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第五十四章

    随着一阵地动山摇,二人险些摔落下去,"不好,地龙似乎……"皇甫云昭的声音被淹没在巨大的嘶吼声中。玄霓一把抓住皇甫云昭,展翅高飞,飞向刚才他指的那条大筋。边飞边问道:"地龙怎么了?"

    皇甫云昭喊道:"我有个不好的感觉,刚才我们在它的胃上破了一个洞,这剧痛让它……让它快要挣脱我的法术束缚了!""怎么可能?""怎么不可能,你忘了我们是怎么压制混沌元神的?"皇甫云昭又喊道,"强烈的情感可以战胜任何灵力!不管它有多强!"

    "那我们怎么办?"玄霓飞得精疲力尽,有些头晕眼花,好几次都不明东西地乱撞。皇甫云昭一边指引方向一边喊道:"当然是尽快了!那边那边!"

    来到了大筋之上,皇甫云昭和玄霓赶忙坐下休息,他们耗费了太多体力和灵力,在头顶上方,便是地龙成排的骨头,从下面看上去有如山峦倒挂在空中一般,异常恐怖。就在玄霓打坐冥想时,忽然从不远处传来一阵呜咽之声。

    其实,地龙的体内一直有着各种古怪的声音,但这次不同,那声音并不是从地龙体内的器官里传来的,好像是其他的、距离他们很近的什么东西。二人连忙起身观看,不看不要紧,一看大为惊骇,原来从这道大筋下方,竟然有几个黑色的影子攀爬了上来。

    "这……这里面怎么还有活物!?"玄霓连忙抽出了长鞭,皇甫云昭答道:"这可不是活物……它们好像是砺鬽!"

    "砺鬽是什么?""这你都不知,还叫什么镇海神兽,"皇甫云昭瞪了玄霓一眼,"砺鬽乃是妖兽……排泄物所化的妖怪。""什么?排……泄物?"玄霓脸都红了,"这种怪物我才不要知道……"

    "确切的说,是妖兽体内被吞噬的尸体所化的妖怪,这些腐烂的尸体堆积在妖怪体内,如果来不及排出体外,时间长了便会化作砺鬽。"皇甫云昭还在讲解着,丝毫没注意到玄霓嫌恶的表情,"我在兽尸山遇到了不少这样的妖怪。"

    "好了别说了!它们爬上来了!"玄霓连忙打断他,二人一看,果然,顺着大筋爬上了许多砺鬽,它们通体灰黑,没有四肢,只有若干恶心的触角,不时还有黏液喷出。皇甫云昭大吼一声,高举碧凰战戟与它们战在一处。玄霓嫌恶心,不愿过去,只从原处用灵力箭攻击,好在他们所站的这条大筋比较狭窄,每次只有几个砺鬽爬上来。

    陆陆续续杀死了几十只砺鬽之后,皇甫云昭累得瘫倒在地,转身对玄霓喊道:"你怎么也不过来帮忙?累死我了。""喂,我是个女人哎,我才不要靠近那么恶心的东西。""好了好了,我们赶快离开吧,我感觉到地龙似乎在往地面上移动!"

    皇甫云昭体力虽然不支,但玄霓恢复得差不多了,她拉起皇甫云昭,向着上方巨大的骨头飞去。这次飞行犹如噩梦般,因为目标几乎是垂直的,所以玄霓不得不盘旋上升,偏偏那地龙还在不停地移动,所以方向难辨。

    终于,二人接近了一根巨大的骨头,玄霓一翻身跳到上面,皇甫云昭也跟着跳了上去。"下面怎么办?"玄霓看了看头上"层峦叠嶂"的根根巨骨,问道,"骨头之间的距离太近,我恐怕飞不上去了。"

    皇甫云昭也咬了咬牙:"好像是,可是距离心脏至少还有几百丈,我们……我们只有爬上去了!"

    黑色的巨骨之间,两个人影晃动。

    那是皇甫云昭和玄霓正在艰难地爬行,对于他们来说,最困难的不是巨骨的尖利让他们的膝盖和双手剧痛不已,而是地龙的呼吸。随着地龙的呼吸,这一排排的巨骨时而挤压和迫近,时而互相分离。他们必须时刻注意周围其他巨骨的动向,否则很容易便被挤成一团肉酱。

    玄霓跪趴在巨骨上,膝盖生疼,不禁破口大骂,翅膀也被割破了,血流不止。皇甫云昭从后面跟上来,也十分狼狈。玄霓转身喊道:"喂,你能不能到在我前面来!""为什么?""因为我不想让你盯着我的屁股看!"

