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五十二章

    说罢,皇甫云昭和玄霓一同上了黄铜平台,转身拉动蚩喇机械,只听那纵横梯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开始缓缓下降。

    很快,二人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头顶的光亮越来越暗,最后变成了一个小点。玄霓利用夜视力,隐约可以看到四周的石壁愈发粗糙,知道自己已经距离地面很远了,此刻正在进入地心。

    二人无话,都在默默捏着一把汗,尤其是皇甫云昭,心想此去若真能了结一千六百多年前做下的孽,也算不旺自己孤单一生。虽然体内混沌的元神还在潜伏,无法根除,但好歹终结了他引发土劫的阴谋,也许这就是自己痛苦永生的原因所在吧。

    玄霓也开始闭目养神,心中此起彼伏:最后复活杜坤的机会也失去了,自己眼睁睁看着杜坤在面前魂飞魄散,却无能为力。而杀害自己心爱之人的凶手,还潜伏于自己的体内,自己还不敢放他出来。玄霓越想越恨,有时候真想一死了之,可又怕混沌元神因此自由,更没人替杜坤报仇。想到这里,她握紧手中长鞭,恨不得将自己的愤怒全部宣泄在地龙身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咯吱咯吱的机械声渐渐小了,黄铜平台下降的速度也慢了许多。皇甫云昭低声说道:"我们快到了。"

    其实不用他说,玄霓也已知晓,因为她见平台四周已不再是石壁,而是一个比之前地穴要大得多的地心世界。怪石嶙峋的穹顶之上,黄铜平台有如一颗石子般缓缓坠下,玄霓的脚下深不见底,眼见此景不禁心惊胆战,站立不稳险些栽下。

    皇甫云昭连忙拉住她,玄霓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却发现他眉头紧锁,仿佛心事重重,便问:"怎么?有什么不对么?"皇甫云昭语气凝重地说道:"当然不对,当然不对啊,按理说,这平台降下来,应该就是那地龙的脊背才对……可如今……"

    "可如今,我们的眼前空空如也。"玄霓替他说完了后半句话,眉头也皱了起来。

    "这不可能啊,"皇甫云昭百思不得其解,"虽然已经过去一千六百年了,但我的束缚法术绝对不会出问题,更何况,如果地龙真的逃脱了,那么第五劫早已开启,世间也早已大乱了。"玄霓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而且我记得你说过,就在一千年前,地龙的头部还在乌勒陀吞噬了无面邪鬼,这说明至少一千年前,它还在原地。"

    "难道这一千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皇甫云昭和玄霓从平台上走下,他们已经降到了底部,"这一千年来,我都在宁韶山陪着莺莺,不问世事,难道?"

    玄霓却一摆手道:"不大可能,我们刚刚打败了四大法王,闯过了无色界,这说明你设立的防御还在,而那石雕又只有你和地煞五劫法咒才可以解封,这一千年来法咒又没离开过我的手,所以不大可能有人解除封印。"

    "对啊,而且我进入乌勒陀地穴时,明明还看到许多残缺不全的尸体,他们可都是被那地龙所……""对了!"皇甫云昭恍然大悟,大叫了一声,吓得玄霓一哆嗦,嗔怪道:"你一惊一乍什么?你想到什么了?"

    "尸体!你刚才提到尸体!"

    "尸体怎么了?我说的就是地穴里那些成千上万的尸体啊,被那地龙啃得七零八落的。"

    "你想过没有?"皇甫云昭追问道,"这成千上万的尸体从何而来?"玄霓看了看他,答道:"这我倒没想过,会不会是灵虚教徒抓人来喂养地龙?""不大可能,"皇甫云昭一摆手,"我不记得当初我下过这个命令,而且,成千上万的人,从哪里去抓?真要去抓那么多人,早就惊动官府了……你想过没有,我们现在身处何方?"

    "身处何方?"玄霓皱了皱眉,"乌勒陀下面啊?""错了,"皇甫云昭打断了她,"我们早已不在乌勒陀地下了,你想啊,我们顺着地道向北走,然后又经过了地宫大殿,等于又向东走了一段。目前,我们应该是在并州与幽桓交界之处才对。"

    "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哼,"皇甫云昭胸有成竹地说道,"也就是说,我们这一路,从乌勒陀到这里,都处于中土与幽桓交界之处!而这一千年里,唯一可以称得上是大事的是什么?"

