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四十九章

    "你就恢复意识了?"无面邪鬼一拍大腿,"太好了,那我们急什么?这个最终仪式不是没有举行么?我们现在就杀进去,把地龙干掉,天下太平,我们各回各家!"

    "恐怕没有这么简单,"皇甫云昭说道,"如果我没记错,这座地宫被我施加了强大的邪术作为防护手段,你看这地宫只有三层高,其实如果打开大门进去,就会发现里面别有洞天——我用邪术将里面与无色界连接起来了,进去就等于进入了无色界,九死一生啊。"

    "是的,恐怕没那么简单!"玄霓突然大叫一声,双手一挥,一道黑气击中了无面邪鬼,将他横着击飞出去。无面邪鬼重重摔在地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想要爬起来却发现浑身剧痛,动弹不得。皇甫云昭大惊,正要起身,却发现自己也动不了了,再看自己的手心发黑,便明白刚才拉住玄霓手时,被她下了咒语,怒道:"你!?你要做什么?"

    "对不起了二位,恐怕我不能让你们杀死地龙!"玄霓冷笑道,"我这次来乌勒陀,就是奉了混沌的命令,前来复苏地龙身体的!"

    "你想得美!"皇甫云昭啐了一口,"那最后的仪式只有我才可以施展!毕竟地龙是我创造的,你根本不会那法术!"

    "我当然不会,"玄霓从怀中掏出一物,在皇甫云昭面前摇了摇,"但是你忘了,我有地煞五劫法咒,这法咒可以解开你施加在地龙身上的束缚!"

    说罢,玄霓大笑着,她收好法咒,开始屏息凝神,然后大喝一声,只见空气中一阵漩涡,随后便是剧烈的颤动,一团黑气从玄霓体内涌了出来。

    "混沌……"皇甫云昭惊叹道。

    "一千六百年了,一千六百年了,"黑色的人形在半空中漂浮着,撕裂的声音传来,"我终于又站在这座地宫前了,玄霓,你做的很好,现在,我可以完成当年未完成的工作了。现在,我要你杀了他们,进入地宫,复苏地龙!"

    玄霓冒险将混沌元神释放出来,此时还在捂着胸口,待她平静下来,对混沌说道:"不急,你先把杜坤的幽魂召唤出来!"

    "哼,你就这么等不及?"混沌邪恶的声音在诺大的地穴中回荡,"也罢,我就满足你的要求!"说着,只见半空中出现了一个紫黑色的漩涡,仿佛星空一般,灰色的涟漪在漩涡中泛起,杜坤的幽魂出现了。

    "杜坤吾爱!"玄霓连忙扑过去,但她的手却从杜坤的身体上划过,提醒了她这只不过是一道幽魂,并非活人。

    杜坤的幽魂眼神恍惚,仿佛游离在灵界与凡间之间不能自已:"玄霓,是你吗?我看不到你……""杜坤!我在这儿!"玄霓泪如雨下,她竭力想要抱住自己的爱人,但杜坤却连看都看不到她,这让她心如刀绞,"杜坤你别急,我这就去复苏地龙,混沌便会复活你了,我们再也不分开!"

    "你听我说……"杜坤的声音冰冷如坟墓,"我已经死了,这无法更改,不要帮混沌开启劫数,不要因为我成为千古罪人……"

    "可是……可是他答应我复活你啊。"

    "我们的爱会永生,"杜坤眼睛直视着前方,但嘴角浮现出微笑,"这一世,我们聚少离多,但我们的爱却穿越了千年,穿越了人神的界限。我想这就够了,不要因为我,让更多的人失去爱的机会……"

    玄霓痛哭失声,她握紧地煞五劫法咒的手开始颤抖了。混沌的声音此时却再次响起:"你还犹豫什么?快去杀了皇甫云昭!快去完成我的任务!"

    玄霓最后一次看了一眼自己的爱人,她猛然回头,撕碎了手中的地煞五劫法咒:"你去死吧!混沌!我们的爱不容你玷污!"

