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五十章

    三人正说着,前方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皇甫云昭连忙远眺,却发现一片虚无中什么也没有,但三人都明显感到有什么巨大的东西在不断接近,这是因为巨响声越来越近,好像脚步一般。

    无面邪鬼连连倒退,这么多年来他从未遇到过如此诡异的情景,不免心生惊惧。玄霓毕竟是上古神兽,此时却冷静地很,她闭上双眼,运用神兽本能,再睁开眼时,已然可以看清了:在距离他们十几丈远的地方,一个如小山般高大的巨人正在不断迫近!

    "快跟我来!"玄霓大叫一声不好,迅速后退,皇甫云昭和无面邪鬼知道她有神兽之灵眼,可以看穿三界九重,所以便紧随其后。"是什么?"皇甫云昭问道。"是一个巨……"玄霓话音未落,却惊呆了,因为在她的眼中,那虚无般的巨人已经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神鹿,那鹿头大如巨钟,正向着众人一头顶过来。"刚才是一个巨人,现在怎么变成巨鹿了!?"玄霓不解。皇甫云昭边退边想,答道:"我记得这个灵体便是'无空',它对色相极其厌恶,所以……""所以它喜欢变幻外形!"玄霓大悟,说道"那我们该怎么办?""打啊!"无面邪鬼大吼一声!

    两人跟在玄霓身后,她打哪里,他们就打哪里,看上去非常滑稽——仿佛他们在和空气作战一般,而玄霓的长鞭和符咒就是他们的指针。只见半空中噼啪作响,玄霓鞭鞭到肉,黑色的灵力箭也箭无虚发。皇甫云昭和无面邪鬼也加进了攻势,玄霓随时告知他们无空当前的形体,然后再指示他们攻击某个位置。很快,无空便被逼得走投无路了,就在众人打算终结它的时候,忽然在玄霓的视野中,无空消失了……

    "给我出来!"玄霓大叫着,但周围只有虚空,脚下仍旧繁星点点,就是不见无空的踪影。三人成犄角之势,背部相抵,以防突然袭击。

    就在三人缓慢前行时,眼前出现了一片薄雾,这次皇甫云昭和无面邪鬼都看清了,这片薄雾呈灰黑色,仿佛要遮了天一般扑将过来。三人连忙分开,跳出圈外,无面邪鬼持剑便刺,去发现剑尖径直穿过了薄雾,根本无法伤其分毫。倒是那薄雾,忽然聚拢起来,将无面邪鬼包裹在其中,他顿感呼吸困难,几近窒息。

    皇甫云昭连忙过去帮忙,却发现自己的碧凰战戟也无法伤到薄雾,反而险些也被薄雾包裹,只得连连后退。玄霓见状,大声提醒他:"快用灵力!"一句话点醒梦中人,皇甫云昭将战戟倒背在身后,主要利用灵力攻击。

    果然,黑色的灵力击中薄雾,空气中竟然发出一声声尖啸,薄雾果真被打穿了,虽然这些被打穿的洞很快便复原,但皇甫云昭明显感到了薄雾逐渐被他削弱。又是几波攻击,皇甫云昭将包裹在无面邪鬼身上的薄雾驱散,叫他一起加入战斗。

    无面邪鬼没有灵力,手中长剑根本不用,好几次又被薄雾裹住,玄霓气得大叫:"你不是有真气吗?用真气攻击它!"

    无面邪鬼双手放出蓝色光芒,有如两盏明灯,连他自己也有些惊讶,原来这是真气在无色界的表现——在凡间的无形之物,在无色界便成为了有形。一轮轮真气波持续攻击着,不多时,三人便将整片薄雾驱散,消弭于无形。

    "刚才这是什么?无识?"无面邪鬼问道。玄霓和皇甫云昭其实也不大清楚,只得胡乱点了点头。

    三人继续前行,忽觉脚下瘫软,再走竟然缓缓而上,仿佛走在一道无形的阶梯之上。玄霓不解道:"无色界并无疆域,更不可能有阶梯,大家小心。"正说着,自己却脚下踩空,径直从那"阶梯"上摔了下去。皇甫云昭大呼一声不好,眼睁睁看着玄霓朝着下方点点繁星的"大地"掉了下去……

    忽然,玄霓不见了!皇甫云昭和无面邪鬼正在诧异,却只听得"砰"的一声,无面邪鬼被玄霓砸了个四仰八叉——原来她从二人的上方掉了下来,正好砸中了无面邪鬼。玄霓揉了揉屁股,说道:"还好,还好。"无面邪鬼却不干了,他觉得自己的腰差点被砸断了,疼得只叫:"我说姑奶奶,你怎么那么沉啊?"

