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神巫妖

    终章

    乌勒陀镇外。

    皇甫云昭用碎石为无面邪鬼建了一座小小的坟冢,方阔就站在他的身边。皇甫云昭祭拜之后,转身对方阔说:"这就是那把赤鸢宝剑,我终于从地龙的体内找到它了,现在,我把它交给你,这是无面邪鬼的遗愿。"

    方阔颤抖着接过了这把剑,他转身看了看无面邪鬼孤零零的坟冢,眼眶湿润了。皇甫云昭接着说:"他一辈子都是一个幽桓杀手,但对他来说,最快乐的时光应该就是和我还有方靖远、小石头在一起的那段岁月吧。我想,他希望你能用此剑,去终结中土与幽桓的战争,为所有人带来最终的平静……毕竟,黑暗越深,加持越明。"

    方阔默默跪在了无面邪鬼的墓前,坚毅地将赤鸢宝剑捧在手中,低头不语。

    皇甫云昭来到了玄霓面前,玄霓眼神凝滞,思绪万千。

    "我们……"玄霓喃喃地说,"我们这算是报仇了么?""不算,混沌还在,"皇甫云昭说道,"就在你我的体内。我们杀了地龙,只能算阻止了第五劫的发生,但……""但他不会善罢甘休,他永远不会善罢甘休的,对吗?"玄霓面无表情地说,"我们,真的永远无法摆脱他了吗?"

    "总有一天,我们会获得真正的自由,"皇甫云昭重重点了点,"是的,我相信。"

    "我他妈的不在乎自由!"玄霓突然大吼道,"我只想为杜坤报仇!为我们的爱报仇!"说罢,她展翅高飞,"皇甫云昭,我不想再见到你了!你让我想起了我自己,你让我想起了混沌!我要杀了他!"

    随着"杀了他"三个字从空中传来,玄霓化作一个小点,消失在了云端……

    三个月后,宁韶山南。

    皇甫云昭孤零零地站在莺莺的墓前,在他的身后,是漫山遍野的山茶花。

    "莺莺,我记得一位老者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沧海桑田,不要忘了本心;云开雾散,仍能寻得故人',沧海桑田,我没有忘了本心,云开雾散,我却没有寻得故人……而我,仍没能除去心魔,我们何时能重逢?今生今世,我真的要孑然一身,独守孤坟?"

    一阵山风吹过,白色的山茶花瓣随风飞舞,苍凉的悲歌从远方传来……