    "呃啊啊啊啊!"混沌大怒,黑色的人形膨胀起来,仿佛一座小山,在半空中突然爆裂开来,将杜坤的幽魂撕了个粉碎。

    玄霓痛苦地趴在地上,拼命想要抓住杜坤的碎片,却什么也没抓到,但在灰色的涟漪中,她分明看见杜坤在对着自己的微笑。

    不知在地上趴了多久,玄霓缓缓爬了起来,她的心彻底碎了,随着杜坤的幽魂一起。皇甫云昭和无面邪鬼也恢复了,过来搀扶,被她一把推开。

    "你做了正确的选择,杜坤会含笑九泉的。"皇甫云昭略带敬佩地看着玄霓,却发现她的眼中没有了哀伤,有的只是无尽的怒火。

    "混沌呢?我要杀了他!他杀了我的杜坤!"玄霓突然几近疯癫地大吼大叫起来,在洞穴里四下寻找,似乎要与混沌同归于尽。

    "说来也是命啊,别找了,"皇甫云昭拉住了她,"你刚才的愤怒和哀伤压制了混沌的元神,现在……"

    "那我就再释放他!"玄霓近乎失去了理智,"我决不会放过他,我决不会……"

    "啪!"洞穴中突然响起一声清脆的耳光声,无面邪鬼惊得张大了嘴巴,原来是皇甫云昭打了玄霓一记耳光。只见他突然对玄霓怒吼起来:"你以为只有你失去爱人了吗!?你和杜坤虽然命运多舛,但毕竟在一起过!我呢?我又该去找谁!?我的爱人等了我几十年,她连我去了哪里都不知道,就那么孤苦一人……而我呢?我他妈的就在这里修地宫!你唤出混沌又当如何?你明知你我杀不死他,你说你恨,我又何尝不恨?但与其打这场赢不了的仗,为什么不先从阻止他的阴谋做起!?"

    玄霓大口喘着粗气,她捂着脸瞪着皇甫云昭,渐渐冷静了下来,皇甫云昭继续说道:"我们总会有办法彻底消灭他,相信我,不要屈从于内心的恐惧与愤怒,那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

    无面邪鬼也过来说道:"是啊这位姑娘,地宫就在我们面前,地龙就在那里等着我们,我们何不一起联手杀进去,彻底断了混沌复生的念想!这才是为杜坤、林莺莺以及一切死去的无辜者报仇啊。"

    玄霓放下了手,死死握住手中的长鞭,重重点了点头,皇甫云昭和无面邪鬼也各持兵刃,面对地宫大门昂首前行。

    推开漆黑的大门,三人便觉眼前一片异象,面前本该是石板的地面竟然是点点繁星,使人仿佛行走于星河之间一般。再往上看,大殿之穹顶上有一黑色漩涡在不停旋转,仿佛吸取着众人的精元,长时间看它竟觉身不由己,有一种被吸入其中的感觉。

    "这……这是哪里?"见多识广的无面邪鬼也不觉颤抖着问道。皇甫云昭环视四周道:"这便是无色界了。"

    "无色界?"无面邪鬼不解,又问道,"那是何地?"

    玄霓瞪了皇甫云昭一眼:"你也真行,竟然能把这地宫与无色界连着一起。这么说吧,当年九重天都被混沌包裹,是我的父神苍茫和亘古一起劈开了混沌,而后才有了时间与天地万物。但那些不愿追随我父亲的灵体,便逃到了无色界。所为无色界,便是没有质碍的空间,也就是超越了物质的束缚,完全自由的、全凭意识存在的地方。"

    皇甫云昭接着说道:"在无色界,一切皆无形无相,宛若虚空,眼前所见,全凭一心。那些灵体正是因为害怕色法束缚,才逃到了这里,因此久久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你我有色相之人进入,它们便会加深敌意,所以处处要小心。"

    无面邪鬼还是紧张得很,他攥住手中的长剑,又问:"那……我们到底会遇到什么敌人呢?"

    皇甫云昭叹了口气道:"这记忆有些久远了,让我想想。我记得,当年我用灵虚邪术将这地宫与无色界连接起来……然后,啊对了,我召唤了四大法王前来守卫地宫!""四大法王?"玄霓一皱眉,问道,"难道是……无空、无识、无所、非想它们四个?"

    "不错,正是它们四个。"

    "你说我是该佩服你呢还是该骂你?"玄霓气得直喘粗气,"唉,我总是应该佩服你的,毕竟能用法术束缚住四大法王的人没几个,但你真可谓是作茧自缚,如今着了自己的道了吧?"

    "那又如何?"皇甫云昭却不以为然地一摆手,"当年我可以困住它们为我所用,如今就不怕它们。"

    "对了,既然是你召唤它们的,它们应该服从于你才对啊,"无面邪鬼一拍大腿说道,"你让它们散了去不就得了?"

    "恐怕没那么简单……"皇甫云昭尴尬地挠了挠头,"当初我可以说是用法术蒙骗它们,才困住了它们为我所用,它们见到我,必然是怒火中烧……"

    三人正说着,前方突然传来一声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