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四十七章

    乌勒陀以南五里,光秃秃的巨石之上,有一座临时搭建的帐篷。

    李应标大元帅、方阔大将军以及皇甫云昭危襟正坐,在他们的对面,空着一个座位,那是留给即将到来的幽桓降仙的,那个自称无面邪鬼的人。

    皇甫云昭眉头紧皱,他心里也有些打鼓,来人会不会真的是一千年前与自己出生入死的无面邪鬼?虽然理智告诉自己这不可能,幽桓人怎么也不可能活到将近两千岁,但……手持红色长剑,自称无面邪鬼,这分明这个是当年的故人呀。

    正在胡思乱想着,帐篷的门帘被挑开了,皇甫云昭忙抬头,只见一个身穿黑袍、头戴帽兜的人走了进来。他的心中第一感觉就是,这不正是无面邪鬼吗!?皇甫云昭险些站起来扑过去相认。但他还是强压着情感,不动声色。

    那人的面庞在帽兜的阴影下无法辨认,只见他冲着坐在当中的李应标大元帅微微点了下头,然后坐在了他们的对面。

    "我们终于见面了,无面邪鬼……"方阔险些咬碎钢牙,强压怒火地说道,"你何不让我们看看你的真容?男子汉大丈夫,何必躲躲藏藏?"那个幽桓人也不答话,他转头看了看面前的几个人,最后停在了皇甫云昭的方向,帽兜仿佛微微颤抖着。

    皇甫云昭死死盯着他,空气仿佛凝固了,帐篷中悄无声息,只有众人沉重的呼吸声,终于,幽桓人先开口说话了。

    "好久不见了,皇甫云昭,你我一别已有千年,兄台一向可好?"

    皇甫云昭泪水险些划出眼眶,无面邪鬼的声音虽然早已记不清了,但能对自己说出这话的,焉能是旁人?他微微颤抖着对那人说:"你……你真是无面邪鬼?这怎么可能?"

    幽桓人缓缓摘下了帽兜,露出幽桓鬼族那青黑的面庞,皇甫云昭定睛观瞧,发现他并不是无面邪鬼,虽然长得有些像,但这张脸绝不是当年和自己一起在乌勒陀调查妖气的幽桓刺客。

    "你!你不是……"皇甫云昭用手一指,正要质问,那幽桓人却抢先说话了:"皇甫兄莫急,待我解释给你听。"

    说着,那幽桓人叹了口气,缓缓说道:"皇甫兄,你还记得我当年和你说过的降仙么?"皇甫云昭点了点头道:"我当然记得,当年无面邪鬼和我说过,幽桓人不崇拜神明,而是崇拜降仙,我记得他说你们相信万物皆有灵,而天地万物的所产生的灵气没有形体,它们每隔一段时间,便会附身在某个凡人身上,赐予这个凡人长生和强大的法力,这个凡人就成为了降仙……"

    "不错,其实除了天地万物会产生灵气附在凡人身上,"那个幽桓人继续说道,"某些生前强大的凡人,死后魂魄也会化作灵气,附在其他人身上,这样的人,也被称作降仙。现在你面前的这个幽桓人,正是被千年前死去的无面邪鬼附身的降仙。而与你谈话的我,正是无面邪鬼啊。"

    皇甫云昭仍旧将信将疑,他眉头紧皱,问道:"你这些话太过离奇,教我如何相信你?"那自称无面邪鬼的幽桓人却微微笑道:"皇甫兄,你还记得宁韶山南的古刹么?一千五百年前,我奉命追杀一个叫林莺莺的中土女子……"

    "我……我当然……"皇甫云昭有些难以自持,"你难道真是?"

    "嗯,"幽桓人叹了口气,"在我活着的时候,林莺莺是我心头永远的痛,不过现在好多了,在乌勒陀的地下洞穴,我已经把命还给你了……"

    听到这只有无面邪鬼才能说出的话,皇甫云昭终于相信了,面露激动之色道:"无面老弟,真没想到,你我还能再见面……你当年为我牺牲了自己,我永世难忘啊……"

    "别那么说,"无面邪鬼轻轻笑了笑,"如果再来一次,我还会那样做的。"

    李应标和方阔对视了一眼,都觉得有些尴尬,诺大的帐篷里似乎没他们两人什么事了,皇甫云昭和无面邪鬼交谈甚欢,一说就是一个多时辰。

    期间方阔大声咳嗽了好几声,想提醒皇甫云昭别忘了正事,可丝毫不起作用。只听皇甫云昭问道:"我听方将军说,你这个幽桓降仙给他们找了不少麻烦,我记得你对战争早已厌倦了啊。"

    "兄台有所不知,"幽桓人摇了摇头道,"所为降仙,也并不是说你眼前的这个幽桓人就变成行尸走肉了,很多时候,我的元神都在蛰伏,只是将我的力量借给他而已。今日因为见到故人,我才出来与你对话。"