    两人正斗嘴,形势又发生了变化,只见这排排巨骨忽然聚拢起来,玄霓和皇甫云昭连忙卧倒。不仅如此,他们周围的空气也忽然被抽干了。"地龙在呼气!"皇甫云昭大喊,话音未落,他们就赶到了窒息,仿佛自己的肺也被抽干了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皇甫云昭面目铁青、头晕目眩,就在他要晕倒时,空气忽然回来了,排排巨骨也重新分散开来。"它是在做什么?"玄霓喊道。皇甫云昭挣扎着回答:"它在运气!""运气做什么?""冲破地面!"

    就在皇甫云昭这句话一出口之际,二人同时感到一阵剧烈的晃动,平躺着的巨骨此时竟然竖了起来,二人连忙抓住骨头裂隙的边缘,这才没有掉下去。"看来它在往上爬!"玄霓大喊道,"它就要爬出地表了!我们必须要快些找到它的心脏!"

    "它真的摆脱我的法术了,"皇甫云昭边爬边喊,"可现在这个速度不行啊!"话音未落,他就被玄霓一把拉了起来,原来,随着地龙直立起来,巨骨之间的缝隙增大了不少,玄霓又可以飞行了。她径直朝上方飞去,皇甫云昭又喊道:"往左,往左,再往右!"

    很快,他们的眼前就出现了一颗巨大的心脏,这颗急速跳动的心脏通体红黑,上面的经脉清晰可辨,皇甫云昭大喜,挥舞着碧凰战戟高声喊叫,让玄霓冲上去。

    地龙似乎是感觉到了危险的迫近,晃动地更加剧烈起来,一时间二人觉得仿佛在惊涛骇浪中穿行一般险恶。眼见那颗心脏越来越近,皇甫云昭大吼一声,仿佛胜利在望。

    乌勒陀镇外,巨石之上。

    李应标大元帅、方阔大将军以及幽桓大苏尼正在极目远眺,很多天过去了,镇子里依旧寂静无声,皇甫云昭和无面邪鬼一点消息都没有。

    但是今日正午时分,大家都感到地面忽然微微颤动起来,似乎有地动发生。众人连忙跑到巨石之上,手搭凉棚。

    忽然,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大地开裂,乌勒陀镇的残垣断壁被震飞到了半空,方阔大惊,险些从巨石上栽落下去。幽桓大苏尼也面目更色,久经沙场的他也没遇到过这样的景象。

    随后,又是阵阵轰鸣,尘土飞扬之中,一颗巨大的龙头从地表裂缝中探了出来。方阔身后大乱,他回头一看,士兵们早已被吓得魂飞魄散,四散奔逃。那巨大的龙头愤怒地嘶吼着,仿佛要将整个天地吞噬。

    方阔连忙跳下巨石,指挥士兵后退,但很快,漫天尘土就开始冲着自己扑了过来,那巨龙钻出地表的速度也远超他的想象。

    幽桓大苏尼此时已经被吓得尿了裤子,呆立在巨石上一动不动。方阔和李应标大叫着,让他赶快下来,但大苏尼瞪大了眼睛,仍是纹丝不动。方阔一拉李应标,顾不上许多了,两人快速向后方奔跑。

    巨龙拼命地向上拱着,天地间电闪雷鸣,地动山摇,整个乌勒陀镇都已经坍塌了。不仅如此,龙头周围的地面开始塌陷,黑漆漆的地心露了出来。坍塌的速度仿佛比巨龙钻出地表还要快,方阔回头一看,只见幽桓大苏尼连同所站的巨石瞬间便被吞噬,掉入了地心之中。

    巨龙的吼叫震耳欲聋,方阔觉得自己的耳朵都震破了,鲜血仿佛从耳中流了出来。他再一回头,发现那地龙半个身子已经钻出地面,随着它巨大身躯的不断摆动,地面塌陷的速度越来越快了——照这个速度,自己与李应标大元帅无法逃脱地陷了!

    就在方阔将要绝望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巨龙的吼叫声变了!他斗胆拉住李应标,停了下来。李应标大叫道:"你干什么!?再不跑就来不及了!"方阔用手一指巨龙:"大元帅你快看!"

    但见方阔所指之处,巨龙突然剧烈抽搐起来,它拼命地甩动头部,甚至砸到了地上,砰啪作响。再仔细看,它的嘴角竟有鲜血喷出。方阔大喜,他心中一直觉得,这应该和皇甫云昭和无面邪鬼有关。

    不多时,那鲜血如井喷一般,巨龙痛苦地惨叫声不绝于耳,方阔拉着李应标的手,像两个孩子般跳跃着。随后便是一声巨响,那巨龙的上半身,靠近心脏位置竟然爆裂开了,黑红色的血液如瀑布般喷涌而出,甚至溅到了方阔的身上。

    随着那鲜血,一个长着翅膀的、浑身是血的女人拉着皇甫云昭飞到了半空,犹如女神一般。皇甫云昭的左手握着碧绿色的战戟,而右手,则高举着一把红色的长剑。

    方阔跪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