    "我知道了!是中土与幽桓的战争!"玄霓也恍然大悟。

    "一点不错,"皇甫云昭点了点头,"那成千上万的尸体,并不是谁抓来喂地龙的,而是战争中的战死的士兵,他们的尸体被草草掩埋后,地心深处的地龙闻到味道,便想办法钻上来,啃咬这些尸体。"

    "看来是这样,"玄霓说道,"我记得你说过,你只是用法术束缚了地龙的身体,它的头部和颈部还是可以动的,这足以让它到达接近地面的位置。不过,这和地龙失踪有何关系呢?"

    "关系大了,"皇甫云昭忧心忡忡地说道,"我记得,我是用灵虚教秘术、混沌邪术,辅以灵蕃金刚法咒创造了地龙,因此它生而邪恶,嗜吃凡人尸体,一有尸体可吃,力量便会增大数倍。看来,这一千年里不曾间断过的中土与幽桓的战争,无意中为它提供了大量的尸体作为食物,所以……"

    "所以它逐渐摆脱了你的束缚,"玄霓平静地替他说完后半句话,"它逃走了……"

    "我们下面该怎么办?"玄霓此时到不那么着急了,面对着眼前的一片空荡荡,她是没主意了。

    "我也不知道,"皇甫云昭扶着额头蹲了下来,他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难道,难道这劫数最终还是因我而开启?"

    正在他懊恼自责之时,大地突然颤动起来,诺大的地穴里也回荡起恐怖的嘶吼声。这声音仿佛来自地狱一般,将穹顶上的碎石震落下来。

    "这是什么?难道是地龙?"玄霓大惊,一把拉起皇甫云昭。二人连忙躲闪,事实证明这个举动是正确的,因为黄铜平台上的铁索瞬间被震断,粗大的铁索如鞭子一般抽了下来,正好击打在二人原本站立之处,耳轮中听到一声爆裂,碎石飞溅,火花四射。

    皇甫云昭用手一指地穴原处,玄霓回头一看,不禁大惊失色,只见远处的一片漆黑中,似乎有两盏明灯在闪动,灰色的尘土像浪涛般涌来。

    "那一定是地龙!"皇甫云昭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吼叫声中对玄霓大喊,"它是吃了不少尸体!但是还不足以摆脱全身的束缚!你忘了,我这条纵横梯是修在它心脏之处,也就是上半身!看来,它的下半身还不能动,所以第五劫还没有开启!我们还有机会!"

    玄霓拼命冲他点了点头,抽出了腰间的长鞭。

    "为了杜坤,而且只为了杜坤。"她心里想着。

    那两盏明灯越来越近,玄霓和皇甫云昭步步后退,到后来只能仰视,因为每一盏灯都比自己的身子还要大,仿佛太阳被移到了面前一般,他们知道,那正是地龙的双眼。

    整个地穴快要被震塌了,大量的石块坠落下来,无边的灰尘中,地龙的嘶吼喷出一股股尸臭,二人几乎被吹翻在地。

    "我们该怎么办!?"玄霓大叫着。

    皇甫云昭一句话也不说,头也不回地拉着玄霓向反方向跑去,他知道,地龙的头部与这个地穴一般大小,正面躲避是不可能的,只有依靠速度先跑开再说。

    玄霓知道了他的意思,连忙展开双翅,想带着皇甫云昭飞离此地,却发现自己承受不了他的体重。皇甫云昭原本抓着玄霓的手,突然发现她飞了起来,自己怎么也抓不住了,干脆抱住了玄霓的大腿。

    "你干什么!?"玄霓又羞又恼,哭笑不得,"你别抓我大腿!"皇甫云昭抬头冲上面大喊着:"你快飞吧,都什么时候啦!"却发现玄霓脸都红了:"你别抬头!我穿着裙子呢!"

    就这样,两个人边吵边飞,想着地龙的反方向逃去。那地龙的头仍在漫天灰尘中若隐若现着,仿佛闻到了他们的气息,愈加追赶得紧。

    两个人越飞越慢,皇甫云昭也开始滑了下来,玄霓的体力逐渐耗尽了,皇甫云昭喊道:"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我们下去和它拼了吧!"玄霓大口喘着粗气答道:"别开玩笑了,我们怎么打得过它?"

    "我有一计,定能战胜它!"皇甫云昭自信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