    "唉,"皇甫云昭也叹了口气,"这一千年来我都在调查那件事,那件我失去意识期间所做的可怕的事,很少过问世事。无面老弟,人间大劫将至,你看咱们能否想个办法,罢战了吧……"

    无面邪鬼笑了:"现在不就是暂时罢战了么?你我还是尽快办正事吧,一千年后携手再探乌勒陀地穴!想来有如在梦中啊……"

    皇甫云昭也有些激动,连忙起身,准备前往乌勒陀。

    第二天,乌勒陀城门前。

    李应标大元帅、方阔将军、幽桓大苏尼等一干人等聚集在一起,为皇甫云昭和无面邪鬼送行。幽桓还举行了一个本族的出征仪式,幽桓大苏尼当众宰牛杀羊,将热血划在无面邪鬼的额头,看得方阔直恶心。

    终于,而人携手并肩进入了乌勒陀,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双方主将互相瞪了一眼,把手都放在兵器上,仿佛随时会杀向对方一样。方阔心中暗道,希望这次合作能够是一个契机,终结中土与幽桓持续百年的鏖战吧。

    看着熟悉又陌生的乌勒陀镇,皇甫云昭和无面邪鬼心中五味杂陈。

    根本不需要地图,二人凭记忆轻易找到了当年那座灵虚教神庙,无面邪鬼抬头看了看它,感慨道:"这便是我当年丧命之处了……"

    皇甫云昭问道:"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当年你是怎么……"

    "怎么死的?"无面邪鬼想了想道,"我记得当年掩护你们逃走,身后突然涌出无边的妖气,那妖气中仿佛有两盏巨大的灯。"

    "巨大的灯?"皇甫云昭若有所思道,"难道……是某个妖兽的眼睛?"

    "对啊,听兄台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无面邪鬼点着头道,"这两盏灯分立左右两侧,下方有一巨大黑洞,我就是被那黑洞吞噬了,现在想起来,那不就是它的口吗?不过要果真如此,这妖兽的个头可太大了,我记得,那两盏灯有十几丈高,那黑洞比这神庙的大门还大好几倍!"

    "那你现在手中这把剑?"皇甫云昭又问道。"这把剑不是赤鸢,"无面邪鬼抽出长剑看了看,"只是像而已……"

    "那好,今天我们就争取为当年的你报仇,最好还能帮你把剑找回来!"皇甫云昭握紧了手中的碧凰战戟。

    说着,二人进入了神庙,直奔密道和地穴而去。

    "怎么这么多尸体?"无面邪鬼看着密道里满地的尸体问道。

    皇甫云昭蹲下来,借着手里火把的光,仔细看了看那些尸体道:"奇怪,这些尸体似乎都残缺不全,无面,是不是你们幽桓人干的?"

    无面邪鬼摇了摇头:"怎么可能?你看,这些尸体中很多都是我们的人,那边那几具尸体好像是你们的人。看来我们双方失踪的探马都在这里了……"

    皇甫云昭又把那些尸体翻过来看了看,说道:"他们虽然残缺不全,但似乎并不是战斗所致,你看这些伤口,还有这几个人的双手,似乎是被捆缚后……"

    "怎样?"

    "被捆缚后,喂食给了某个巨大的妖兽……"皇甫云昭眉头紧锁地说道,"他们……他们是食物啊……""难道是当年吞了我的那个妖兽?"无面邪鬼大惊,"要真是它,还真有可能留下这么大的牙印!"

    "我来整理一下思路啊,"皇甫云昭站了起来,与无面邪鬼边走边说,"一千年前,你、我、方靖远和小石头为了调查乌勒陀妖气弥漫事件来到了这里,结果发现神庙雕像下有个密道,直通一个巨大的洞穴。""是的,"无面邪鬼说道,"我们还在洞穴里救了个罗纥女孩子,叫幽兰。最初我们以为这个洞穴是人工修建的,后来才发现……"

    "后来才发现,"皇甫云昭接过他的话继续说道,"发现这个巨大的洞穴,其实是某个妖兽的巢。而现在,一千年过去了,我们竟然发现有人在用活人喂养这头妖兽!这其中定有一个巨大的阴谋。"

    "不错,"无面邪鬼沉重地点着头说,"如果说是针对中土和幽桓的阴谋,那么会是谁干的?灵蕃法师?"

    "你的眼界还是太小了,"皇甫云昭笑了笑,"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和凡人之间无休止的征战有关,恐怕这个阴谋是针对所有人的。我这一趟也许来对了……"

    "兄台此话何意?"

    "我一直在寻找当年我到底做了什么,杜坤临死前告诉我,我当年做的那件事,比他要引发的地动还可怕,很有可能引发大劫难,"皇甫云昭叹气道,"也许,这真相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