    玄霓瞪了他一眼:"是你自己太弱了!你附身时选个壮一点的不好吗?"皇甫云昭哭笑不得道:"你们别吵了,都什么时候了!我想,这就是'无所'吧。这个灵体既否定质碍,又否定心识,唯有自己的思想而已。所以它对我们没什么敌意,只有……"

    "只有什么?"无面邪鬼问道。

    "只有洗刷而已,"玄霓替他答道,"可是放着两个大男人不耍,干嘛耍我一个女人!"无面邪鬼冲着皇甫云昭挤了挤眼,正打算戏谑一番,却觉得脚下一软……

    然后,皇甫云昭和玄霓眼睁睁看着无面邪鬼滑了出去,好像走到了阶梯的最高处,一脚踏空却发现脚下变成了一个山坡一般。这场面无比滑稽:无面邪鬼手脚乱抓,口中大叫着滑向远方,不时还打个转。

    玄霓笑得眼泪都出来了,道:"看你还笑话人!"皇甫云昭一把抓起玄霓就跟着跳了下去,同样滑行下去,紧追无面邪鬼。

    不知道滑行了多久,三人终于停了下来。无面邪鬼呼哧带喘地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照这样下午我们非疯癫了不可。"皇甫云昭也点头,问玄霓:"你有什么办法么?"

    玄霓想了想,答道:"你们发现一个问题没有?无空和无识哪儿去了?"无面邪鬼点了点头道:"我也发现了,如果说我们驱散了无识,那么无空呢?还有,为什么四大法王不一起上,而是要一个一个来?"

    "还有就是地龙到底在哪里?"玄霓又说道,"如果说这地宫是皇甫云昭当年建立的防线的话,那么这无色界没有边界,我们往哪里走能闯关成功呢?难道我们永远被困在这里了?"

    "还有,"玄霓继续说道,"第四个法王,也就是非想,迄今为止还没有现真身,它既然叫非想,那么会不会终结我们的存在?虽然我们好像驱散了无识,但目前对前三大法王可以说基本属于没有胜算……"

    "哎呀,你的问题太多了,你想的也太多了!"无面邪鬼有些不耐烦,他抽出长剑说道,"要我说,我们就不该贸然进来,现在进来了,就别多想,杀出一条血路得了!""你杀啊,你杀啊!"玄霓不悦,"也不知道是谁刚才像个球儿一样甩出去……"皇甫云昭打断他们说道:"现在没时间斗嘴了,你刚才说的提醒了我,我想起当年我作法召唤四大法王时,回答我的只有一个法王,它自称是'无空',也就是我们遇到的第一个灵体。当时我认为它可以代表其他三人,所以也就没多想,现在想起来,似乎有些不对劲……"

    "不对劲?有什么不对劲?"玄霓说道,"我对这些灵体有所耳闻,它们不服从我父亲,个个性格乖张,虽不能说是混沌的爪牙,但在神战中却没少为混沌的妖兽提供情报。如今又来捉弄我们,要我说,不管它是一个还是四个,这次我都要消灭掉!"

    "一个还是四个……"皇甫云昭似乎被玄霓的话提醒,若有所思道,"一个还是四个……对了!原来如此!"

    "怎么?你想到什么了?"另外两人问道。

    皇甫云昭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我终于明白无色界的本质了,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只有无空回应我了——因为这四大灵体,其实只有一个!"

    "只有一个?"玄霓不解。

    "是啊,"皇甫云昭答道,"我们一直以为,所谓无色界,乃是灵体躲避质碍的疆域,在这里没有色相,一切全凭灵体意识。但实际上,这里不只有那些厌恶质碍的灵体,更是那些原本有色相的凡人化作灵体的熔炉。也就是说,这里是物质褪去质碍牵挂,化作纯精神的所在。"

    "别说那么玄乎,说正事!"无面邪鬼挠了挠头,"我对你们中土的这些玄学真是头疼。"

    "这可不是玄学,"皇甫云昭接着说,"这么说吧,所为四大法王其实只有一个,并且始终处在变化的过程之中!你们回想一下,我们刚刚进入无色界时,遇到了无空,一个不断变化的灵体,随后它突然消失了,薄雾就出现了。其实它并不是消失了,而是化作了下一个形态——无识。我们驱散薄雾后,又遇到了无形阶梯,那边是'无所'!"

    "照你这么说……"玄霓打断他,"下一个我们遇到的……"

    "便是它的终极形态,非想!"皇甫云昭胸有成竹地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