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四十八章

    玄霓听得脑后生风,顿觉不妙,回头一看,一柄巨大的石斧朝自己后心劈了过来,想要躲避,怎耐小腿被雕像抓住,动弹不得。

    她心说大事不好,今天难道就要交待在这里了么?一时心如刀绞,若是自己死了,也许倒是好事,最起码混沌的阴谋没有得逞。但自己与杜坤真的就要天人永隔了?毕竟他是凡人,自己是上古神兽,死后魂魄一天一地,永远无法再见了。

    电光火石间,玄霓心中思绪万千,她把眼一闭、心一横,今天就是今天了,这就是命吧,也许注定人神殊途,自己无法圆这一段孽缘……

    正想着,就听到脑后传来砰嚓一声巨响,仿佛什么东西被砸了个粉碎,抓住自己小腿的那只石手也松开了。借着惯性,玄霓一窜冲天,重重落在了地宫二楼的飞檐之上,摔了个昏天黑地。

    玄霓缓了半天才坐起身来,仔细一看,那雕像的头已被打碎,只剩下一个腔子跪在那里,原本是头部的位置站定一人:此人一身白衣,长发飘摆,手持一碧绿色战戟,可谓英姿飒爽。

    "皇甫云昭……"玄霓咬牙切齿道。

    剩下的两个雕像,一个持大剑、一个持鎏金镗,对皇甫云昭形成了围攻之势。皇甫云昭毫无惧色,以一敌二,不落下风。无面邪鬼从斜刺里杀出,专攻它们的下盘,随着手中的长剑不断挥舞,碎石乱飞。

    玄霓一边破口大骂一边跳起来加入战团:"皇甫云昭!你怎么老是冤魂缠腿!怎么我到哪里都躲不开你!?"

    皇甫云昭在两个雕像的头上来回跳跃,不时用战戟劈砍下去,听到玄霓骂自己,也喊道:"不想见到我就照顾好自己,每次都让我救你!"

    玄霓气得狠狠抽出几鞭子:"我用你救我!?我求你去了吗?你就是冤魂缠腿!"

    无面邪鬼听得好笑,觉得这两人怎么好像老夫老妻拌嘴一般?但似乎没自己什么插话的份,只得加紧攻势。那两个雕像本就高大笨重,此时更是顾头不顾脚:玄霓在地宫二楼飞檐之上,与跳上它们肩膀的皇甫云昭形成夹攻之势,下盘虽只有无面邪鬼一人,但怎耐他的剑招凌厉,专攻要害。

    不多时,其中一个雕像的大腿被无面邪鬼砍断,仿佛一根巨大的石柱般轰然倒塌,皇甫云昭看准时机自上至下给出重重一击,对准它的天灵盖劈砍过去,将它的头部一分为二,这算又结果了一个。另一个雕像的脖颈被玄霓的长鞭缠住,黑色的灵力箭不断打在它的胸口,灰尘弥漫、碎石飞溅。很快,最后一个雕像也仰面栽倒,胸口竟然被玄霓击出了一个大洞。

    三个人站在遍地的雕像碎块之上,惊魂未定,玄霓瞪了皇甫云昭一眼:"一千年了,你怎么还不放过我?你来这里做什么?"皇甫云昭哼了一声答道:"说来话长,不过我可不是跟着你来的,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对了,你来这里做什么?"玄霓没好气地答道:"你管不着,我告诉你,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皇甫云昭哭笑不得,但心中有事也无暇顾及玄霓,三人谁也不说话,只顾往地宫里走。待走到地宫门前,面对漆黑的大门,无面邪鬼刚想开口问话,却发现皇甫云昭面色发紫,浑身开始抽搐起来。

    玄霓正欲过去推门,忽听身后传来异动,回头一看也惊呆了:皇甫云昭身体大幅度抽搐着,已经站立不住了,无面邪鬼上去扶他,却被他一把推开。玄霓心中想着杜坤,本欲要走,但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转身回去帮忙。

    只见皇甫云昭脸色紫青,双眼变成黑色,周身上下涌出大量黑气。玄霓大叫一声不好,她知道这定与混沌元神有关,一把拉过无面邪鬼,两人向后退着。皇甫云昭抽搐许久,突然大喝一声,昏倒在地,黑气也逐渐消散了。

    过了半天见无异样,玄霓二人才敢过去,唤醒了皇甫云昭,问他发生了什么。皇甫云昭哀叹一声,颤抖着拉住了玄霓的手。

    "我……我都想起来了……"

