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背景主题站 -《御天降魔传》官方网站
  • 半神巫妖

    第五十三章

    听闻皇甫云昭有计,玄霓有些犹豫了,她抬头看了看前方,却是一片迷茫,照这么飞下去,最后也会体力不支,到时连与地龙拼死一战的力气都没有。

    也罢!想到这里,玄霓把心一横收起翅膀,带着皇甫云昭落在了地上。看着自己雪白的大腿上的道道抓痕,她气得一鞭子抽向皇甫云昭:"你看你把我抓的!"皇甫云昭侧身躲开,用手一指身后逐渐迫近的地龙:"你有气别冲我来,冲它去!"

    玄霓哼了一声道:"你不是有计么?说来听听啊!"皇甫云昭答道:"我是有一条计策,就是不知你敢不敢?""为了杜坤,有何不敢?只管说来。"皇甫云昭走过去,在玄霓耳边耳语了几句,玄霓听后大惊:"这也太过凶险了吧?"皇甫云昭不以为然:"怎样?不做就是等死,做了还有一线生机。""好!"玄霓咬紧牙关,"我就和你搏这一次!"

    地龙越来越近了,巨大的轰鸣声有如千军万马,灰尘中它的头部也逐渐显现了出来。玄霓一看大为惊骇,只见那头大如山峦,上面千沟万壑,两只角尖锐无比,刮得石壁上碎石乱飞。地龙的二目如电,射出夺人魂魄的金光,一排利齿犹如把把钢刀般犬牙交错,硕大的嘴一开一合有雷霆之声。玄霓一时腿软,皇甫云昭大喝一声,就是此时,说时迟那时快,他一把拉住玄霓,竟冲那地龙直扑过去。

    玄霓起初被吓得睁不开眼,后来连绊了几跤,索性也不怕了,她随着皇甫云昭拼命向那地龙奔去。二人边跑边开始施展法术,只见灰尘中,黑气开始弥漫开来,笼罩了他们的身体——原来,皇甫云昭和玄霓都运用起混沌灵力来,用那强大的黑气将自己的身体包裹起来,形成了一个防护层。

    那地龙久久没有闻到过活人的气息,一路向二人扑了过来,张开大嘴就是一口,皇甫云昭和玄霓大喊一声,撒手闭眼,竟被那地龙一口吞了下去。

    待二人醒过来,发现四周一片昏暗,红色的黏液、恶臭的气息包裹了两人。

    "臭死了,"玄霓恶心得差点吐出来,"我们这是在哪里?",只见一旁的黏液冒了几个泡,皇甫云昭就从里面爬了出来,含糊不清地答道:"你说呢?我们被地龙吞了,还能在哪里!?"

    "姑奶奶当然知道我们在它的肚子里!"玄霓没好气地说,"你这是什么计!你赔我的裙子!"皇甫云昭一拍脑袋:"女人啊……"

    两人狼狈不堪地起身,挣脱了一身的黏液,环视四周,只见这里十分宽敞,四周一片血红,时不时还在不停地颤动。"好吧,你的计还算成功,"玄霓甩着手说道,"有混沌灵力护体,我们没受伤,而且还进入了地龙的体内,下一步呢?我们拿着武器割它的肚子?"

    皇甫云昭摆了摆手,不想却尴尬地甩出一串黏液,正落在玄霓裙子上,气得她又大叫:"说话别乱摆手势!有话直说!"皇甫云昭只好背起双手说道:"地龙体积太大,我们拿武器割肚子肯定不是办法,我们得想个办法,一劳永逸地杀死它。"

    两人正在商量着,却不想四周剧烈晃动起来,他们脚底一滑,顺着四壁向下方滑去。玄霓冲皇甫云昭大叫:"我们这是要去哪里?"皇甫云昭喊道:"估计是它的胃里了!"

    话音未落,两人径直落在了一堆腐臭的尸体中间,黄色、黑色的黏液溅起老高,玄霓摔得最惨,大头朝下一猛子扎在了黏液的中间,险些被呛死。皇甫云昭还好,他在玄霓之后掉下来,正好砸在玄霓身上,像锤子砸钉子一般,把刚要爬起来的玄霓再次砸回了黏液之中……

    "我上辈子跟你有仇是吗!?"好不容易挣扎出来的玄霓破口大骂,皇甫云昭也有点看不下去了,一个绝代佳人此时浑身挂满黏液,头发糊在了脸上,裙子也快撕烂了。

    "孤绝御天破!"皇甫云昭大喝一声,黑气从身体内爆裂开来,将周围腐臭的尸体震飞,这股灵力之强大,连地龙似乎都颤抖了一下。玄霓这才喘着粗气站稳脚跟,她擦干脸,一言不发地瞪着皇甫云昭,运着气。

    "你还有什么招儿?"等了良久,玄霓终于开口问道,"你的那个什么御天破,也不过是让它打了个冷战,根本奈何不了它!""好像是啊……我以为……""你以为什么!?你没计划好就让我跟着你被吞进来!?你要害死我不成?我死了谁为杜坤报仇!皇甫云昭我和你拼了!"玄霓气得暴跳如雷,要过去拼命。

    "慢!"皇甫云昭突然一抬手,"我有一计!"

