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五十一章

    "终极形态?非想?"玄霓和无面邪鬼大惊,皇甫云昭则点了点头道:"正是,目前这个灵体还处在'无所'状态,我们必须要让他进入到最后的'非想'状态,我们才能脱离无色界。"

    "这又是为什么呢?"无面邪鬼更糊涂了,"前面这三个形态都如此凶险,让它进入最后的形态岂不是更危险了?"

    "非也,"皇甫云昭肯定地说,"所为非想,便是一个灵体进入极静极妙之境界,心中空无一物,连思想都不存在了,这样,无色界隐藏的出口才会显露出来!"

    "那我们该如何让它进入非想状态呢?"无面邪鬼此时像个学生一样询问着,不禁让玄霓忍俊不已,她抢先答道:"我想是不是这样,我们三人必须达到无我的境界,将我们的肉身彻底化作虚无,这个灵体便会进入非想的状态?"

    "正是如此,"皇甫云昭叹了口气道,"不过谈何容易,你我还好说,有混沌元神在体内,我们可以运用他的灵力遮蔽自身。可是无面邪鬼就困难了,他虽是降仙,但并没有遮蔽自身元神的灵力。"

    无面邪鬼沉默了下来,他不想因为自己拖累大家,最后抬起头说道:"还有个办法,我需要和某个人交流一下。"说着,无面邪鬼盘腿打坐,进入了冥想状态。

    玄霓不解,问皇甫云昭道:"他在做什么?"皇甫云昭摇头:"我也不知……但愿不是我想的那样。"

    过了良久,无面邪鬼缓缓醒来,他长出一口气站了起来,正要说话,三人脚下却晃动起来,大家站立不稳险些摔倒。"看来地表又发生变化了!"皇甫云昭喊道,"我们必须快点逼它进入'非想'状态,否则我们很难有立足之地!"

    无面邪鬼看了看二人,轻轻说道:"皇甫兄,你还记得我们重逢时我说的那句话么,如果再来一次,我还会那样做的……"

    皇甫云昭脸色大变,他明白了无面邪鬼的意思:"不可,你不能再为我牺牲了……""牺牲?"玄霓不解地问道,"他为何要牺牲?"

    无面邪鬼冷峻地说道:"我刚才已经和我附身的这位幽桓壮士谈过了,我决定离开他的肉身。"皇甫云昭叹气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决定,离开之后呢?""由于我附体之时,这具肉身的主人已经身患重病,阳寿已尽,所以我离开之后,他便会死亡。而我,则回到灵体的状态,如此一来,便可以蒙骗它进入'非想'境界了。"

    "可是……你没有了肉身,会不会?"皇甫云昭追问。无面邪鬼笑道:"不错,没有了肉身,我便无法返回阳世了,不过那又如何?作为降仙,我本已重获了一次新生,还能去给耶卿凌扫一回墓,尘缘已了,夫复何求?"

    "可是……"皇甫云昭想要劝他,可又不知说什么好,险些洒下英雄泪,"我们刚又重逢,难道真要……"

    "好了,我意已决,兄台不要多说了,"无面邪鬼看了看二人,抱拳拱手道,"后面的事情就要仰仗二位了,我对这尘世还有留恋,不想它被混沌吞噬,你们可要加油啊!还有件事,你们杀死地龙后,若能寻得我那把赤鸢宝剑,记得……记得交给方靖远大人的后代,也就是那个叫方阔的小子,他虽然恨我,但我与方靖远当年毕竟……好了,贤弟我就此别过!"

    皇甫云昭想要阻拦已然来不及,眼睁睁看着无面邪鬼的身体漂浮到了半空,一阵灰色的灵雾飘过,那肉身栽落下来,掉入无尽的虚无之中。半空中,一个灰白色的阴影缓缓降落,他有着一张皇甫云昭无比熟悉的青黑色面庞。

    "无面邪鬼……"皇甫云昭的眼睛湿润了,"你的元神别散,要亲眼看着我们为你杀死地龙!"那灰白色的阴影缓缓说道:"我不会散的,放心吧,其实,其实这地方还蛮不错,褪去了一身皮囊,在这里自由自在挺好。这里于我来说,也算得上是一个好归宿了……我记得我有一位老朋友,唤作摩伽扎玛,他曾对我说过一句话:'黑暗越深,加持越明'。如今我便要在这无边黑暗中,印证这句偈语了……兄台,你们尽快上路吧。"

    玄霓的眼睛也有些湿润,她拽了拽皇甫云昭的衣袖说道:"是啊,我们尽快吧,不要辜负了你的兄弟。"

    "放心,我不会辜负他!"皇甫云昭坚毅地说道。

    说来也奇怪,就在皇甫云昭和玄霓运用混沌灵力遮蔽了自己的肉身之后,脚下的点点繁星突然开始动了起来,就好像整个地面在急速旋转一样,不多时,原本灰色的、一望无际的天空开始出现了屋顶的痕迹。