    "什么叫你都想起来了?"玄霓问道,突然她明白了,"难道说……一千六百多年前的事……"

    "不错,"皇甫云昭点了点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刚才我一靠近这黑色的大门,我失去意识那几十年的事,便都回忆起来了。天啊……我都干了些什么……"

    无面邪鬼耸了耸肩膀:"你不说我们怎么知道?"玄霓瞪了他一眼,继续问道:"定时这大门与你之间有什么关系,快告诉我们吧。"皇甫云昭重重叹了口气:"当然有关系,你们有所不知,莫要说这大门,就是这座地下宫殿,乃至整个地穴,都是我一手兴建的啊……"

    "什么?"玄霓大惊,"你建的?为什么?"

    皇甫云昭继续说道:"是的,这座灵虚教最隐秘的堡垒,便是一千六百多年前的我兴建的,那个时候,我被称作灵虚子,也正是当时的我,创建了灵虚教。"

    "这些我们都知道,"玄霓着急地打断他,"当年你的妻子林莺莺为了对付这位无面邪鬼,中了毒奄奄一息,你便到光华山为她采药,却被混沌元神附体。而后的几十年都失去了意识,等你恢复了自我后,林莺莺却早已去世,从此你便开始啰啰嗦嗦起来。还有什么?啊对,这几十年里,其实你已经不是你了,而是混沌本人,是他控制着你,自称灵虚子,创建了灵虚教,目的是……对了,目的是?"

    "你才啰嗦呢……"皇甫云昭无力地瞪了玄霓一眼,继续说道,"他的目的当然是引发第五劫,这还是你告诉我的,不是么?你曾对我说过,世间共要经历金木水火土五次劫难,如今只剩下土劫了。如果混沌能够成功引发土劫,那么根据预言,他便会复生,重掌三界九重天。杜坤就曾经想要通过引发地动,开启第五劫,但是被我们阻止了。然后杜坤告诉我,说我曾经在一千六百多年前做过一件事,比引发地动还要可怕。如今我终于想起来了……"

    "那就快说啊!"无面邪鬼终于忍不住了,"你还真是啰嗦!到底是什么事!?"

    "我在这地穴之中,创造了一条地龙!"

    "地龙!?"皇甫云昭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玄霓和无面邪鬼同时大叫'来,"你说什么!?"

    "不错,一条巨大的地龙,"皇甫云昭此时倒冷静下来了,缓缓道来,"它的身长有如龙墙一般,横跨定州、齐州、简州、并州和令州,头部就在这乌勒陀镇!也就是说……它就横卧在中土大地之下!它是当年我……或者说灵虚子用几十年的时间,凭借强大的混沌邪术,辅以灵蕃的金刚咒法,无中生有造出来的。目的就是让它在中土大地之下穿行,最终让整片大陆坍塌,造成第五劫——土劫!"

    "这么多年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今天一到这地宫,突然都回忆起来了,可见当年我在这里花费了多少心血,现在都串起来了……"皇甫云昭一指无面邪鬼说道,"比如当年我们在地穴中,那吞噬你的妖兽正是我创造的地龙啊!"

    无面邪鬼一拍大腿,佯怒道:"原来是你小子!你赔我的赤鸢宝剑!"

    玄霓皱着眉头想了想,问道:"奇怪,如果是你一千六百多年前造了这条地龙,那么为什么这么多年它没有坍塌中土,造成第五劫?"皇甫云昭苦笑道:"唉,这就是命,注定那混沌不会成功啊。当年我造了地龙之后,耗尽了灵力,我记得我陷入昏迷长达一年之久。醒来后就觉得头脑恍惚,仿佛有两股元神在体内——现在想起来,这正是皇甫云昭的元神即将复苏的征兆。醒来后,我的教徒便催促我完成最后的仪式,也就是让地龙掌控自己的身体!"

    "掌控自己的身体?什么意思?"

    "你们还不明白么?"皇甫云昭冷笑道,"造地龙时我怎么可能没有保护措施?当时我用法术禁锢住了地龙的元神,使得它只能控制自己的头部,颈部以下是处于瘫痪状态的,否则万一它失控了怎么办?按照计划,我本应该是在最后通过一个法术仪式,释放它的元神,让地龙开始在大地下游走。但这个仪式还没有进行,我就……"

    "你就变回皇甫云昭了。"玄霓平静地替他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