这团黑气渐渐化作一根长箭,玄霓双手一推,大喝一声,黑色的灵力箭射了出去,正中第一个人性雕像的胸口,半空中只听得一声巨响,那雕像胸前竟被灵力箭刺穿了。不知是青铜还是泥土的黑色碎屑掉落一地,那雕像晃了几晃,还想继续前行,却步履蹒跚,最终跌倒在地。

    玄霓大喜,喜的是它们并非无坚不摧,更喜的是后面那个雕像由于走得太急,一脚踏在了倒下雕像的"尸身"之上,也被绊倒在地,摔了半个粉碎。

    后面几个雕像步步紧逼,巨大的战斧当空劈了过来,玄霓展翅飞起,勉强躲过了这一击,只听得脚下轰隆一声响,地面的青砖立时被劈得粉碎。

    玄霓在半空中绕来绕去,那些雕像由于过于巨大,转身过慢,又有三个雕像撞在了一起,头颅、胳膊掉了一地,失去了战斗力。玄霓停在地宫二层的飞檐之上,眼前的雕像只剩下三个了。但这三个雕像似乎与刚才那几个不同,形成了合围之势。

    玄霓又飞了起来,想用同样的方法绕它们,让它们撞在一起。但这次不知为何,这三个雕像仿佛从刚才学到了教训似的,并不上当。玄霓频频称奇,心说当初是谁立下这些雕像,然后又用符咒活化了它们,真是法力高强啊,竟然还能给它们以活人的思考。难道是恢复记忆前的皇甫云昭不成?

    玄霓脑中思绪一乱,加上地势狭窄,险些被一个雕像击中,她立即展翅飞往高处躲避,却不想被另一个雕像一把抓住了小腿。玄霓大惊,她连忙回头,却分明看到一把石斧照着自己的后心狠劈了过来。

    她已经来不及躲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