    "喂,你看,"玄霓小声对皇甫云昭说道,"无色界与地宫开始剥离了……"

    "嘘!"皇甫云昭恼怒地瞪了她一眼,"小心别被它听到,现在已经进入非想境界了……"

    这种状态不知持续了几个时辰,盘腿打坐的玄霓赶到腰肢酸痛,就快要忍不住的时候,半空中打了一道霹雳一般,地宫的本来面目显露了出来——无色界褪去了……

    "终于,"皇甫云昭拉着玄霓站了起来,"我们过关了。"

    "那无面邪鬼呢?"玄霓问道。"无色界与凡间剥离,不代表无色界的毁灭,他……他永远的留在其中了。"皇甫云昭沉重地答道,"不过也好,我的这位老朋友,不用再为幽桓作战,不用再牵挂耶卿凌,他终于自由了,而我们却还……"

    "好了,别自怨自艾了!"玄霓白了他一眼道,"先干正事,然后再去一边感慨去!"

    在二人的面前,正是地宫的真正面貌:空旷的大殿中伫立着八根粗大的石柱,大殿中央有一黑色石雕,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你还真是省钱……"玄霓笑道,"你好歹放点家具什么的……"

    皇甫云昭也不答话,走到那黑色石雕面前,眉头紧锁。玄霓讨了个无趣,只好跟过去,低头观瞧。只见它雕刻的乃是一只玄霓并不认识的妖怪,黑色的石头散发出淡淡光芒,活龙活现。更为奇特的,是石雕顶部,也就是妖怪的头部,有一个手印形状的凹槽。

    "这?"玄霓惊讶地问道,"这凹槽难道是?"

    "不错,"皇甫云昭轻笑了一声,"这就是机关所在,只要我把我的手放上去,便可完成仪式,地龙的身体便会苏醒!"

    "那我们还等什么?"玄霓大吼一声,双手聚拢胸前,一团黑气凝聚,化作一道长箭,砰嚓一声将那黑色石雕击了个粉碎。皇甫云昭想要阻拦却没有来不及,大怒道:"你干什么!?""干什么?当然是毁掉这石雕啊,这样地龙的身体便不会苏醒了啊,我们去干掉它的脑袋!"玄霓不以为然地答道。

    皇甫云昭气得险些晕倒,喝道:"你倒是和我打个招呼啊?你知道么,这黑色石雕不仅仅可以控制地龙的身体,还可以直接施法让它的头部也陷入昏睡,我们再去岂不是手到擒来?现在可好!"

    玄霓一听也有些后悔,嘴上却不服气:"你又不早说……没事啦,那地龙身子都不能动,脑袋相比没什么好怕的,大不了一会儿我打头阵还不行?"

    皇甫云昭气得差点噎住:"你……你……你我就两个人,打不打头阵有什么关系!?"

    玄霓一吐舌头:"好啦,一个大男人,别那么小肚鸡肠的,走走走,快点带头前引路吧!"

    皇甫云昭无奈,只得带着玄霓向大殿深处前进,走了许久,仍旧看不到头,玄霓有些不耐烦,问道:"这里怎么这么大,何时能到头?"皇甫云昭哼了一声答道:"你急什么?要不是你毁掉了石雕,咱们现在都已经完事了……就快到了,你看前面。"

    说着,他用手一指,玄霓发现前面有一座石台,约莫两丈高,二人拾阶而上,发现石台上竟伫立着一架黄铜机械。

    "这又是什么?钦天监的东西?"玄霓又问。"非也,这是蚩喇国的东西,"皇甫云昭答道,他见玄霓一皱眉,便知她不晓得什么是蚩喇国,接着说道,"蚩喇国是中土西南的蛮夷之国,那里的人天生有一条象鼻……算了,多说你也不懂,总之这机械便是他们发明的纵横梯,站在这黄铜平台上,利用机械可以上下数百丈。"

    "你是说,这个什么纵横梯子可以带我们进入地心?"

    "是的,这条通道下面几百丈之处,便是地龙的巢穴!"

    "那为什么一千多年前,在乌勒陀灵虚神庙下,无面邪鬼被地龙吞噬了?"玄霓满脸疑惑。

    "你忘了地龙的头部可以自由活动么?我说的这条通道下的巢穴,乃是地龙心脏所在地,也就是它上半截身子所在之处,"皇甫云昭似乎有些洋洋得意,"这通道,就是当年的我留下以备不时之需的,万一我控制不了地龙了,便可以从这里下去,直刺它的心脏!"

    "那还等什么?我们下去吧!我要为杜坤报仇!"玄霓眼中此时又充满了怒火。皇甫云昭也坚毅地点了点头道:"好,我们就一了百了,彻底断了混沌的复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