    "你又有什么计?"玄霓哭笑不得,"再被它吃一次?再弄我一身黏糊糊的东西?"

    "当然不是,"皇甫云昭说道,"我有碧凰战戟,你有翅膀,我杀出一条血路,你带我去它的心脏之处,我们便可以一击杀死它!"玄霓想了想:"我说,真有你的啊,皇甫云昭,你抬头看看,光是这地龙的胃,就比乌勒陀神庙下的地穴都要大。我敢说,这妖怪的体内绝对比迷宫还要复杂,你让我带你飞,你是不是又想借机偷看我的裙下?"

    "你说什么呢?"皇甫云昭有些不悦,"就好像有多好看一样……""你说什么!?""啊没什么!"皇甫云昭连忙挠头打岔,"我是说,就好像有多困难一样……唉,早知如此我干嘛把它造那么大。"

    "不过,这好像是我们脱身的唯一办法了,"玄霓张开了翅膀,"好!我们就试一试,先从它的胃口开始!过来,抓住我!"皇甫云昭将战戟握在手中,过去揽住了玄霓的腰,玄霓振动翅膀,向着高处飞去。

    四周不断有恶心的酸液滴下,玄霓时不时侧身躲过,此时她的眼中只有怒火。皇甫云昭则开始判断方位,地龙过于巨大对他们既是挑战,其实也是一个机遇,因为他们可以清楚地听到它的心跳,从而判断它心脏的方位。

    "东北方!"皇甫云昭喊道,玄霓转身向东北方飞去,不多久就来到了胃口的顶端。皇甫云昭伸出胳膊,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手中的碧凰战戟劈砍开来,在地龙的胃壁上划了一道大口气。

    巨大的轰鸣声,紧跟着就是剧烈的颤动,地龙的呜咽呻吟声清晰可辨。"我们伤到它了!"玄霓兴奋地大叫,"加把力!"不用她多说,皇甫云昭都用上了全力,持握战戟的右手不断挥舞,左手甚至也跟着使劲。"疼死我了!你别掐我的腰啊!"玄霓疼得大叫,皇甫云昭跟着喊道:"你忍忍吧,就快好……"

    话音未落,绿色的汁液爆裂开来,地龙的胃口被皇甫云昭划开了一道一丈长的口子,鲜血和黏液顿时涌了进来。"快飞出去!"皇甫云昭大叫,玄霓一咬牙,闭着眼对准那道裂隙飞了过去,一头撞在了胃壁上……

    "你倒是看准了啊……"皇甫云昭差点撒手掉下去。"废话!那么多黏液,你要呛死我啊!"玄霓抱怨着,勉强睁了一下眼,这次对准了口子,径直从地龙的胃中飞了出去。

    "下一步往哪儿飞!?"玄霓大叫道,"我满脸是血,你先给我找个地方擦擦脸!"皇甫云昭拽了拽她的胳膊道:"东南方,那里有道经络!""有个什么?""经络!"

    玄霓带着皇甫云昭缓缓落下,一把推开他擦起脸来,边擦边问:"你怎么知道这里有个什么……经络?还有,后面怎么飞你也都清楚?"皇甫云昭苦笑着叹了一口气,背过了身去。

    然后哀伤地对玄霓说:"你忘了,我是大夫啊……"

    "是啊……"玄霓有些尴尬,她看了一眼皇甫云昭,知道他思绪又回到了一千六百年前,"你是个大夫,我说你那么自信地被地龙吞了呢,原来你早知道它体内的结构。"皇甫云昭转过身来:"好了,擦干净了吧,女人真是麻烦,下一步,我们要飞到那道大筋之上,然后顺着经络往西北爬,这样就可以到它的肋骨了……"

    "那是不是就快到心脏了?""差得远,我们才刚上路呢……"皇甫云昭摆了摆手,玄霓下意识一躲,说道:"你小心……说话别乱甩手!"皇甫云昭看了她一眼,正欲嘲笑,突然觉得地动山摇,二人险些从这道经络上摔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